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勋金融离奇“私有化” 钜派投资该担何责?

时间:2017-09-19 18:40 栏目:资讯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96 次

​    在互金平台亏损连连的大背景之下,翼勋金融还能获得净利润1325.08万元无疑是成功的。而原本属于钜派投资这家上市公司的翼勋金融,离奇脱离上市公司,变成了钜派投资少数人的“私人公司”。

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翼勋金融)在互金行业有一定的知名度。它旗下的互金平台钜宝盆也有一定的成交金额和粉丝人数,经营业绩不算差。根据德勤会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翼勋金融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7.73亿元,实现净利润1325.08万元,在互金平台亏损连连的大背景之下,翼勋金融无疑是成功的。

    不少行内人士都将这份成功归因于翼勋金融有个强大的靠山钜派投资。钜派投资的全称是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上海钜镶、香港钜派和开曼的钜派控股等的多层次协议控制,该公司最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公司简称JP。

但是,很少人知道,翼勋金融现在的这份成功其实已经不属于这家美国上市公司,它只属于钜派投资的少数股东和高层,因为早在2016年开始,翼勋金融就通过一系列运作,从上市公司的手中脱离出来,变成了钜派投资少数人的“私人公司”。而投资有道记者通过仔细研究相关公告,发现这一系列的“私有化”过程似乎不太合规,同时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其它股东的利益,疑是一起典型的实际控制人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需要监管部门审查定夺。

翼勋金融原本是钜派下的“蛋”

翼勋金融是2015年4月成立,当时的股东是何旭华、羊仲清、王晖和上海镛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镛华资产),实缴注册资本2360万,其中羊仲清出资1000万,占比最大,镛华资产的背后是何旭华、陆明星等四个自然人股东。

从这里看,翼勋金融似乎与钜派投资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2015年11月举办的“钜派投资集团战略发布会暨股权投资策略会”上有一个“钜派投资跨入互联网金融时代开启仪式”,有媒体报道称,钜派投资集团创始人胡天翔先生介绍,为满足客户更丰富多样的理财需求,钜派在今年4月启动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局,成立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翼勋金融。胡天翔是钜派投资当时的核心人物,在公开场合应该不会乱讲。

如此判断,翼勋金融自成立开始就是钜派投资的,何旭华、羊仲清等几位个人股东可能是代替钜派投资出面持股,而且这些人也很有可能就是钜派的员工或者关系户。

2015年钜派投资集团跨入互联网金融开启仪式

钜派投资集团创始人、联席董事长兼执行董事长胡天翔会上讲话

    在四个月后的2015年9月,钜派投资开始正式登场,一举直接控股翼勋金融。收购完成后,翼勋金融的股东变更为钜派投资和倪建达、胡天翔等,其中钜派投资占股78%,是控股股东。2015年11月,这次股权转让完成工商变更。至此,“私生子”正式上了户口本,翼勋金融名正言顺地成了钜派投资的控股子公司。

在钜派公布2015年年报中,投资有道记者也发现了类似的描述。

钜派投资以266.86万美元收购了拥有P2P平台钜宝盆的翼勋金融,持有其78%的股份。

资料来源:钜派2015年年报

翼勋金融离奇“委身”武欧管理

    2016年9月6日,也就是在钜派投资正式控股翼勋金融一年后,资产剥离大戏开始上演。上海武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武欧管理)从上海钜派等股东手中受让了全部翼勋金融的股权,翼勋金融成为武欧管理独资的公司。而武欧管理的股东是两个自然人,一个姓欧,一个姓武,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成立于2015年8月,与钜派投资看上去没有任何关系。比较奇怪的是,这次股权转让到2016年12月31日都没有完成工商登记备案,一直拖到2017年7月4日才完成工商变更。

武欧管理受让翼勋金融股权是真是假,我们暂且不论。只是奇怪这个注册资本1000万的公司怎么能够有钱来收购翼勋金融这个实缴注册资本达到2360万元的公司了?投资有道记者经过仔细查询公开资料,在翼勋金融自己的年报中发现了端倪:翼勋金融2016年底的其它应收款中,武欧管理占有2400万,而且到2017年4月14日前,武欧管理才归还2300万,年报为此特别做出了备注,但是,年报没有进一步披露这笔借款是什么原因。

