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电光信客户集中度较高,供应商电话为何指向实控人亲妹

时间:2024-06-13 18:04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64 次

​目前,成电光信的过半收入来自特种显示产品,但这一关键产品的技术来自收购,三名交易对手方更是以接近五折的价格低价入股公司。与此同时,一家供应商的工商电话指向实控人亲妹,但公司声称“无关联”。

成都成电光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成电光信;证券代码:831490.NQ)主要从事网络总线产品和特种显示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北交所首发上市。

报告期各期(2021年、2022年、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1亿元、1.69亿元、2.16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2087.14万元、3362.16万元、4504.47万元,公司业绩快速增长。

但需要注意的是,报告期各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31.89万元、-1384.44万元、-2786.30万元,与此同时,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175.96万元、5581.27万元、12466.21万元,2023年公司应收账款同比上涨123.36%,而同期营业收入仅上涨27.71%。

除此以外,我们研究发现,成电光信的一家无关联供应商曾和实控人控制的其他公司使用相同的工商电话,号码指向实控人之妹。核心产品的技术来源存疑,相关技术人员随后低价入股公司。公司还存在单一大客户依赖情况,采购也比较集中。

来源:摄图网

供应商曾与关联方共用电话,实控人之妹扮演什么角色?

招股书显示,武侯区展鹏数码产品经营部(以下简称:展鹏数码)由张益蓉控制,张益蓉还是持有成电光信6930股(持股比例0.01%)的股东。公司表示,展鹏数码不属于成电光信关联方。

在首轮问询回复中,成电光信表示,展鹏数码是一家位于成都电脑城的个体经营户,主要从事计算机电子有关产品的商贸以及相关技术集成工作。2014年以前,展鹏数码与成电光信实控人解军、付美控制的四川金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鹰科技)均在成都电脑城经营,因此展鹏数码经营者张益蓉与成电光信实际控制人解军、付美及员工付丽等熟识。而招股书透露,付丽为实控人付美之妹。

根据工商信息,展鹏数码成立于2012年5月,2013年至2018年工商年报显示,展鹏数码联系电话为“186****2825”,而该电话号码对应的微信联系人正是“付丽”。该电话还是金鹰科技、四川科赛电子有限责任公司的联系电话,这两家公司均受成电光信实控人解军、付美控制。

就在展鹏数码使用“付丽”电话号码期间,张益蓉于2014年通过增资方式入股了成电光信。

2020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向展鹏数码采购44.83万元、157.72万元、132.66万元、23.92万元。从采购价格来看,2020年7月、2023年1月,公司向展鹏数码采购8.4寸工业液晶屏的平均单价分别为5060元、13800元,与同期向第三方采购同类原材料的平均单价5980元、15700元分别相差18.18%、13.77%。

问询回复还显示,成电光信存在委托研发情况,展鹏数码作为受托方在2021年、2022年共承接了“视频控制器开发”“4K视频叠加器专项技术服务”等5个项目,合同金额合计136万元。而据展鹏数码工商年报,2021年、2022年其从业人数均只有1人。

成电光信表示,由于部分项目受交期较紧等因素影响,公司将部分非关键的技术开发委托展鹏数码后,展鹏数码转委托给了具有相应经验的第三方具体实施。

需要注意的是,展鹏数码及其经营者张益蓉与成电光信部分关联方存在资金往来,合计171.34万元。2020年至2022年,展鹏数码、张益蓉向成电光信实控人控制的金鹰科技支付85万元,向成电光信核心技术人员、技术总监王继岷借出33.31万元,向实控人之妹付丽借出53.03万元。

另外,2021年,付丽在担任公司出纳期间,收到销售人员以现金归还的备用金70万元,该部分资金被付丽用于购买公司股票,而非归还公司。

收购核心技术,交易方入股公司

成都飞视航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视航显)是成电光信的另一家供应商,曾作为大额预付款对象出现在公司2016年半年报中,彼时成电光信亦披露其为非关联方。

据工商信息,飞视航显成立于2015年9月,成立之初由王继岷担任第一大股东、执行董事,蒋向东、曾一雄为公司股东。2017年7月,三人同步退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名字在成电光信的公告中均有出现。

