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规矩:违规交易一个都不放过

时间:2018-09-04 13:53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7,327 次

自2018年1月底,沪深两市指数年内见顶以来,监管层进一步加大了打击二级市场非法交易的力度,对诸如上市公司高管层短线交易、相关人员内幕交易、部分机构及个人涉嫌操纵股价、非法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以及证券从业人员非法买卖股票等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为有效规范二级市场交易行为,净化市场环境,为市场打下了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作出了不懈努力。

国内A股二级市场,自2018年1月底以来,陷入了漫漫熊途。其中固然不乏经济短周期见顶、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偏紧,监管层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管打击了市场风险偏好等因素,但是更为重要的原因之一,是A股作为新兴市场国家尚未成熟的资本市场,在其二级市场交易的过程中,存在着诸如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公司高管层人员短线交易和不法从业人员违法买卖股票等等多种股票违法交易行为。上述违法交易行为,严重扰乱了A股二级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导致市场价格信号混乱,一定程度上瘫痪了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更遑论基于股票的价格、价值背离进行价值投资。

或许是基于对上述问题的深刻认识,继2017年监管层加强信披和发行审核监管之后,从今年二月份起,对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和短线交易等行为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强。2017年全年证监会共出具108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50份行政处罚针对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的虚假信息披露,以及券商、律所、审计机构和资产评估机构等市场中介机构,在上市保荐、兼并重组和定期报告编制过程中,出现的未能勤勉尽责的违法违规问题,而真正关注二级市场违规交易的处罚,仅有58起而已,占比仅53.70%。但是,从2018年2月初至8月15日,在短短的6个半月内,证监会出具了71个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54个行政处罚(含市场禁入决定)是针对二级市场违法交易行为的,占比已经提高至77.46%。除了两项市场禁入决定之外,在其他52个行政处罚中,有26起涉嫌内幕交易,有19起涉嫌操纵市场,有2起涉嫌短线交易,此外还有3起证券从业人员非法买卖股票和2起非法利用他人账户从事交易的行为。那些有违规交易之嫌的市场参与者,一时间噤若寒蝉。

内幕交易是第一大痼疾

在最近6个半月里,监管层处罚最多的违规交易行为,当属内幕交易。在总共52个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有26起存在内幕交易行为,占据了半壁江山。其中不乏泄露内幕信息的上市公司董、监、高管理层人员,也有根据董、监、高透露的内幕消息进行操作的内幕交易者。A股二级市场上“听消息”的老毛病,不知能否在监管层的强力打击下有所收敛?

在26起涉嫌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中,中植投资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投资)、李轩、赵云昊、杨霁因内幕交易东莞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勤上股份 证券代码:002638.SZ)股票一案,是唯一有机构成为被处罚对象的内幕交易案。时任中植投资董事长的李轩、中植投资董事总经理兼投资六部总经理的赵云昊和中植投资六部投资总监杨霁,在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间,通过了解并参与勤上股份收购北京凹凸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及其收购长沙思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两个并购事项,知悉相关内幕信息,并利用上述内幕信息,通过中植投资下属全资子公司淳安鼎泰投资管理公司、珠海星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湖州弘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证券账户,在相关并购信息公告前,提前在二级市场大量买入勤上股份股票,已经构成内幕交易行为。在经过充分调查之后,证监会于2018年7月31日向中植投资、李轩、赵云昊和杨霁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中植投资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李轩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顶格罚款;对赵云昊和杨霁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

另外25起自然人涉嫌内幕交易的案件,多数为上市公司董、监、高管理层人员向亲朋好友不当泄露内幕消息所致,其违法违规情节,大同小异。

操纵市场不仅是不法机构的拿手好戏

在总共52起二级市场相关行政处罚中,排名第二的大类,是涉嫌操纵市场。A股二级市场传说中的“机构”和“操盘手”,多数干的就是这个活。从2018年2月到8月15日期间,在19起涉嫌操纵市场的案件中,机构直接成为处罚对象的有5起,占比26.32%;处罚对象有机构背景的自然人的有7起,占比36.84%;其他7起主要由民间高手,俗称“牛散”的自然人操作,而其中最特殊且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曾经在第一财经《谈股论金》节目中,指点江山的嘉宾廖英强。

作为《谈股论金》和《谈股论金之英强开讲》的嘉宾主持,廖英强的上述两档节目在上海地区的收视率显著高于当地其他财经类节目的平均收视率,其在当地股民中人气较高。可是廖英强却利用其影响力,通过在网络和电视媒体上推荐股票,并操纵其本人及其他投资者的共计13个账户,以在荐股之前买入相关股票,并在荐股之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的卑劣手段,共计获利高达4,310.48万元。在经过详尽调查之后,2018年4月3日,证监会对廖英强“开出罚单”,没收其全部违法所得4,310.48万元,并追加罚款8,620.95万元,两者合计金额高达1.29亿元。

最可笑的是,证监会出具上述行政处罚伊始,廖英强信誓旦旦地宣称:“1个亿的广告让我家喻户晓”,颇有无所谓的气势。但是截至2018年7月2日,在证监会公布的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中,廖英强的名字却赫然在列!

此外,还有两家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非法利用他人账户从事证券交易,虽未形成对市场的操纵,并且还频频出现巨额亏损。但是当事人的初始意图,肯定不是在A股市场做“散财童子”,或与操纵市场者的思路如出一辙,差别可能仅仅在能力不济上。

上市公司董、监、高想快进快出,证券从业人员也要炒股票

除了在二级市场上摸爬滚打的部分散户和机构之外,持股期限受相关法规限制的上市公司董、监、高管理层成员们,其中一部分也熬不住手痒,还是会出现六个月内短线操作的违规行为。所谓“伸手必被捉”,他们也难逃证监会的火眼金睛。虽然在最近六个半月之内,52项交易违规的行政处罚中仅有2项涉及短线交易,但是考虑一下上市公司董、监、高的人数占A股二级市场投资者总人数的比例,3.85%的处罚占比,其发案率已经远高于普通投资者的平均水平了。

上市公司易事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易事特 证券代码:300376.SZ)的实控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何思模,借用朱某的证券账户,分别于2016年11月3日和2017年1月13日两度买入易事特股票20.41万股和20.74万股,然后又都分别在持股仅一个月左右的2016年12月5日和2017年2月3日至2月8日期间全部抛出,从而构成了短线交易的违法行为。此外何思模还有利用员工持股计划和公告高送转等手法对易事特的股价进行操纵之嫌。最终,何思模收到了证监会于2018年5月24日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对其短线交易行为给予警告,并处10.00万元的罚款。而针对其操纵市场的行为,证监会给予没收违法所得并追加等额罚款,合计金额为1.28亿元的处罚。

此外,像姚丽、姚磊、曾玉山等证券业从业人员,与上市公司董、监、高类似,都是买卖股票行为依法受限,甚至被禁止的岗位。但是上述三位从业人员不惜以身试法,最终也都受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其中姚丽还被追加了三年的证券市场禁入处罚。

无论是内幕交易、还是操纵市场,亦或是短线交易,以及证券从业人员非法买卖股票,都是证券法及相关规定严令禁止的,严重扰乱A股市场交易秩序的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近期证监会下大力气整顿市场交易秩序,对各种“听消息的”、“老鼠仓”、“庄家”、“快枪手”和不法从业人员的非法行为严厉打击,或还A股市场一个风朗气晴的交易环境,或为将来的大牛市打下良好的基础。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