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而不耀的“梁玥式”艺术

时间:2014-06-03 17:13 栏目:新青年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424 次

作者:李启超   来源:投资有道14年1月刊

1999年投身于艺术实践的梁玥虽然年纪不大,却也当得起“资深”二字。她在摄影和录像艺术上有着很个性化的创作语言。

  艺术不是一种产品,我想做就做,我不想做就不做,就像艺术家如果和画廊老板之间不能相互理解,相互体谅,完全是经济上的利益关系的话就没有多大意思了。       --梁玥

201209B-01
201209B-01

  与其他艺术形式相比,摄影和录像艺术还非常年轻,而能够在艺术殿堂中名声响彻云霄的女性摄影艺术家更是凤毛麟角。女性从艺术中的被凝视、被赏玩、被塑造,到通过她们的镜头转而为凝视,自我发现并通过摄影表现她们极为强大的内在张力。有人评价“梁玥十年一剑,砥砺不辍,感人肺腑。人生即展览,艺术家所经历的、所执着的和所坚信的被一种近乎冥想的方式呈现出来,让观者窥之一斑。然观看所映照的并非铜镜,而是一种充满生机的感悟。”

1999年投身于艺术实践的梁玥虽然年纪不大,却也当得起“资深”二字。她在摄影、录像、装置、绘画、声音多种艺术形式上全面出击。但是,摄影和录像却是她最钟爱和常用的创作语言。梁玥说:“因为它们记录图像的方式很快速直接,更加符合我看待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另外我想说的是表达手法的运用其实是一个很个性化的选择,而个性是我超越理性和逻辑并作出选择的唯一理由。”

安静的房间

近期,梁玥在她最新的艺术展“安静的房间”中将极简的录像艺术风格发挥到了极致,展出的6件录像作品,分别是《月球》、《20130920》、《20130921》、《20130429》、《20130716》和《安静的房间》。仅仅看标题,我们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其中的四件作品名称只是拍摄日期而已,至于作品的内容我们完全无法从标题中获取,这样的命名和“无题”并无二致。从标题的命名就能发现梁玥艺术创作中重要的特征:从标题开始,单刀直入去除所有可能造成观众联想的任何意义。

这六件作品所描述的主题只有一个:自然之景。它唯一的例外出现在三屏作品《安静的房间》中,在倒黄金分割点上出现了一段极为嘈杂的公路车行声,它打破了自然的宁静与平和,但很快又回复到宁静中去。这些作品所描绘的自然之景从月面到天空,海面到河面,蛛网到飞鸟,远山到近株,落叶到苍松。它们一致呈现出的温柔正是这种宁静的聚敛,这种聚敛将时间摈除在空间之外。

当我们仔细观看这六件作品,其中二件作品为固定的单镜头,二件作品由三个固定单镜头组成,一件作品由四个固定镜头组成,而唯一一件三屏作品也只是由多个固定镜头组成。所有作品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上都呈现出强烈的静态特征。其次,这六件作品中的五件,声音被完全抽离,只有三屏作品《安静的房间》有拍摄时现场录入的自然声响,但大部分时间也几近无声。这样,通过静态无声的画面,观者很容易被带入到几近冥想的状态之中。

进一步观察每件作品,我们发现固定镜头所摄取的影像并非“静态”,它们或以肉眼几乎观察不到的速度移动,或呈现大幅度的无规则运动。前者要求观众以极为安静的心态高度投入其中方能看出微弱的变化,而后者固定镜头和所摄之物的运动之间产生的矛盾,让画面从不变的沉闷中彰显活力。

再进一步,我们发现在唯一有声音的作品《安静的房间》中,镜头却屡屡出现故意的虚焦现象。在另一件作品《20130920》,被浓雾笼罩的远山和特写的近株间,一种强烈的虚实关系被凸显出来。而在《20130429》中,梁玥利用焦距极为缓慢的拉伸制造出虚实的转化,或者以浅焦方式虚化远景来突出被摄的近景。虚焦现象是梁玥几乎绝大多数作品的一个显著特点,无论是梁玥自言“本能感觉”的虚焦还是因为手持的不稳定性造成的,这种虚实变化扩大了梁玥作品画面的深空感,这种深空感类似于中国古代绘画理论中远山无皴,远水无波,远人无目的透视效果。

源自每天扑面而来的世界

梁玥在《安静的房间》展览中向观众传达的核心理念。无论是她之前作品中出现的喧嚣城市还是这六件作品中静谧的自然,都表达着这样一个朴素的哲理。只不过这个哲理被泛滥的影像世界所污染和吞噬,被过度的炫技和声响所肢解,被廉价的煽情和头头是道的说教所蒙蔽。她是这样解释的:“我觉得这个世界本来就在这里,这些树在这里不会自己移动,移动的都是人,移动的是人看这个世界的方式。所以说我把这些方式完全排除,以它本身静置在那里的一种状态来呈现。”

曾一度,梁玥偏爱替作品安上让人出乎意料的,具有强烈个人化感受的标题,通过它们,在作品、作者与观者的三维空间上建立起“第四维空间”,籍此,将观者的思绪引向她的情绪之中。梁玥告诉笔者:“那个时候常常拍摄一些常人看似琐碎的、缺乏意义的物件,并刻意控制影调、色调,利用其造成的光影色变化来赋予被摄物以情感和意义,以主观情绪所主导的,带有非现实想象色彩的主观现实。所以,给他们安个标题会让观者直接到达这个想象现实空间的情绪中去。”

