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安机械冲刺创业板,或与供应商关系密切并与同业公司混同

时间:2023-03-22 16:49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723 次

​苏州鸿安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安机械)主要从事智能物流技术装备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并提供项目实施及运维服务,公司为电商新零售、洁净工厂、食品饮料、医药化工、服装烟草、新能源等多个行业提供服务。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据招股书,公司的主要产品和服务包括智能物流技术装备、项目实施和运维服务,其中智能物流技术装备主要包括通用智能搬运系统和洁净工厂智能搬运系统。

报告期各期(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公司来自智能搬运系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084.70万元、17438.95万元、27006.12万元、13076.03万元,分别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53.33%、41.29%、52.74%、68.02%。

客户方面,公司各期向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95.72%、87.88%、72.26%、52.49%,公司客户比较集中;其中,公司各期第一大客户均为大福集团(指日本大福株式会社控制下的大福自动搬送设备(苏州)有限公司、大福(中国)物流设备有限公司、大福(中国)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三家经营主体),公司各年度来自大福集团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0.70%、36.60%、36.17%、21.29%,处于较高水平。

此外,公司称作为大福集团的主要配套商,公司业务起家于与大福集团的合作,与大福集团销售收入占比较高。但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行业竞争格局”处,公司称同行业的竞争对手有数十家,其中境外公司主要有日本的大福集团、美国的德马泰克,也就是说,公司第一大客户或也是公司的竞争对手。

据招股书,公司已获高新技术企业、江苏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等称号,建立了“江苏省(鸿安)智能物流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苏州市自动化仓储输送设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苏州市市级企业技术中心”。

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及其子公司拥有发明专利9项、实用新型专利107项。但值得关注的是,公司9项发明专利中,5项为2021年集中申请。

业绩方面,报告期各期,公司分别取得营业收入4.15亿元、4.23亿元、5.13亿元、1.92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6529.68万元、7255.34万元、7926.37万元、908.85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公司净利润为7926.37万元,较2020年净利润7255.34万元有所增长,但经营性净现金流为1994.41万元,较2020年的5639.25万元大幅下滑,且与当期净利润规模差距较大。2019-2021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质保金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98%、25.20%、34.14%,上升明显。

除了上述问题外,我们研究发现公司或与前员工供应商等关系密切,报告期内或与同业公司经营及用工混同,招股书披露的薪酬、销售金额等也存疑问。

来源:摄图网

或与前员工供应商等关系密切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公司向多家前员工控制公司采购劳务,公司称主要供应商与公司及董监高人员、实控人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报告期内,公司向前员工单纪伟控制的上海朗涵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朗涵)采购劳务。白雷现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但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上海朗涵成立时,白雷即为上海朗涵监事,而彼时白雷为鸿安机械子公司上海鸿安展升物流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展升)副总经理。

公司股东宋伟直接持有鸿安机械145.25万股股权,工商信息显示,上海派链塑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链塑业)为宋伟控制的企业,主营托盘,公司地址为“上海市闵行区中春路7**1号6幢4楼401室”。

但据招股书,“闵行区中春路7**1号明谷科技园6幢(F栋)4楼401单元”为公司子公司上海领升自动化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领升)向上海七宝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租用的办公地址。

此外,2021年上海领升还与上海欧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普铂工业设备有限公司使用同一部电话021-64***530办公,但招股书并未披露与上述公司存在关联。

或与同业公司存在经营及用工混同

盛宏伟为鸿安机械董事、总经理、实控人刘大庆配偶之弟,上海缆晟博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缆晟博铭)为盛宏伟配偶唐铮控制企业。

据招股书,盛宏伟对缆晟博铭具备控制力,缆晟博铭设立后主要服务于德马泰克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马泰克)在国内的设备安装和运维需求。招股书称,报告期内,缆晟博铭已不存在承接客户新业务的情况,缆晟博铭与鸿安机械独立开展经营。

而就在缆晟博铭放弃德马泰克业务的同时,2017年鸿安机械开始与德马泰克合作,2022年上半年,德马泰克跻身鸿安机械前五大客户。

另据(2020)沪0112民初17958号等判决书,缆晟博铭员工崔某称其工资收入由鸿安机械、鸿安机械子公司上海展升、缆晟博铭、公司总经理盛宏伟共同支付,部分工资还由公司实控人刘大庆通过微信转账方式支付;工商年报也显示,2021年公司与缆晟博铭使用同一部电话0512-53***061办公。不知公司与缆晟博铭是否存在经营和用工混同?公司与缆晟博铭是否真的独立开展经营?2022年7月,缆晟博铭被注销的真实原因又是什么呢?

薪酬、销售金额等也存疑问

招股书“公司现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最近一年在公司及其关联企业领薪情况”显示,2022年上半年,公司向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发放薪酬合计284.69万元,该薪酬发放范围包括黄三荣等3名非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

而据“重大经常性关联交易”处,2022年上半年公司向董监高等关键管理人员发放薪酬也为284.69万元。公司似乎将向非关联方黄三荣等核心技术人员发放的薪酬错认为关联交易。

招股书称,2019年公司向第五大客户世仓智能(836631.NQ)的销售金额为1729.23万元,高于世仓智能2019年年报披露的对第五大供应商上海乔铖实业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1572.57万元,但鸿安机械却未被世仓智能列为其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

根据公司募投项目“数字化智能物流技术装备产业基地项目”环评报告,该项目所生产的物料搬运设备各类产品生产工艺一致,此外,该项目将为公司新增年产5.2万台托盘水平输送设备等产能。

但招股书称,公司所制造的智能物流技术装备每台设备、每个部件技术规格都有所差异,故难以量化产能利用率。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