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为音乐买单

时间:2014-04-21 16:25 栏目:酷公司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959 次

作者:邓若楠   来源:投资有道11年6月刊

在一个鲜少有人愿为音乐买单的时代,一个公司却开始了一项定制背景音乐的生意,并以收费为盈利方式。它能成功么?

“怎样盈利?”这几乎是缪尚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戚渊在创业之初,每次面对投资人都会碰到的第一个问题。

从他的创业方向来说,这一点确实值得怀疑。

2009年底,戚渊创立了这家为各种经营机构、场所提供定制环境背景音乐服务的企业,是国内首批专业从事数字公播音乐市场运作的服务和运营商。

面对一开头的提问,戚渊通常用两个字回答:“收费。”

戚渊
戚渊  缪尚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曾任职广播电台音乐频道总监。

但是,全球唱片业不景气、国内版权问题纷乱不清等迷雾重重的产业背景,让这两个字支撑下的商业模式显得举步维艰。毕竟计算机和互联网为音乐创造了几乎是“技术零门槛”的分享条件,已经将“生产音乐——售卖实体产品——版权交易”这样的传统产业生态模式打击得体无完肤,为音乐买单早已被挤压到边缘。

缪尚的收费模式是,依托企业自主研发的系统技术平台与数字音频机顶盒设备,按环境、时段等因素为客户专业编排授权音乐服务,通过网络,系统可以24小时实现对音乐内容的更新。而公司收取的主要是服务费和信息费,其中包括支付给唱片公司、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等相关机构的费用。

戚渊现在将这个模式称为“类型音乐广播电台”。

“事实上,在目前的市场上形成收费价格体系是最为艰难的。”戚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最近正在着手将企业迁入上海具有一系列优惠扶持政策的国家级音乐产业基地,对于这个在国内刚起步的行业和这个年轻的企业,政策支持显得尤为关键。

卖点:音乐可增营收

声音,是五种感官中仅次于视觉的感官刺激,却能创造视觉所无法呈现的想象空间。对于企业而言,善用音乐可以突出品牌识别度,呈现独特的文化气息,提升消费者对企业的认同感。

四年前,戚渊还是某广播电台音乐频道总监。某次他与朋友一起去一家高档餐厅吃饭,因认为当时播放的背景音乐实在无法与环境匹配,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张唱片交给餐厅播放。时隔多日当他再去这家餐厅时,餐厅老板提出希望从他这里获得更多音乐,因为背景音乐竟然替餐厅召来了回头客。

“音乐产业一直在寻找新模式和新通路,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被忽略的增值点”。2001年,日本有线媒体内容公司就启动了拥有版权的公播音乐服务,目前其包括公播及词曲版税等在内的著作权相关产业的年产值达2000亿日币(约合人民币159亿),每年被记录的正版下载数达到3.6亿次。

此前美国一位消费行为专家经过研究认为,善用背景音乐可以为营业场所提高38.2%的营业额。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一些餐厅内进行的调查也表明,改变背景音乐的节奏和风格后,促进餐厅消费额平均增长了27%。而在美国一些红酒专卖店,播放适当的音乐令顾客在店内消费时间增加23%,顾客会购买产品的比例提高71%,平均每位顾客消费额增长341%。

“常有投资人问我,公播音乐的市场在哪里?我认为这个市场非常广阔、无所不在。”戚渊曾在音乐广播事业有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但在他筹备创业的过程中,他甚至找不到一家调查机构提供针对国内市场的相关分析数据。

他和美国合伙人将天使投资的近70%用于系统平台技术研发测试,剩下的用于版权支持与管理。“直到去年下半年,才正式开始客户推广工作。”

“目前来说,在内地的外资、港台资和合资企业接受度最高。他们通常提问的顺序是:‘是否有版权’、‘是否能证明版权归属’,然后才是‘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而内地企业一般提问的顺序是:‘有没有必要’、‘收费价格’和‘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戚渊说。

实际上,无论是酒店、商场、餐厅、酒吧还是商业街,播放背景音乐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认识到以音乐建立品牌识别度的重要性。

金革唱片上海有限公司总监邱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由于载体改变颠覆了音乐产业旧有模式,未来,著作权的延伸产品以及新媒体产品将是传统产业主要发展方向,“公播+专案”将形成新模式。

作为我国台湾老牌唱片公司之一,金革唱片自2005年开始在台湾开展公播音乐服务,2010年才在内地市场正式开展此项业务。

以在内地发展的台资企业为起始,现在已有包括家居连锁、餐饮连锁和百货业等在内的数十家固定客户,如正大广场、永和豆浆等,他们计划在两年内能够拥有一个超过50家的稳定客户群体。