就看金额的数字,这2400万其它应收与翼勋金融的注册资本2360万元非常接近,难道是翼勋金融借钱给武欧管理,武欧管理再用这笔钱来收购翼勋金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就是翼勋金融自我“赎身”吗?武欧管理难道就是出了一个名义而已?记者不得而知。

数据来源:翼勋金融2016年年报

    但是,问题也来了,此时的翼勋金融是美国上市公司钜派投资的资产,其处置过程应该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要经过相关流程,而且不能在交易过程中损害钜派投资所有股东的利益。记者为此特意查阅了钜派投资2016年的年报,但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这笔资产处置的说明。

更加奇怪的是,在2016年的年报中再没有关于翼勋金融、钜宝盆的任何信息,该公司就仿佛不存在一样,但是在2015年的年报中,至少有近20处地方提到翼勋金融、钜宝盆等的相关信息。2015年收购翼勋金融有详细披露,为什么2016年处置就没有任何信息披露?钜派投资是否属于故意隐瞒此次资产处置价格等关键信息了?

翼勋金融正式变成钜派高层的“私品”

    虽然翼勋金融被武欧管理收购100%股权是2016年9月的事情,但是不知什么原因,2017年7月才完成工商变更。更加奇怪的是,工商变更完成仅仅一个多月,2017年8月,武欧管理又将翼勋金融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翼勋企业),翼勋金融变成了翼勋企业的独资子公司,那么,这个翼勋企业又是何方神圣?

翼勋企业成立于2016年6月,本来是翼勋金融投资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但是在2016年9月5日,该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姚伟示、何旭华、胡天翔、杨阳及上海涛鹏企业管理有限公(简称:涛鹏企业)等16个股东。2017年3月,杨阳等7个股东出局,翼勋企业的股东变更为现在的9位股东,分别是涛鹏企业和王晖、姚伟示、刘敏、李良、倪建达、胡天翔、羊仲清、何旭华。

    细看这些自然人股东,几乎个个都有来头。在钜派2016年年报中显示,倪建达为钜派投资董事会联合主席兼执行主席,持有翼勋企业2%的股权,相当于间接持有翼勋金融2%股权;王晖为上海钜潇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上海钜潇为上海钜镶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也是钜派投资的关联公司,王晖持有翼勋企业5%的股权;姚伟示为钜派投资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总裁,持有翼勋企业3%的股权;刘敏为钜派投资CFO,持有翼勋企业2%的股权;李良为钜派投资COO,持有翼勋企业2%的股权;胡天翔为钜派投资董事长,持有翼勋企业3%的股权;羊仲清出资54.05万元与胡天翔、倪建达、刘敏等人共同设立了上海润钜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羊仲清持有上海润钜金融43.24%的股份,羊仲清在翼勋企业中持有18%的股份。

    2015年钜派投资年报显示钜派投资拟收购上海润钜43%的股权,而在2016年钜派年报中显示收购上海润钜未能如期完成,管理层仍处于评估中。何旭华和羊仲清还是2015年4月成立翼勋金融时的股东,按照胡天翔的说法,翼勋金融就是钜派投资成立的,那此两位股东很有可能就是钜派投资高管或股东委派的名义持股人。

而且现在翼勋金融的CEO还是胡天翔,并且其在2016年的年报中还是钜派投资的重要股东和高管。所以,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实质管理上,翼勋金融实际都应该算作钜派投资的关联企业,也是钜派投资一些高层的“私人物品”。

上市公司剥离子公司卖给高管尽管不那么好看,但也不是法律所禁止,关键是这种关联交易需要严格审查,杜绝利益输送。但是,聪明的钜派人想了一个办法就成功规避了关联交易。翼勋金融2016年9月被钜派投资出售给武欧管理,不是关联交易,然后2017年8月,翼勋金融被武欧管理出售给翼勋企业,那也不是关联交易啊!

但钜派不要忘记了,关联交易的审查是实质重于形式。请问翼勋金融出售给武欧管理的价格是多少?武欧管理收购翼勋金融的资金来源是哪里?请问武欧管理收购翼勋金融后,原来钜派投资派出的管理人是否仍然实际控制翼勋金融?武欧管理在收购一年之后为什么又愿意将翼勋金融出售?

仅从2016年的财务指标来看,翼勋金融也是一块相当不错的资产,为什么会被钜派投资抛弃给武欧管理,而后又神秘地回到翼勋企业这家众多钜派人投资参股的公司手中?这是一个需要揭开的谜团。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