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城制药IPO涉嫌财务造假

时间:2012-12-24 10:3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083 次

作者:戴奕   来源:投资有道

广东台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台城制药)IPO在即,记者调查发现,台城制药存在偷倒工业废料、隐瞒公司资产等严重问题外(详见本刊“银行存款就可再造一个台城制药 排队IPO被指人为添堵”一文),同时涉嫌严重的财务造假。

为台城制药合计贡献三分之二利润的产品是两个--止咳宝片和金匮肾气片。其中止咳宝片实现的销售收入和毛利是金匮肾气片的两倍多,所以说止咳宝片是台城制药当之无愧的核心产品。

然而在这个核心产品的财务数据中却出现了明显的涉嫌造假线索。生产止咳宝片所需的中药材中,最主要的是罂粟壳,就是俗称的鸦片壳,按照公开的财务数据,2012年上半年,其生产15527万片止咳宝共计消耗38万元的罂粟壳,而在2011年全年,其生产25675万片止咳宝却消耗了258万元的罂粟壳,两者简单对比,2012年生产每片止咳宝消耗的罂粟壳量还不到2011年的四分之一,而招股书并没有提及台城制药在该产品的配方和生产工艺上有任何调整,主要原料的使用量突然巨变显得不合常理。

罂粟壳的平均使用量前后相差四倍

“中药复方讲究”君臣佐使“的配伍理念,君药即对处方的主证或主病起主要作用的药物,它体现了处方的主攻方向,其药力居方中之首,是方剂组成中不可缺少的药物。罂粟壳浸膏即为止咳宝片复方中的君药。”这是台城制药在招股书中为大家普及的中药知识。而所谓的罂粟壳浸膏就是通过对罂粟壳进行提取和浓缩形成的膏状物,所以,罂粟壳就是生产止咳宝的主要原料。而台城制药所采购的罂粟壳全部都来自同一家供应商,其品质也应该基本一致,在配方不改变的前提之下,台城制药生产相同数量的止咳宝片所需要的罂粟壳数量也应该基本恒定。

但是,在台城制药的招股书中,不同年份生产每份止咳宝所需的罂粟壳数量全部不同,前后相差最大可达四倍。在2009年,台城制药生产了10886万片的止咳宝,共计使用了107万元的罂粟壳,平均每万片止咳宝消耗98元的罂粟壳,而在2011年,台城制药生产了28535万片止咳宝,共计使用了258万元的罂粟壳,平均每万片止咳宝消耗100元的罂粟壳,不考虑罂粟壳价格波动,两者非常接近。但在2010年,这个数据出现了明显偏差,当年共生产19040万片止咳宝,总计使用了194万元的罂粟壳,平均每万片止咳宝仅消耗80元的罂粟壳,比上一年度低20%,而实际在这一年,罂粟壳的采购价格比上一年还上涨8%。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2012年上半年,这期间台城制药只使用38万元的罂粟壳就生产出了15527万片的止咳宝,平均每万片止咳宝仅仅消耗24元的罂粟壳,不到2011年的四分之一。

记者仔细研读招股书后发现,台城制药所生产的止咳宝片只有一种剂型,都是0.35克/片,而且在报告期内,罂粟壳的采购价格从每公斤44.43元上涨到49.2元,三年的累积涨幅也有10.7%,台城制药在2012年上半年每单位止咳宝消耗罂粟壳的价值反倒只有2009年四分之一,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只是一种巧合,在2012年的上半年,一直为台城制药提供审计服务的鹏城会计师事务所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解散,两名为台城制药审计的注册会计师转会到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台城制药也随即改聘国富浩华为审计机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原来两名鹏城签字注册会计师的基础上,国富浩华派出了一名自己的注册会计师,台城制药的签字会计师变成了三名,随后台城制药补充经过审计的2012年半年报,结果就出现了2012年上半年止咳宝财务数据的严重背离。

同时,在有关罂粟壳的财务数据中,还有一个非常蹊跷的地方。从2009年开始到2012年上半年,台城制药罂粟壳的采购量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小于使用量。最明显的是2010年,当年罂粟壳的采购量只有115万元,但是使用量高达194万元,相差79万元,而三年半累积下来,台城制药罂粟壳使用量超过同期采购量122.1万元,按照2009年的采购价格44.43元/公斤折算,就是相差27481公斤。罂粟壳使用量比采购量多出近3万公斤,如果这个数据属实,那么意味着在2008年底,台城制药至少要有将近3万公斤的罂粟壳库存。如果是其它原材料,提前做到高库存也许可行,但是,罂粟壳是一种国家管控的精神类药品材料,其生产、销售等流程都受到严格控制,要在2008年底存储超过其一年使用量的罂粟壳,台城制药恐怕也不容易做到。那么,财务数据上这么大的罂粟壳缺口又是怎么回事情?难道是台城制药还有其它获得罂粟壳的秘密渠道吗?还是台城制药为了确保上市,在招股书中粉饰了财务数据。