王继岷是成电光信的核心技术人员。结合招股书和年报信息,王继岷自1997年至今在电子科技大学光电信息学院担任工程师,2017年8月进入成电光信担任显示技术事业部部长,2018年2月至2022年7月任监事,现任公司技术总监。

蒋向东在报告期内曾任成电光信监事。据公司2018年年报,蒋向东2005年9月起任电子科技大学光电信息学院担任专职科研教学教师,2017年3月起任公司显示技术事业部研发工程师。

曾一雄在2018年1月经公司董事会提名成为核心员工,且在2018年至2022年年报中均为公司唯一核心员工。其自2017年5月起任公司显示技术事业部部长助理,2020年开始担任公司技术副总监。

2017年3月,成电光信宣布拟与王继岷、曾一雄、蒋向东等四人签订《技术秘密转让合同》,向其购买四项关于加固显示系统的关键技术,具体包括“液晶屏的精密切割及整机加固开发技术”“高亮度固体背光源技术”“机载多点抗强光干扰的红外触控技术”“机载仿真显示多功能视频控制器技术”,交易价格293万元。

招股书显示,成电光信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网络总线产品特别是FC网络总线产品的研发,自2017年开始重点布局特种显示领域。公司特种显示产品属于机载地面模拟仿真显示设备,主要分为特种LED显示产品和液晶加固显示产品,其中,液晶加固显示产品由高分辨率液晶显示屏、高功率LED固体背光源、抗强光多点红外触摸屏等组件整体加固而成,与公司向王继岷等人购买的技术高度重合。

目前,特种显示产品已成为成电光信的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各期,公司特种显示产品收入分别为7931.53万元、9349.65万元、11881.03万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5.36%、55.26%、54.98%。

按照成电光信披露的信息,在收购了上述关键技术后,曾一雄、蒋向东、王继岷在2017年3月至8月间相继进入成电光信的显示技术事业部。但专利信息显示,早在2017年6月,王继岷就作为第一发明人为成电光信申请了“一种触摸屏用表贴式复合式红外管”“一种球形显示器及显示方法”等多项专利。

2018年6月,成电光信召开股东大会,决定以3.10元/股的价格定向增发80万股,对应公司投前估值约1.59亿元,王继岷、曾一雄、蒋向东分别认购了46.75万股、28.75万股、4.5万股。同年10月,此次定增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而在此次增发之前的2017年10月,公司实控人控制的成都隼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自然人鲍永明、王梁转让公司股份的价格为6元/股,对应成电光信整体估值3.08亿元。

换言之,王继岷等三人的入股价格较一年前的股权转让价格低了约48%。而2018年年报显示,成电光信并未对此确认股份支付。

“大客户依赖症”明显,采购也高度集中

报告期各期,深圳市艾森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森视讯)均为成电光信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分别为23.62%、33.08%、25.78%。深圳市亚龙迪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龙迪)的注册资本仅10万元,亦稳居前五大供应商之位。广东盈纳精密制造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纳精密)于2022年成立,当年即成为成电光信第三大供应商,2023年前进到第二位。

成电光信并未将对上述供应商的采购合并列示。但工商信息显示,艾森视讯与亚龙迪使用同一电话“159****4167”办公,与盈纳精密使用同一公司邮箱“37***8451@qq.com”。王明是亚龙迪实控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与艾森视讯前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名。所以,这三家供应商疑似隐形关联。

根据招股书数据计算,报告期各期,公司对上述三家公司采购占比合计分别为27.32%、43.71%、44.19%,快速上升,且最近两年已经超出40%的“警戒线”。

与此同时,公司客户集中度也相当高。报告期各期,公司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98.07%、97.08%、95.77%,其中对第一大客户中航工业下属单位营业收入占比为79.83%、78.25%、85.42%,中航工业A1单位营业收入占比为65.42%、57.86%和53.92%。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对销售信息的披露还存在不少的明显错误。

仅举一例,招股书(申报稿)“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情况”显示,2022年公司向中国电科B9单位销售150442.48元。而招股书(上会稿)又显示,2022年公司向中国电科B8单位销售150442.48元,且2022年未向中国电科B9单位进行销售。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