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泰技术业绩增长迅速,主要供应商疑似“空壳”

时间:2023-04-12 17:15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27 次

​杭州衡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泰技术)主要为证券公司、银行、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客户提供应用软件产品和服务,产品体系覆盖各类资产的交易处理与分析、风险管理、投资分析等核心需求,目前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招股书显示,衡泰技术已成长为在交易处理与分析、风险管理、投资分析领域最具竞争力的国内金融软件供应商之一,拥有近四百家金融机构客户。截至2023年2月28日,公司共取得1项发明专利、1项外观设计专利和119项软件著作权。

衡泰技术称,公司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获得了2022年企业创新积分制首批试点国家高新区创新积分500企业(稳定期100强)、2022年IDC FinTech Rankings Top 100。公开资料显示,衡泰技术在上述IDC排名中位列第93位,而招股书列举的行业内主要公司中,恒生电子(600570.SH)、长亮科技(300348.SZ)、上海金仕达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位列24位、58位、89位。

报告期(2020年、2021年、2022年)各期,衡泰技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094.98万元、41755.99万元、50413.21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51.78万元、7057.44万元、7890.22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36.40%、45.02%。

不过,公司2021年第五大供应商疑似“空壳”,对2020年第二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则远超过对方自己披露的收入规模。此外,公司疑似将关联方资金拆借产生的现金流记错科目,拆出金额也与现金流不匹配,而公司披露的股份支付、营业外支出、应收账款也值得关注。

来源:摄图网

财务顾问供应商疑似“空壳”,采购额存疑

上海万卓信息技术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万卓)成立于2021年1月21日,同年便成为衡泰技术第五大供应商。据招股书披露,衡泰技术向其采购中介机构服务16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4.68%。

2021年工商年报显示,上海万卓注册于崇明区横沙乡富*支路58号,注册资本100万元,实缴为零,社保缴纳人数亦为零。公司成立时由张啸、楚春分别持股99%、1%,2022年7月楚春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朱某某。

而据天眼查信息,张啸、楚春、朱某某分别任职于52家、201家、177家企业,张啸和楚春合作15次,张啸和朱某某合作30次,楚春和朱某某合作13次。除上海万卓以外,由张啸担任股东/高管、同样注册于富*支路58号的公司有8家,其中4家已注销;由朱某某担任股东/高管、同样注册于该地址的公司有15家,其中3家已注销。

衡泰技术在一轮问询中表示,2021年公司正在进行融资,上海万卓与公司签订财务顾问服务协议,帮助公司成功引入投资者,公司按照1.5%的财务顾问费率向其支付了相应的财务顾问服务费,财务顾问费率符合行业惯例,采购具备商业合理性。

不过,衡泰技术在一轮问询中列举了9家公司的11次一级市场股权融资财务顾问费率,最低为2%,最高为6%,其中2次在2%(不含)~3%(不含),6次在3%(含)~5%(含)。由此可见,财务顾问市场费率大多集中在3%至5%,最低也达到2%,而衡泰技术向上海万卓支付的费率为1.5%,公司却仍称与市场不存在明显差异。

北京弘松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弘松)同样为衡泰技术提供财务顾问服务,为公司2020年第二大供应商,当期衡泰技术向北京弘松支付了286万元作为财务顾问费用,约为融资金额的3.67%。

然而,根据北京弘松工商年报,其2020年的营业总收入仅为13.03万元,远不及衡泰技术当期对其的采购金额。

关联资金拆借或记错科目,还与现金流不匹配

报告期内,衡泰技术与关联方存在资金拆借情形。公司2020年向关联方拆出3448.62万元,收回5277.10万元,期末形成其他应收款391.64万元;2021年拆出9.22万元、收回400.86万元,期末不存在其他应收款余额。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拆借,对借出方应作为投资活动的现金流量,实务中也可能作为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列报,但衡泰技术似乎将其记入了筹资活动的现金流量中。

审计报告显示,2020年、2021年,公司“收到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的“关联方往来款”分别为5277.10万元、400.86万元,恰好与公司各期收回的关联方拆借款相符。

然而,在上述两期“支付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关联方往来款”分别为3329.72万元、4.43万元,与公司披露的向关联方拆出的资金分别相差118.90万元、4.79万元。

除了现金流以外,公司披露的股份支付、营业外支出、应收账款也值得关注。

股份支付方面,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显示,2020年12月,公司实施了2020年度限制性股权激励计划,采用A轮融资对应的老股转让价格确定公允价值,即以11亿元作为公允价值计算股份支付费用。

而在2020年12月,宁波高成泓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增资和股权转让的方式入股衡泰技术,其中以78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23.3430万美元,增资价格为334.15元/1美元注册资本,对应公司整体投前估值13.75亿元,投后估值则达到14.53亿元,明显超过衡泰技术选取的股份支付公允价值。

营业外支出方面,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育基金会官网2022年4月披露,衡泰技术名列其2021年度捐赠名单。但据招股书,公司2021年的营业外支出中,“公益性捐赠支出”为零。

应收账款方面,2021年末公司账龄为2-3年(含3年)、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54.57万元、60.79万元,合计215.36万元。而到了2022年末,3年以上应收账款不知为何增至260.76万元。

报告期各期末,衡泰技术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869.18万元、4590.77万元、11696.35万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6.90%、10.99%、23.20%,累计增加了16.30个百分点。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