销售费用低至令人难以置信

大多数药品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其产品生产成本都很低,而销售价格则很高,巨大的盈利?间导致生产企业众多,同类企业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为抢夺市场,各企业投在广告、宣传和学术活动等上面的营销费用往往十分惊人,所以,制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大多比较高,一般占到营业收入的20%左右,高的达到50%也不奇怪。但是,在台城制药的财务数据中,我们又一次有了神奇发现,其销售费用在最高年份2011年也只占到营业收入的6.03%,低的2009年只占3.29%。

以台城制药类似公司的亚太药业为参照,该公司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4.2亿,产生销售费用4564万,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是11%,而台城制药2011年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只有6.03%。而如果以中成药类典型上市公司同仁堂为参照,台城制药的这一数据就显得更加离谱。同仁堂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61亿,但其销售费用是10.4亿,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是17%,接近台城制药的3倍。

那么,为什么台城制药的销售费用能够达到如此低点?招股书的解释只有一句话,主要系销售模式不同所致。公司目前的产品销售模式为经销商经销模式。

记者查阅了其它制药企业的公开资料,发现经销商模式也不是台城制药的独门武器,而是一种被制药企业广泛采用的常规销售模式,用以当作解释销售费用比例偏低有些牵强。

是台城制药销售能力太神奇,还是财务数据粉饰得太夸张?

募投实施将导致产能与固定资产双双大跃进

与其它拟上市公司一样,台城制药也以近年来公司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在100%左右,产能不足的压力较大为理由,申请上市募集资金扩大产能。但与一般公司不同的是,台城制药产能扩张的步伐有点大跃进的味道,其两大核心产品的产能在募集资金到位都要扩大4倍以上,一旦销售不畅,将会导致严重的产能闲置。

按照投资计划,台城制药将投入9668万扩建止咳宝生产线,完全达成后将新增9.15亿片的生产能力,而台城制药2011年全年只销售了2.85亿片的止咳宝,要完全消化这9.15亿片的新增产能,从项目投产起算,每年的销售增长率都要保证在100%以上。那么,台城制药未来是否具备每年实现业绩翻番的销售能力,我们不敢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现在没有。从2005年,止咳宝被列为OTC品种后,台城制药就成立了专门的部门负责推广,而且还采用组织经销商年会,通过电视广告宣传等多种方式加强推广,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但就是这样,从2009年到2011年,止咳宝销量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也只有63%,而现在,止咳宝的销售基数已经很大,要想继续保持63%的增长率应该都不容易,更何况是要每年翻番地增长。

在另外一个核心产品金匮肾气片的募投扩张上,也存在类似的大跃进。2011年,该产品的销售量只有1.39亿片,而通过募集资金投入4728万后,台城制药要新增4.32亿片的产能,扩大近4倍,从投产开始起算到完全达成,以现在60%多的复合增长率,台城制药要完全消化这4.32亿的新增产能也似乎不可能。

新增产能的超规模扩张与销售能力的不匹配还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加不合理的是,为这些产能而投资形成的固定资产规模也明显夸张,与台城制药现在的固定资产规模严重不匹配。

台城制药现在的全部固定资产原价值只有8216万,而就是通过这点固有资产,其在2011年就已经实现了3.05亿的营业收入,也就是说现在每1元的固定资产每年可实现3.7元的营业收入。而按照募投计划,台城制药投入3.2亿募集资金建设止咳宝等五个项目,由此形成的新增固定资产将达到2.3亿,但能够新增的营业收入将只有4.95亿,新增的每1元固定资产只能实现2.15元的营业收入,比现在的数据减少42%,新增固定资产的使用效率明显偏低,说明募投项目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过大,明显不合理。

更为蹊跷的是,按照台城制药招股书所显示的,公司一直处于高速扩张阶段,工厂是满负荷生产。然而记者在台城制药实地采访时,几位台城制药员工和工厂附近居民均向记者表示工厂效益一般。

另据自称环保组织的人员给记者爆料,台城制药现在实际的产能远大于其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公司为了上市,故意隐藏了部分产能。对于这个信息的准确性,记者尚未完全核实。记者多次联系台城制药,希望采访公司负责人或进入工厂参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