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有股份存实控人易主风险,韩越被捕或因旗下P2P爆雷

时间:2018-09-11 17:55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89 次

2018年8月27日,一则关于深圳九有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以下简称“九有股份”,证券代码:600462)、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晓金控”)实控人韩越被捕的消息在资本圈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年之前,春晓金控以7.5亿元的价格通过受让九有股份第一大股东天津盛鑫的100%股权入主九有股份,一时风光无限。一年之后,春晓金控法定代表人韩越被抓,其受让股权浮亏近5亿元,股权危机凸显,公司存在实控人易主的风险。

而这一切或都与韩越及春晓金控旗下多个P2P平台遭遇爆雷有关联。

冻结股权存爆仓风险,公司实控人或将再易主

    在九有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之后,九有股份表示目前经营管理各项工作稳定正常,暂未受到影响。不过公司的股价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受此消息影响,8月28日公司股价盘中曾长时间跌停,8月29日收盘大跌逾6%,报收于2.63元。而在9月3日当天,公司股价盘中最低价仅为2.52元,短短 5个交易日最大跌幅逾18%。长期来看,春晓金控一年前以每股约7.4元入主九有股份,随后受多种因素影响,股价长期处于下跌,该笔投资目前已浮亏近5亿元。

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根据《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在抓捕韩越的同时还冻结了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盛鑫”)持有公司的股份101,736,904股,而该笔股权本身或已存在极大的风险。

在2017年10月30日至2017年11月16日期间内,天津盛鑫因融资需要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先后分三次质押3250万股、2850万股以及880万股押给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又在2018年1月26日质押给长城国瑞证券有限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3,193万股。天津盛鑫四次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10,173万股,占其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的99.99%。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目前,质押的880万股公司股权已于2018年8月14日被提前购回,而该笔股权第二天就被用于第一笔和第二笔的补充质押。

经过查询得知,前两笔股权质押当天,公司股价在5.5元附近波动,而第四笔股权质押时,当天公司股价在4.6元附近波动,而2018年8月14日当天公司股价仅在3.3元附近波动。虽然具体的质押价格我们不得而知,但综合现有的信息来看,我们推测公司前两笔股权质押或已超过担保警戒线,因此才需要补充质押。而第三笔股权质押或许正此险才被迫提前赎回用作前两笔股权质押的补充质押物。

距8月14日过去近一个月,然而目前公司股价仅为2.76元,就像一个不断充气的气球,公司质押的股权的爆仓风险似乎越来越大。

此外,一旦韩越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坐实,其所持有的股份或将被公开拍卖,实控人或将再度易主。

春晓金控溢价受让股权或有蹊跷,资金来源存疑

    九有股份目前业务主要为经营手机相关的原材料采购及销售业务。查询春晓金控入主前的公司年报(2013年度-2016年度),公司的业绩可谓“惨不忍睹”。公司2013年度-2016年度的每股净资产大约在0.5元至0.6元波动,企业的内在价值并不高;公司2013年度-2016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为720万元、220万元、-3491万元以及1161万元,企业的盈利能力并不强。如此普普通通的一家上市公司究竟是如何吸引到春晓金控大手笔入主的呢?

2017年8月24日,春晓金控与朱胜英、李东峰、孔汀筠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实控人变更为韩越,受让价格高达7.5亿元。在关于公司实控人变更的公告的内容,我们发现这样一条信息: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 12 个月内,春晓金控没有改变上市公司现有主营业务的计划或方案。经过分析之后,我们认为春晓金控可能并不在意九有股份的主营业务究竟如何,反而是存在借壳上市的可能性。(所谓借壳上市是指一家私人公司通过把资产注入一家市值较低的已上市公司,得到该公司一定程度的控股权,利用其上市公司地位,使母公司的资产得以上市。)但是近年来由于价值投资逐渐得到投资者的认可,爆炒壳资源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壳资源的价值也是一降再降,而春晓金控却选择以高出当时二级市场股票20%左右的价格入主九有股份,让人匪夷所思。

