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在上研所讲话:要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

时间:2018-09-04 11:00 栏目:非常道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15 次

6月底7月初,任老爷子去卢旺达、乌干达、肯尼亚、加纳等非洲国家转了一圈。这些国家在我们印象当中,不仅是环境恶劣,生活艰苦,还是战争、动荡、疾病的代名词。即便想去非洲大草原看看野生动物,但总提不起这个勇气。而任老爷子说去就去了!也没对外透露有谁陪同。

7月13日,任正非又马不停蹄地出现在上海,不过,这次没人在机场拍到老爷子拖着拉杆箱的身影,当然还是可以想见,这次同样是没有专车接送的。一个企业领导人,如果不深入基层,不走进员工队伍,不访问客户,其实很难有说服力,但这些都是笨功夫,苦差事。

任正非在华为上研所听取了无线业务研发线的汇报,在这次讲话中,任正非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管理思想——ABC组织,A角定位现实主义;B角构建理想方案;C角实现自立。这个组织构建又大大超越了以前的铁三角和红蓝组织。

坚持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化的道路不动摇

多路径的好处,可以快速找到战略机会的突破点,或勘定边界。清晰战略突破点后,要敢于“范弗里特弹药量”(在战略突破口聚集人才,以及多梯次的人才布局)。

未来战略一定是多路径、多梯次的持续创新:A角定位现实主义,B角构建理想方案,C角实现自立。ABC角之间可以轮换,相互竞争,激活组织平台。A角是直攻山头,他们目标是胜利,来不及顾及更远、更宽的未来。当攻上山头,他们精力耗尽。但成功的喜悦促使他们带着产品走上市场、走上服务、走上制造,走上去领导一个产业发展的道路。同时,部分员工继续沿产品研发前行,他们也应轮换休整,也可以去市场体验一下产品的应用效果。休整好了,继续投入优化产品的道路。这时B角也补上来了,在A角攻山头的时候,他们广开视野,研究“空天一体战”如何优化对山头的攻击。这AB两股力量汇在一起,承前启后,进行产品更深、更广的改造。

C角是在某些零件得不到供应时,实现自立。我们要求无线要自立,终端要自立,光要自立……。C角之难,难于上青天,若能上青天后,干什么,就是一代领袖崛起了。领袖是在准备好了再上位的。我们要有优秀的员工愿意长期默默无闻的做C角,我们要承认C角是伟大队伍中的一员,一定不要忘了暂时作不出贡献的C角,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公司长久不衰。

我们要敢于多梯次,第一梯队赶快把产品做稳定做好让我们去卖,第二梯队就来做我们想象的、理想化的东西,第三梯队就是某些零部件得不到供应时,我也要生存。我们能做到这个水平,这就是ABC角。

无线在明确的主航道上,利用现有的组织和流程持续创新,构建大带宽低成本的管道能力。同时,无线还有一些小分队,拓展新的商业机会,沿途下蛋。既然无线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就要坚持下去,就要敢于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化前进。

不断孵化现实主义的产品与解决方案,攀登珠峰的征途中沿途下蛋 

我们说无人驾驶,其实是一个珠穆朗玛峰,是一个领袖型产业。我认为无人驾驶是基础研究,支持科学家为理想而奋斗。暂时,不要去做商用产品。先让科学家一心一意研究科学,不要顾及商业利益。沿途下蛋,将来即使是我们不能在马路上无人驾驶,可以在生产线上使用,管理流程中使用,低速条件下的工作中使用……。

无人驾驶就是爬珠峰,爬山过程中,有人可以半路去放羊,有人可以半路去挖矿,有人可以半路去滑雪……。把孵化的技术应用到各个领域中,这就是“沿途下蛋”。

同样,我们在走向5G的路上,也要将5G的先进技术先用到4G网络上,因为4G我们已经占有全球很大的份额,如果4G好用,那么这些份额就是我们的地盘。

GTS在站点规划上用人工智能,我在非洲看到,以前一个熟练工程师一天能规划4个站点,现在用人工智能一个人一天能规划1200个站点。无线也可以成立一个小组,要将人工智能做到产品中、做到站点上、做到网络里,实现电信网络的“自动驾驶”。

我们要承认现实主义,不能总是理想主义,不能为了理想等啊等啊。我们要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