但邱野也告诉记者,目前这项服务仍是以开拓市场为主,收费方面弹性很大,平均收费标准仅是台湾同类业务的一半以下。

“尽管我们进入内地市场的时间很长,但是过去在主营收入中,传统唱片分销发行一直占到95%。去年一年,公播音乐服务收入大约占到总体收入的10%。而随着市场发展,预计三年内,发行唱片收入与包括公播音乐服务在内的著作权延伸产品收入将各占50%比例。未来,发行唱片收入比例将进一步压缩至1/3左右。”

邱野透露,金革唱片在台湾地区的公播音乐服务年收入大约为300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75万),“面对广阔的内地市场,我们看好这项业务的年收入将以超过台湾地区10倍的速度增长。”

邱野
邱野透露,金革唱片在台湾地区的公播音乐年收入约675万人民币,“内地市场这项业务年收入将以10倍的速度增长。”

版权问题成市场推手

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知识产权的战略规划是重头戏之一。据了解,目前中国版权相关产业对国民经济贡献占国内生产总值近7%。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区版权相关产业增加值占其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在9%至12%。

但是,国内知识产权相关法律体系仍然不够完善,存在诸多缺陷。关于版权的权限、归属等问题仍然存在诸多模糊和误区。

近期,商业场所因播放背景音乐被判侵权的案件屡屡发生。使用盗版当然违法,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商业场所即使购买正版唱片,购买者也并不享有该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也就是说,个人欣赏可以,“表演”则不行。在商业场所内公开播放是对音乐作品著作权人表演权的使用,必须经过许可授权并支付相应的费用。

据悉,此前诸如一些大型跨国企业在使用公播音乐或音像制品时,对接的机构通常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这两家协会的性质都是非营利性的社团,其权限并非来自于国家授权,而是来源于与音乐或音像作品著作权人所签订的合同。

邱野告诉记者,比如金革唱片对授权使用的音乐作品本身享有合法权利,并且没有授权给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进行集体管理,可以自由行使相关的著作权利,包括许可他人使用表演权,于公共场所播放。因此,客户便不需要再向音著协或其它机构支付费用。

在某种程度上,纠结的版权问题更催生了对带有中间性质的专业音乐服务运营商的市场需求。这些服务商一方面可以提供合法授权的音乐,另一方面“以服务为立足点”,对大量曲目进行专业编制定制。

“随着有音乐专业服务需求的企业数量越来越多,维权意识逐渐清晰,市场逐渐成熟和规范,公播行业的投资回报可期。”邱野说。“以前做音乐产业是B2C,现在是B2B。要成为企业的专业音乐顾问。”

由于获得了上海最大的版权音乐数据中心——上海新汇文化娱乐集团的大力支持,戚渊的缪尚科技打出了“全国数字版权音乐经营的先驱者之一”的名号。新汇文化娱乐集团旗下拥有上海音像、上海声像、新索声像等多家唱片公司,还通过版权互换获得了众多海外音乐版权。

“数字音乐是传统音乐产业的希望。”戚渊说。“我们给予著作权相关所有人的费用一分都不少。”

据IFPI国际唱片协会发布的数字显示,2010年全球数字音乐营收达到4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而授权的音乐服务多达400多项。

目前,缪尚的数字音乐库里已拥有上万首曲目,而一个定制的“类型广播电台”的频道一年对曲目的需求量大约在1000到2000首。

请为音乐买单
目前,缪尚的音乐库里已拥有上万首曲目,而一个“类型广播电台”一年对曲目的需求量大约在1000到2000首。

要证明“蛋糕”可以做大

“我们在考虑引进下一轮投资,现在也有风投机构前来主动寻求合作,他们不再首先询问如何盈利,因为已经看清我们的商业模式。虽然起步不错,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证明自己的模式是走得通、走得大的。”戚渊说。

“扩大市场是关键。目前看来销售产品和开发客户是我们的弱项,我希望能在未来几个月内使客户量得到大幅提升,尤其是内地企业客户量。”

市场的形成除了法制完善,势必还需要社会公众养成合法使用正版音乐的意识,以及企业通过使用专业音乐提升品牌形象和行销水平的观念。

根据金革唱片对内地市场一项调查显示,市场上仅有3%~5%的企业对公播音乐服务有主动需求,大约15%的企业表示可以接受,而差不多70%~80%的企业还没有这方面的认知。

“内地企业的基础量最大,他们的认知度决定了未来市场规模。”戚渊表示。

尽管他的创业迄今还没有实现盈利,但戚渊认为,项目概念清晰、保持实用稳定的系统技术、拥有版权音乐支持等优势,将会让企业在潜在的巨大市场中分到一杯羹。

“我们的市场未来不仅局限在B,还将延伸到C,通过与智能终端的合作,就可以为家庭或个人打造定制的‘类型音乐广播电台’。”他说。“我们的野心是到2014年终端数量扩展到100万台。”

公播音乐

公播音乐即公开播放的音乐,如餐厅、咖啡厅、购物中心等场所播放的背景音乐。只要牵涉到营业行为,店家就必须取得音乐公开使用的权利并支付相关版权费用。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