中国家族财富2.0时代

时间:2014-05-29 16:59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07 次

作者:罗梅芳   来源:投资有道13年11月刊

中国的富二代有哪些特点?他们在想什么?当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的接力棒传到他们手中,他们又将以怎样的方式继续传承?

执掌家族企业与家族财富指挥棒的国内“富一代”,正在思考如何将接力棒稳妥地“传”给子孙后代;而即将继承“衣钵”的二代富豪,在面对家族财富的传承时则面临着更为复杂的难题。

中国家族财富2.0时代

  中国式“富二代”

虽然国内财富积累不过短短30年,但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仅仅亿万富豪人数就达6.45万人,较2011年增加1000人,涨幅超过2%,并且有不断上涨的趋势。

但随之而来的,是不断出现的离婚案、因意外伤亡导致家族争产案等豪门恩怨。这令一代企业家不得不提前考虑家族传承的问题,家族二代自然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含着金钥匙出生,具备良好教育背景的富二代,在事业、生活品质的追求以及传承的观念上,具有自身的特点。

“国内的富二代往往具备海外留学背景,拥有本科硕士甚至更高学历,知识、眼界非常开阔,而且渴望证明自己。”深圳前海金融学院董事陈国定介绍,基于富一代创立起来的丰厚物质条件和“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大多国内二代被送至欧美发达国家享受最好的教育,使得他们的国际视野远非富一代所能企及。

也正因此,有很大比率的二代对上辈的事业并不感兴趣,认为比较传统和低端,甚至部分二代还比较崇尚车库创业。

“在二代看来,传统行业虽然比较实在,但是赚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目前新兴的行业。”高傅(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陈维忠表示,这也是众多二代不愿意接手父辈产业的原因。

不仅如此,在德意志银行亚太地区投资银行主席蔡洪平看来,二代一出生就是工业化的发展时代,没多久互联网和苹果手机来袭。这跟香港不一样:香港第二代曾经感受到一些苦难史,在获得财富之后倍加珍惜。他认为,国内二代对财富的珍惜远远比不上台湾和香港的富二代。

“不同于一代先苦后甜的简朴作风,国内的二代大部分比较注重享受生活。”润迅电话商务有限公司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黄圣维告诉记者,在他所交往的众多国内富二代中,大多都敢于超前消费,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很高。

在财富传承的问题上,由于富二代大多在海外受教育,受到西方父母对子女有限责任观念的影响较深。国内富一代希望财富传承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而美国不少老一代在游艇上度假时,并不理会子女过得怎样。这样的观念使得国内二代会以更开放的心态对待他们的子女。

“一代大多期望二代能接手家族事业,二代却认为企业的拥有者和经营者可以分开,所以大多不会强制第三代接手父辈的事业。”黄圣维认为,“希望但不执著”这是第二代普遍的心态。诸如方太集团总经理茅忠群、通灵珠宝总裁沈东军在对待下一代的继承问题时,就抱着这种开放的心态。

“目前第二代接班的比例仍然很高,职业经理人的群体也还未完全成熟。然而从海外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到第三代、第四代之后,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将逐步分离。”陈国定说。

此外,伴随着第二代的登台,一些私人银行也投其所好,进行了服务的拓展延伸,力求吻合他们的需求。“除了通常的红酒、高尔夫、奢侈品等品鉴服务外,还会延展到服务于第二代的生活交际。”

陈国定举例说,多数银行不会专门安排“相亲会”,但会组织其他各类聚会,探讨在家族企业里如何以“少帅”身份处理各种关系、树立威信等话题。参与聚会的富二代背景相当,交往起来更加轻松,成为朋友甚至恋人也不足为奇。

 财富传承难点

虽然第一代为第二代奠定了深厚的物质基础,但由于财富积累的时间短,所处经济背景又存在极大不同,第二代在创造财富和传承财富的过程中依然受到不少限制。

相对于发达国家的家族后代,国内二代的视野相对比较狭窄,资料、信息相对不足。“比如他们并不知道海外保险其实有投资的功能,要在国内购买这样的保险似乎也限制重重,无法购买。”而处在国外的二代由于金融工具等资信比较充足,因此会有更多的投资工具和方法策略进行投资。

尽管不少二代想成为“创二代”,但蔡洪平认为目前创业环境不算太好,“比如投资看起来很好的食品企业,可能没几天股价就被腰斩,原因原来是涉嫌违规。在没有较好的社会标准建立时,二代创业环境跟父辈没法比。”

黄圣维则认为,由于做事方式、经营理念不一样,一代人可以利用的人脉在二代这里将大打折扣。

胡润授予万达王健林“2013中国最受尊敬年度人物”

  2.0时代的传承

由于未来经济环境更为复杂,加之富二代心态更为开放,在他们考虑传承问题时形式也会更加多样化。根据业内专家介绍,基于一代、二代、三代在视野上呈现的本土化--国际化--全球化的差别,其财富增值的方式也不一样,将呈现出传统行业--多元化投资--跨界投资的变化路径。

“家族传承的各方面工作本来就需要延续好几代,其主要目的在于‘授之以鱼’,合理进行财富分配,除此之外,则是‘授之以渔’为下一代做好铺垫。”陈维忠介绍说。纵观林林总总的富豪家庭,其二代到三代的传承大致有以下几种:

