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农商行取消审核,或是给排队IPO的银行敲个警钟

时间:2018-07-04 18:2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9,690 次

一直以来,我们的银行首发上市都是顺风顺水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但是,最近半年多,由于严格发审导致了IPO整体过会率大幅降低,很多看似业绩不错的公司也折戟沉沙,而扎堆上市的银行却依然保持着100%的过会率,市场多少有些微词,难道所有的银行真的都是百无一赖,完美无缺吗?

昨天,原本计划上会的青岛农商行突然一脚刹车,被发审委取消审核。这可以算是一个意外,也算了给了大家一个答案吧。由此也可以看出,证监会加强IPO审核,那不是说着玩的,也不是选择性地执行,而是全面完整地按照上市要求,加强审核,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所有排队的拟上市银行也就不要再抱有幻想了,如果哪天发审委否决某家银行的上市申请,那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最近半年多,商业银行IPO过会率100%

    自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于2017年10月17日上任以来,A股市场IPO的审核通过率,在监管层加强发审监管的政策指引下,出现了显著的下滑。从2017年10月之前平均超过80%的过会率,下降到截至2018年7月4日,本届发审委发行审核平均过会率仅为51.87%,其中在2018年1月创下了月度发审过会率36.00%的新低。

但是在各行各业过会率一片惨淡的背景下,排队中的各地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们,却依然如沐春风。从2017年11月14日,成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会通过,到2018年6月21日,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顺利过会,从2017年10月17日至今的近三个季度时间内,包括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长沙银行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内的全部四家拟上市商业银行及农村商业银行,统统顺利过关,过会率高达100%。这样的过会率,也只有2018年正在政策风口上的“独角兽”们,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青岛农商行取消审核,或许就是一记警钟

    2018年7月2日晚,证监会发布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4次工作会议公告的补充公告》,“鉴于青岛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该次发审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在青岛农商行取消审核以后,也许需要该行补充核实的信息还真不少。《投资有道》曾经在2018年2月1日和2月5日分别发表名为《平均一天要打四场官司!排队IPO的青岛农商行风控在哪里了?》和《青岛农商行扩大向房地产贷款,种种“脱实向虚”或已埋下持续增长的隐患》的两篇文章,对该行存在的业务倚重房地产贷款和金融投资、风险控制水平低下、债务诉讼海量爆发、或对关联方协助解决不良资产问题形成依赖、或存通过关联交易调剂利润,以及对关联交易定价不合理等诸多问题进行曝光。

其中,无论是报告期内青岛农商行对制造业贷款占贷款及垫款总金额之比下降了10.07个百分点,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却上升了6.31个百分点;还是在报告期内青岛农商行的个人经营性贷款占比惨跌26.42个百分点的同时,个人住房贷款的占比却飙升了28.46个百分点;亦或是同期该行的金融资产以101.77%的年化复合增长率高速扩张,或都反映了青岛农商行存在严重的“脱实向虚”的倾向。而更具风险性的是,报告期可比前三年内,该行逾期一年以上的贷款占比持续上升;该行的风控形同虚设,竟然为已经逾期并有重整需求的借新还旧提供利率优惠,从而导致该行面临着平均每个工作日需要参与超过四起民事诉讼的窘境;与风控能力不足相比,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所造成的流动性风险和持有外汇头寸所产生的汇兑风险,还有种种不合规的关联交易都几乎不是个问题了。

即使金融脱媒和脱实向虚是特定货币政策条件下的不得已而为之,可也不是每一家商业银行和农商行平均每天都有四场欠债官司要打。频发的债务官司,或折射出该行的风控能力较弱,在强化监管、提高不良资产认定标准的条件下,青岛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有可能会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更高,这不知道是不是青岛农商行上会前夜紧急叫停的原因之一?

防范金融风险,上市公司不能出现贵阳农商行危机

    刚刚过去的6月29日,由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国际)出具的一份关于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贵阳农商行)二级资本债跟踪评级报告,犹如一记炸雷,打破了市场原有的平静。

根据该信用评级报告披露,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则相应从161.25%下降至34.15%;资本充足率也随之由11.77%下降为0.91%,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的水平。上述贵阳农商行的监管指标,显著全面地低于《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试行)》中提出的不良资产率≤4%,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资本充足率不小于10.5%,以及一级资本充足率≥8.5%的监管要求。如果没有注意到该公司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逾期90天以上贷款金额占贷款及垫款总金额之比分别为25.75%、24.30%和18.33%,持续显著下降,那么或许还真的以为这家资产质量已经开始有所改善的农商行,即将濒临倒闭的绝境。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2017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明显下降的贵阳农商行的不良率大幅飙升呢?原来是曾经相对主观的不良贷款认定标准,在加强商业银行监管的背景下,被显著地提高了——要求商业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列入不良贷款。2017年,当时的银监会在关于“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银行业存在的十个方面问题”的专项治理检查中,关注不良贷款偏离度的问题,对不良贷款的认定提出了上述严格的要求。贵阳农商行对上述监管要求身体力行,从而导致大量在原先口径下不被计入不良资产的贷款,在2017年经过强化监管之后,被计入不良贷款,最终使得当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暴涨至19.54%,而其他与之相关的监管指标也随之一并急剧恶化。

如果仅仅是贵阳农商行一家银行经营不善的问题,那么或许也就只波及与之相关的若干证券价格。可是当市场意识到,上述监管政策的落实可能使整个商业银行业的监管指标数据发生大变脸的时候,A股二级市场的银行板块就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2018年7月2日,作为贵阳农商行事件发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A股银行板块整体大幅下挫3.3%,由于上市的商业银行股在上证50指数和上证指数中都是当之无愧的权重股,当天上证50指数大跌了3.7%,而上证指数的跌幅也达到了2.52%,成了重创当天A股二级市场的重要因素之一。虽然经诸多券商研究所银行业分析师的耐心分析——其实上述监管政策引发的风险对已上市银行的影响并不明显,在随后的一个交易日内,银行板块的股价也已相应企稳,但是贵阳农商行事件的影响可能并未结束。

2017年以来,监管层对国内金融市场采取了强监管、去杠杆,严防系统性风险爆发的政策。所以作为金融市场重要环节的证券市场,严防金融风险先从自身做起,首先就是把住上市这个关口,不能让银行这样的金融企业带病上市,否则一旦某个上市的银行出现贵阳农商行这样的风险,就祸及整个银行板块和金融板块,那就会引起强烈的连锁反应,导致股市风险外溢,形成金融风险的源头。

银行以往的高过会率不足恃,只有加强风险控制,确保监管指标合格,做到财务规范、信披合规,保持可持续发展,才是确保过会成功率的王道。《投资有道》作为负责任的财经媒体,将一如既往地关注A股市场的动态,恪守舆论监督的本职工作,为净化市场,营造风清气朗的新股发行市场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