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金客再战IPO:靠并购凑业绩,话费业务未来或面临风险

时间:2020-11-17 09:09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63 次

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挖金客)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和信息服务提供商,业务范围涵盖增值电信服务、移动信息化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等领域。近日,挖金客再度冲刺IPO。

多次谋求上市,业绩未达曾经的承诺水平

2015年就尝试借壳上市,但终因股权权属等问题未能如愿。此后,公司再次谋求创业板IPO,但于2016年主动终止。2018年公司主板IPO被否。近期,挖金客又一次站在了创业板的门前,冲刺创业板注册制。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具体来看,2015年,亨通光电(600487.SH)曾经计划收购挖金客100%股份,但最后却因为挖金客实控人之一李征的妻子就其与李征离婚事宜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造成上市公司拟收购的李征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挖金客相应的股权,其权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最终亨通光电决定终止此次收购计划,挖金客股东李征、陈坤及永奥投资向亨通光电支付补偿金1500万元。

2016年6月,挖金客首次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但2016年11月,公司以“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股权拟发生变化”为由主动终止IPO。此后,挖金客又第三次冲击IPO冲刺主板,并于2018年1月上会,但是遭到了发审委否决。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5年挖金客被亨通光电收购方案,挖金客股东李征和陈坤承诺公司2016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4680万元。但据公司2017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挖金客实际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只有为3763.05万元,比当初的承诺还少了916.95万元。

而在随后的几年中,挖金客的业绩表现如何呢?

因为挖金客披露的公开信息较多,我们可以查询到多年的财务数据一探究竟,2014年到2019年,挖金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02.31万元、1.00亿元、1.40亿元、2.10亿元、2.10亿元、2.58亿元,2018年挖金客的业绩增长基本已经停滞,2019年挖金客又恢复了收入增长,这主要是源于挖金客2019年年尾的收购了。

IPO前,依靠并购拉抬业绩

本次招股书报告期,公司业绩方面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挖金客营业收入为2.10亿元、2.10亿元、2.58亿元、2.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02.87万元、6153.96万元、12020.06万元、3515.57万元,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增长明显。

2019年10月23日,挖金客董事会同意公司购买南靖佳信持有的久佳信通23%股权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175.00万元。次日,挖金客支付51%股权转让款项,完成工商变更。本次交易后,挖金客取得了久佳信通的控制权。

久佳信通主营移动信息化服务业务,系挖金客、齐博、周晓磊三方于2016年3月出资设立。挖金客通过2017年增资、2019年购买股份两步实现对久佳信通控股。本次收购形成9379.17万元商誉,同时确认投资收益4976.16万元。

挖金客招股书显示,本次收购前,久佳信通已成为卓望信息、小米科技、酷狗、去哪儿网、58同城等大型企业客户的移动信息服务商。

久佳信通从创立初来一直从事移动信息化服务,从2019年控股并表可以看出,挖金客对久佳信通控股,推动了其移动信息化服务业绩的激增。2019年,挖金客的移动信息化服务收入占比达到34%左右。

但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2019年,挖金客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为5383.34万元,占净利润比例达到了46%,这部分金额主要来自久佳信通所带来的投资收益。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挖金客2019年的净利润也只有6636.72万元,从盈利能力来看,收购久佳信通并没有对挖金客有实质性的提升。

挖金客并购久佳信通后,虽然从账面上看,扣非净利润较2018年仅增加352.81万元,但2019年挖金客的营业收入较2018年增加4827.95万元,相应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加5866.1万元,解决了创业板上市业绩持续增长的要求。

话费业务遭遇第三方支付竞争,未来或存风险

此前,挖金客于2018年1月主板上会,但是遭到了发审委否决。根据当时披露的信息显示,挖金客2017年上半年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产品支付计费服务,主要是公司为移动娱乐产品实现手机话费小额支付功能提供的支撑性服务。

挖金客在申报稿中表示,目前手机话费小额支付一直是单机类手游、阅读、音乐等轻度娱乐产品采用的主流支付方式之一,在移动支付领域中相比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支付手段更为便利,因此未来围绕话费支付计费的服务市场空间非常大。

但发审委要求挖金客说明关于手机话费支付方式的披露是否客观准确,手机话费支付方式今后是否存在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替代的风险。发审委当时还质疑挖金客是否对中国移动存在重大依赖,收入形成是否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员工人数与营业收入为何成反比等。

其实,挖金客过去几年在业务上对于中国移动的依赖几乎是“根深蒂固”。2017年至2020年1-6月,挖金客对中国移动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1亿元、1.82亿元、1.63亿元和0.93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76.81%、86.81%、63.00%和45.37%。

此外,中国移动还系挖金客的大供应商。2019年、2020年1-6月,中国移动分别为挖金客第三大和第二大供应商,向中国移动采购金额分别为2139.87万元、2012.29万元,占外部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12.80%、12.91%。

挖金客在以往披露的招股书中曾强调,“公司也具备与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开展业务合作的能力,未来将开拓与其他运营商之间的合作”,但最新的招股书不再提及这方面内容。这是否意味着挖金客将继续依赖中国移动?是否签署排他性协议?

此外,公司目前的增值电信业务支付确实遇到了很大的问题,2014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挖金客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8.13%、57.62%、40.60%、36.42%、38.17%、34.81%、23.65%。2014年开始,挖金客毛利率就开始逐年下滑。2020年上半年相比2014年,挖金客毛利率下滑59.32%。

总体来看,挖金客增值电信业务还是以话费结算业务为主。2017年至2020年1-6月增值电信服务的收入金额分别为16264.21万元、18,305.91万元、13062.60万元和6021.52万元,2019年公司电信增值服务相对2018年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挫。

现阶段,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对于话费结算业务展开也很快,未来公司电信增值服务不管是收入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可能都讲面临这继续下滑的风险。

另外,公司客户方面,2019年腾讯云计算为挖金客的第二大客户,但是公司其他大客户的留存率并不高。挖金客2018年的第二大销售客户美推网络科技当年销售收入为1034.36万元,此后在2019年、2020年1-6月,挖金客的前五大销售客户中再未出现美推网络科技。2017年滴滴也是挖金客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508.04万元,但是此后也未再出现。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