而且韩越收购九有股份资金来源也成谜。这次收购,股权交易总价约为7.5亿元。根据春晓金控披露,其中5亿元来自于自有资金(源自股东实缴的注册资本),另外2.5亿元借款由韩越无偿提供。韩越之前曾在齐鲁证券负责新三板业务,但薪资收入显然不足以使其入主九有股份,韩越则表示,其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但是网络上关于其家族的资料少之又少,资金的来源真实度成疑。而春晓金控旗下的春晓天泽曾在2017年1月5日投资君融贷8000万元,在2017年3月29日投资聚财猫1亿元。两大平台的爆雷无非是由于资金链断裂,平台的资金去向成谜,是否进了某些人的口袋用于肆无忌惮的高价收购股权,假以时日相信警方会给大家一个确切的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距离上述权益变动正好过了12个月,在这个敏感的时刻,韩越却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逮捕,对于当下风雨飘摇的九有股份未来是选择继续大力发展当前的主营业务亦或是进行资产重组改变主营业务等,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韩越被抓或缘于旗下P2P平台爆雷 

    就在近期,春晓金控与上市公司天泽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深圳春晓天泽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晓天泽”)在投资P2P平台时栽了跟头,爆雷不断。其中,春晓天泽持股15%的牛板金,持股16%的君融贷,以及获得春晓天泽A轮1亿元融资的聚财猫等在2018年7月份悉数爆雷。

截至目前,牛板金的官方网站已无法打开。而据之前的信息显示,平台逾期金额达到近亿元,仅提现功能正常运作,无法赎回、兑付等。随后,CEO王旭航给出“每周兑付不低于1000万,持续兑付2年”的兑付方案。但有部分网友表示平台爆雷已一月有余,仍未得到兑付,未来牛板金是否会兑现其承诺,做到合理退出,我们将持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无独有偶,君融贷的官网也已关闭,据相关信息显示,君融贷CEO吴隽在逾期公告中承诺不跑路,不失联,并给出了逾期兑付方案。不过君融贷的方案中信息披露的完整度似乎大打折扣。首先,君融贷并未公布具体的逾期项目,难道所有的项目都逾期了?其次为何拟引进的资产公司为何只愿意用本金价格的50%收购出借人所持债券,这家管理公司又是何方神圣,投资者的利益是否得到了保障?最后原定于8月20日出具的委托催收方案似乎也难觅踪迹。

而聚财猫的官网目前仍可访问,但值得一提的是其于2018年7月18日凌晨发布的清盘公告在官网上却不翼而飞了。从网友保存的聚财猫清盘公告来看,聚财猫选择良性退出,其CEO薛亮作出郑重承诺不跑路、不失联,并保证每天都有还款。然而7月18日当天,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就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聚财猫”)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进行立案侦查。所谓的良性退出遭遇狠狠地打脸。

此外据有关媒体报道,在维权的QQ群中还流传着,已经爆雷的石头理财和抓钱猫可能也与春晓金控存在关联关系。

据春晓资本对外称,春晓资本投资P2P平台,均系财务投资,不干涉其经营,若果真如此,则旗下P2P平台爆雷,与其关系不大,不会牵扯上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的问题,这从已爆雷的平台的情况来看,确系财务投资的资本机构一般是退回款项,并没有追究刑罚责任。而根据韩越被抓来看,其财务投资的声明或许不可靠,内情并不那么简单。

查询九有股份的公告得知,公司并未对春晓金控旗下爆雷事件作出任何的解释说明。

而事实上,近年春晓金控多次被举报,称其涉嫌违法违规。

早在2017年8月29日,在公司发布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上海证券交易所收到有关春晓金控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的举报,并对公司出具《关于对深圳九有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举报事项的问询函》。

举报称,春晓金控的关联企业君融贷及其全资子公司从事供应链服务,与九有股份旗下的九有供应链及润泰供应链存在同业竞争关系。此外,举报还称,春晓金控存在自我融资(涉及君融贷、北京弟傲思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课栈网)、自我担保(涉及上海君记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君记保理控股股东大连平安、大连君融贷)、同一应收款项重复保理(涉及君融贷、课栈网)以及校园贷(涉及君融贷、课栈网)等。

从以上情况分析,韩越被抓,或许与其投资的P2P平台爆雷有关联。而P2P平台爆雷或许与韩越收购九有股份有关联。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