从2009年开始,梁玥开始慢慢地关注自然,在《LoopingAction》和《到海边去》这两部作品中,摄影机虽然还架在城市之中,但已成仰角姿势,摄取黑暗天空中的闪电;虽然画面中还有人,但他们已经从城市中走出,去面对自然。从无视自然到从城市中抽身拥抱自然。到了2010年,梁玥彻底将镜头从都市中猛然抽离出来转向自然。这种关注最终诞生了除上述的 6 部作品外,更有《去向》(2011)、《看鸟》(2011)、《Dasein》(2010)。这是她众多拍摄计划的一部分,但这种转向和她之前的创作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反差。梁玥说:“我是看香港武打片长大的,读书之外的娱乐就是看看各种电影,我喜欢和父母聊天,听听我所没经历过的世界。对于创作的影响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个每天扑面而来的世界吧。”

金钱是什么?

虽然梁玥早已忘记第一次卖掉自己作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但她并不随便出售它们,哪怕手里缺钱的时候,“我会希望买的人可以好好保存它。不随便卖给带有某种不好的目的的人。这样筛选下来的买家也是很好信任的吧。”梁玥说:“艺术不是一种产品,我想做就做,我不想做就不做,就像艺术家如果和画廊老板之间不能相互理解,相互体谅,完全是经济上的利益关系的话就没有多大意思了。”

“这些其实都是有商业标准的,我自己的作品我不关心价格是多少,而是说我对它是否满意,我觉得它是满分但是市场上没有高价那也没问题,也许别人做得比我好。我觉得这还是个轻松的问题。对于评判价值,我就看国际市场定价,觉得满意的话再加点价。要和周围的东西有个参考,不能漫天要价。我会问别人。这都是做买卖呗。当然能多卖点最好啦。”对于艺术市场梁玥表现地非常单纯,“至于画廊老板该分多少钱给我,我也不知道,画廊老板帮你做广告帮你把作品推出去他也是付出很大努力的,所以报酬够我用的就很好。”

梁玥

  梁 玥

1979 出生于上海

2001 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

现工作和生活在上海

个展纵览

2013 梁玥: 安静的房间 香格纳H空间,上海

录像局·档案10: 梁玥,录像局 北京

2011 诸多,梁玥个展 上海

2010 海上姐姐 旧金山艺术委员会画廊

(SAN FRANCISCO ARTS COMMISSION),旧金山,美国

2009 梁玥,安特卫普图片美术馆艺术家居住项目

比利时

2007 一个展览 泉水边画廊,上海

2006 一个下午的磕睡钟,而时光都无可奈何地老去

--梁玥个展 上海

2005 停止晕眩, 梁玥2003-2005照片及录像展

比翼艺术中心,上海

2003 一些黄昏...香格纳画廊主空间,上海

2002 什么都别想 比翼仓库,上海

群展摘编

2013 叠影重重 第二届朱家角当代艺术展 朱家角,上海

进化:惑 元·空间,北京

N分钟影像艺术节,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

上海惊奇,一场关于上海当代艺术的群展

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

海上,上海

2012 影子的一课 OPEN EYE画廊,利物浦,英国

丽丽皇后的花园,鸟头、陈晓云、耿建翌、梁玥、

孙逊、杨福东 影像与摄影

香格纳画廊主空间,上海

影子的一课,中英艺术家影像作品交流展

香格纳H空间,上海

无差别--当代艺术展,荔空间,北京

流泪的眼睛: 来自上海的视频艺术展

林茨国家美术馆,奥地利

转媒体时尚艺术展,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上海

2011 另一种讲述,视点空间,上海

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年之--中国影像艺术

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

MOVE ON ASIA, THE END OF VIDEO ART

卡萨亚洲-巴塞罗那,巴塞罗那,西班牙

N分钟影像艺术节 上海

2010 弦外, 当代影像艺术展 上海当代美术馆,上海

中国发电站:第四站

PINACOTECA AGNELLI,都灵,意大利

呒啥啥,王欣/梁  新媒体展 爱普生影艺坊,上海

驻·留 奥沙画廊,上海

KAAT CELIS 和梁玥: 平行的上海与安特为普

上海世博比利时馆,上?

惠比寿映像祭 东京都摄影美术馆,东京,日本

影展

2012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多伦多,加拿大

2007 ARTISSIMA 电影节:

假上海!,从黎明至黄昏的都市肖像

MIRAFIORI MOTOR,都灵,意大利

收藏

ASTRUP FEARNLEY美术馆,奥斯陆,挪威

尤伦斯基金会,北京

香格纳点评:

自2003年首场画廊展览,过去的十年间,梁玥以摄影、录像及录像装置为主要创作语言,艺术家对于被完全忽视的“日常”的探索与追问从未间断。她的影像极具试验性与颠覆性,展现出非凡的韧性和执着。无论摄影亦或是录像,梁玥将目光落于“无聊”的日常琐碎之事,“无意义”的日常琐碎之景与“无价值”的恒久不变的自然风景。然而正是这些“无”,通过镜头的不断捕捉、纪录和追寻,最终呈现出一种极富哲学化的“有”。

在近十五年的职业生涯中,梁玥用不断的“减”来简化和提炼艺术创作。从尽力减少对镜头的移动,到尽力减少影片的剪接,直至单镜头并抽离声音。这种“舍去”使其最终提纯“得到”近乎冥想的艺术作品。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