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音电子具有客户优势 但信披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时间:2022-09-14 12:33 栏目:公司, 行业观察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352 次

信音电子(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信音电子;证券代码:831741.NQ)主要从事连接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产品主要应用于笔记本电脑、消费电子和汽车等领域,目前正在冲刺深交所创业板IPO。

据招股书,信音电子是华硕、联想、惠普、宏基等电脑品牌的合格供应商,并与纬创资通集团、广达电脑股份有限公司、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鸿海;证券代码:2317.TW)、仁宝电脑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英业达股份有限公司等知名代工厂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2019年至2021年,信音电子实现营业收入72386.66万元、86763.12万元、95134.16万元,实现归母净利润5407.50万元、10238.78万元、10372.44万元。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信音电子共计拥有境内专利技术232项、境外专利技术156项,其中,包含发明专利7项、外观设计11项、实用新型370项。截至2021年12月,信音电子共有10个料号的USB4的产品通过USB-C Receptacle 40Gbps连接器认证,在全球范围内位列第三,在中国内地位列第一。

但我们研究发现,信音电子的招股书与挂牌期间发布的公告披露的信息存在巨大差异,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挂牌期间,信音电子还曾遗漏主要关联方和关联交易。

招股书与挂牌期间披露的信息存在巨大差异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信音电子的合并范围并未发生变化。招股书称,2019年末,信音电子的劳动合同员工人数为1094人,但据信音电子年报,2019年末,信音电子的在职员工总计1774人,与招股书披露的员工人数存在巨大差异。

另外,招股书显示,2019年末,信音电子的劳务派遣人数为153人,劳务外包人数为415人,即使计算劳动合同员工人数、劳务派遣人数、劳务外包人数之和,也仅为1662人,仍明显低于信音电子2019年年报披露的员工人数。

苏州信音连接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信音)为信音电子的子公司,其盐城分公司2019年的工商年报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为2094人,远高于信音电子招股书披露的员工人数、用工总人数,也远高于招股书披露的2019年信音电子合并口径的社保缴纳人数988人。

同时,即使按照劳务派遣人数为153人计算,信音电子2019年末的劳务派遣用工占比为12.27%,已经高于《劳务派遣暂行条例》规定的劳务派遣用工占比不得高于10%的上限。

吴兆家为信音电子的监事,信音电子(中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信音)为信音电子的子公司。信音电子在新三板挂牌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称,2001年9月至2007年2月,吴兆家任中山信音副总经理,2007年2月退休。但招股书称,2001年8月至2007年2月,吴兆家先后任中山信音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位。信音电子的招股书与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核心人员的任职信息存在差异。

信音(香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音控股)为信音电子的直接控股股东、关联方。招股书称,2019年末,信音电子对信音控股的其他应付款余额为699.53万元,但据信音电子的年报,2019年末,信音电子对信音控股的其他应付款余额为698.50万元。

另外,信音电子的招股书与其年报中披露的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等信息也存在诸多差异。

招股书称,2019年,信音电子的第三大供应商为禾创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第四大供应商为昆山沃崎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第五大供应商为整隆集团及其下属公司,但其年报披露的第三、第四、第五大供应商分别为整隆电子(苏州)有限公司、杭州金超物资有限公司、昆山大瑞来机电有限公司。

对此,信音电子解释称,招股书披露的口径为集团口径,新三板年报披露的口径为供应商单体口径,同时,由于新三板年报对部分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未统计完整,导致招股书与新三板年报披露的信息存在差异。这是否说明了信音电子的内部控制较为薄弱呢?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八方电气(苏州)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八方股份;证券代码:603489.SH)为信音电子的客户、供应商,信音电子向八方股份销售连接器、采购插头线。

信音电子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信音电子对八方股份的销售金额为985.35万元,但据八方股份的招股书,2018年,八方股份向信音电子采购线束的金额为1103.57万元,即八方股份披露的向信音电子采购单一产品的金额高于信音电子披露的对八方股份的整体销售金额。

苏州谦领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谦领)为信音电子2020、2021年第四大供应商、主要劳务外包供应商,于2019年4月25日成立。信音电子的招股书称,信音电子于2019年6月开始与苏州谦领合作。但在交易所询问2020年信音电子对苏州谦领采购金额同比大幅增长的原因时,信音电子却回复称,信音电子自2019年8月开始与苏州谦领合作,与招股书披露的开始合作时间存在差异。

招股书称,2019年,信音电子采购电量884.27万千瓦时,购电金额为770.94万元,按此计算,信音电子采购电量的均价为0.872元/千瓦时,但招股书称,2019年,信音电子采购电量的均价为0.86元/千瓦时。这似乎已经不能用四舍五入产生的差异来解释了。

信音电子的招股书将单体设备账面原值在50万元以上的生产设备认定为主要生产设备。招股书显示,2021年末,信音电子有1台原值为54万的2WW1585-000111F全自动组装机,成新率为37%。而据信音电子2021年6月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21年3月末,该台原值为54万元的全自动组装机的成新率为59.26%。按此计算,该设备的年折旧率为29.68%。

但据信音电子的招股书,信音电子对机器设备计提折旧的年折旧率为9%至18%,前述全自动组装机的实际折旧率似乎与招股书披露的折旧政策不符。

挂牌期间曾遗漏主要关联方和关联交易

信音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湾信音)为信音电子的最终控股股东,甘信男为信音电子的董事、创始人,并担任台湾信音的董事长。Singatron Enterprise Co. Ltd (USA)【以下简称:SE(USA)】为甘信男之弟甘仕男及其配偶吴瑶玲合计持股100%并分别担任董事长、财务总监的企业,为信音电子的关联方。

同时,SE(USA)为信音电子的主要经销商。

2019年至2021年,信音电子的经销模式收入为6880.22万元、7730.39万元、9659.75万元,对SE(USA)销售货物的金额为5408.36万元、6243.09万元、7269.38万元,占经销金额的比例分别为78.61%、80.76%、75.25%。另外,信音电子还替SE(USA)为其客户开发定制化模具,SE(USA)还为信音电子在欧美提供产品销售推广服务。

然而,信音电子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并未将SE(USA)认定为其关联方,也未将与SE(USA)之间的交易作为关联交易列示。

同时,招股书称,信音电子的最终控股股东台湾信音是信音电子在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销商。不过,在2020年8月之前,台湾信音并非直接向信音电子采购,而是通过承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德电子)向信音电子采购。

对此,信音电子解释称,因为承德电子专业从事贸易业务,熟悉报关流程,所以台湾信音通过承德电子向其采购。考虑到能够提供报关服务的企业数不胜数,这个解释听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合理,更有甚者,信音电子称,2020年8月起,由于台湾信音开始直接向信音电子采购,不再通过承德电子采购,承德电子因其自身采购量较小,由直接向信音电子采购改由向台湾信音采购。这样看来,信音电子、台湾信音是否是利用承德电子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呢?

除了上述问题外,信音电子似乎还对竞争对手有一定依赖。鸿海为信音电子主要客户及招股书认定的主要竞争对手。据招股书,信音电子的DC Jack线缆组合产品、RJ45连接器和USB3.0A型插座连接器产品使用鸿海授权的专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