投资传承。比尔·邦纳在《家族财富》中说道:“既然获得并保有家族财富的技巧是基本相同的,那么你(家族成员)必须知道应该怎么投资。”因此,投资是财富传承的重要手段。

所谓投资传承,就是选择下一代感兴趣的行业或是企业,对公司进行投资。“比如购买股权,使下一代参与到这个公司的运营和管理中。”黄圣维介绍,这对于那些想从事自己感兴趣行业的下一代来说,无疑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这些投资的对象一般是比较新兴行业的企业。陈维忠认为,在接下来的投资机遇里,环保、医疗是比较好的行业,尤其到了第三代,高科技产业中有关食品、医疗、资源环境、人体基因发展等行业均有着良好的前景。

此外,到了第三代的传承,其投资方向还会出现地区性的特点。陈维忠介绍:“像非洲、巴西那些较为落后的地区,一代二代可能根本就不碰,但是那里的矿藏等具有良好的投资价值,三代可能会选择。可见,三代所面对的,可能是全球资源的获取。”

家族信托。在家族传承的问题上,比尔·邦纳认为,需要建立硬性的结构,也就是欧美意义上的信托,同时也需要保持家族财富的策略。这种方式在国内不少家族企业中已经引起了重视。就在前不久,平安信托证实公司发售中国国内首款额度为5000万元,合同期为50年的家族信托。

2013年胡润百富榜前十名

  根据华宝信托产品创新与研发中心总经理卢晓亮的介绍,在为客户设计家族传承模式的过程中,有实力的信托公司可以为客户提供四大模块:根据家族客户的投资偏好设立再投资模块,用信托进行税务筹划的模块,根据客户特殊需求而设立专项基金模块,公益基金模块等,这在二代对三代的传承中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不仅如此,由于境内信托的功能碍于法律和政策的限制难以施展。不少二代会通过境外的信托承担家族传承的责任。陈国定认为:“不少超高净值人士通过境外信托来实现财富的风险保障、企业与家庭财产的风险隔离、财富代际传承、合法节税等目标。并通过家族信托帮助自己建立公司治理结构,保持企业的控制权不丧失,同时避免由于盲目决策而导致企业受损,保障企业做得长久。”

慈善基金会。在家族财富的传承中,慈善基金会是很普遍的一个传承方式。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在美国近10万家基金会中,只有1%的社区基金会属于公共慈善机构(类似中国的公募基金会),企业基金会也只占3%,其余90%以上均为私人和家庭出资建立的基金会,其中大部分为家族基金会。

这种基金会在目前的中国为数不多。陈国定告诉记者:“基金会其实是家族传承中最高级的形式,那些超级富豪大部分都会通过建立慈善基金会来进行传承。而这种现象,在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家族财富传承中将会大量出现。”

值得欣慰的是,目前国内对于家族基金会也有了明确的法律规定,《基金会管理条例》第20条称:“用私人财产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相互间有近亲属关系的基金会理事,总数不得超过理事总人数的1/3。”这意味着,在最多15名理事中,可以有5名是近亲属,他们可以在基金会中担任专职并受薪。

“平日里家族成员都很忙,但是通过家族基金会可以经常碰面交流,有利于家族成员之间的沟通。”陈国定介绍,这对于家族成员关系的维护发挥着明显的作用。

但不可忽视的是,不少家族利用慈善基金会,既满足了做慈善的需求,同时也能够借此避税,成为他们避税的港湾。

继承父业。虽然不少二代并不排斥三代自行创业,但并不排除二代采用更新的理念让三代继承自己的事业。

“很多继承人的生活被家族的财富毁掉了,家族财富的传承需要建立一种有家庭历史和传统的文化,它由家族成员的信念和所做的事情组成。必须有一个信念就是:家族成员要是生产者不是消费者。”犹如比尔·邦纳所说。这样的观念也容易被二代所普遍接受。

“要尽可能让家族成员参与到财富管理当中去,赋予他们责任,把责任下放,让下一代承担起责任,让他们了解家族财富、去经营家族业务。”比尔·邦纳强调,不要让继承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大吃一惊。在这点上,在记者的实际采访群体中,不少二代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培养下一代艰苦创业的品质,“很多时候,让他在不受保护的情况下自己锻炼和积累。”沈东军表示。

套现创业。不少开明的二代对下一代的这种想法也能够理解和支持。“如果孩子需要,我可以卖掉企业,把资金给他,让他自己去创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族大企业成员说,“当然,这过程中我会留一部分资金保障他的生活。”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基业长青:家族企业的传承与公司治理”分论坛上,台湾富邦金控董事长蔡明忠、印度工商联合会原会长、默迪集团董事长K.K.Modi、芝加哥唐纳利家族投资基金管理人艾略特·唐纳利等专家也纷纷表示,中国家族企业有1000万户,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建立起来的只有3万户,只占千分之三的比例。大家也一致认为,把下一代变成创一代,才能真正落实财富传承,富可三代。可见,支持下一代创业的声音在家族传承领域中,正越来越强烈。

购买海外保险。受传统看法左右,保险产品在国人的眼里既贵又难以兑现。不少国内的家族对此并不十分“感冒”。但在国外,不少家族对保险的配置看得比较重。“保险能为投资提供保障,由于杠杆效果存在,一万元可能在若干年之后变成五万元。”因此国外通过保险产品进行传承的现象比较普遍。

而国内富人,总是习惯于将现有的资产留给下一代,不太善于利用杠杆原理。陈维忠介绍,随着二代和三代在观念上的普及,这种传承方式也会日益普遍。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