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都要上会了,宁德时代赶快更新招股书吧,但有个别错字麻烦改一改

时间:2018-03-07 18:27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64 次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是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行业内的“独角兽”公司。该公司于2017年11月10日在证监会官方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登录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市场,计划募集资金131.20亿元,主要用于建设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和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项目等两个募投项目。

受益于传闻中监管层开放对于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等四个行业内的独角兽企业“即报即审”的绿色通道,该公司估计很快进入更新预披露阶段,上会或已不远,但是通过简单研究,我们依然发现宁德时代的招股书中存在一些需要修改的小问题,希望其能在更新预披露时完善,以保证上会顺利通过。

应收账款涨得有点快

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金额都出现了明显的增长,两者与当期营业收入之比也都出现了大幅的上升,公司或应在关注营收高成长的同时,兼顾一下收入的质量。

根据招股书披露,在从2014年到2017年6月的三年一期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71亿元、23.94亿元、73.16亿元和60.05亿元,可比前三年的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44.07%。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8.67亿元、57.03亿元、148.79亿元和62.95亿元,前三年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14.26%。应收账款的增速明显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报告期内,公司的应收账款与当期营收之比分别为42.79%、41.98%、49.17%和95.39%,出现了明显的上涨。

此外,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应收票据分别为0.00元、4.22亿元、5.70亿元和28.75亿元。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3.71亿元、28.16亿元、78.86亿元和88.80亿元,前三年年化复合增长率达到361.04%,比应收账款的增速更高。同期,两应收项目金额合计与当期营收之比分别为42.79%、49.38%、53.00%和141.06%,上涨幅度更为明显。在2017年上半年,这两个应收项目的合计金额甚至已经超过了当期公司营收的1.41倍,比较惊人!

主营业务受产业政策影响有点大

宁德时代的优势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的下游——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目前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在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竞争力与传统燃油车相比仍处弱势,产业配套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行业,甚至其上游的动力电池行业,受产业政策变动的影响非常明显。

2016年12月,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和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降低补贴金额、提高推荐车型目录门槛、补贴方式由预拨转为年度清算,就对宁德时代的主营业务产生了明显的影响。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产品的产销率分别为92.86%、87.70%、97.01%和71.93%,在上述产业政策出台后的半年内,产销率直线下滑了25.08%。同期,动力电池产品的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3.73%、41.40%、44.80%和37.05%,在2017年上半年,该业务的毛利率水平也出现了7.75%的明显跌幅。

从资产减值损失的角度来看: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259.42万元、5,543.00万元、2.34亿元和4,641.61万元,2016年的存货跌价准备较2015年增长了超过1.7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23.64%,“主要是2016年底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行调整,提高技术要求标准,能量密度较低、充放电性能较弱的产品需求大幅减少,发行人基于谨慎性原则对部分电芯、原材料等存货计提了跌价准备。”

再从营业外支出的角度来看: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固定资产处置损失分别为10.25万元、59.01万元、1.58亿元和228.45万元,2016年度的固定资产处置损失较2015年增长了约1.57亿元,同比飙升267.10倍,“主要是2016年底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行调整,提高技术要求标准,能量密度较低、充放电性能较弱的产品需求大幅减少,公司升级部分生产设备,将拆除的部分设备作报废处理……” 

与关联方交易的信息披露有点乱

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以下简称:新能源科技)是宁德时代实控人曾毓群从1999年12月到2017年3月间长期担任董事、总裁兼CEO,并且通过海外信托计划间接持有其0.62%股权的关联企业,其子公司宁德新能源在2015年10月之前是持有宁德时代有限(宁德时代的前身)15%股权的股东。另外,新能源科技也是宁德时代在业务上有频繁往来的重要关联方,它曾经是公司的主要客户、也曾经是公司的主要供应商。2016年度,公司向新能源科技进行采购的关联交易,发生了前后披露的交易金额或存在不一致的情况。而且这家已经着手退出动力电池业务的新能源科技,却还在向公司购买生产设备,这是否合理?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度,关联方新能源科技名列宁德时代的第三大供应商,当期公司向新能源科技的采购金额高达4.60亿元,占当期公司采购总额之比为3.83%。同期,在公司披露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事项下,公司向新能源科技采购“电芯、电池材料、能源及其他”物料的金额为9,119.71万元,接受新能源科技提供“IT、后勤、咨询、加工等服务”的金额为7,145.09万元,两者合计金额约为1.63亿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合计为1.94%。而在公司披露的偶发性关联交易事项下,2016年内公司向新能源科技“购买设备和软件许可”金额又高达4.16亿元。

比较上述三组数据,如果认为2016年公司向新能源科技的采购金额不涉及新能源科技提供的相关服务,那么当期两家企业之间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与偶发性关联交易合计为5.07亿元,与先前披露的采购金额有10.22%的差异;如果认为2016年公司向新能源科技的采购金额不含偶发性关联交易事项,那么当期两家公司之间的交易金额合计为1.63亿元,与先前披露的采购金额之间的差异扩大到64.57%;若认为2016年公司向新能源科技的采购金额既不包含新能源科技提供的相关服务,也不包含偶发性关联交易中的软件许可,那么当期宁德时代向新能源科技的采购金额,或许可能与所披露的关联交易金额相符,但是需要相关方面进一步核实数据,详细披露相关信息。

此外,新能源科技早期曾经涉足动力电池业务,它作为日本上市企业TDK(股票代码:6762.T)的子公司,根据母公司TDK的战略调整,从2015年开始逐步退出动力电池业务。可是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2015年之后的报告期最后一年一期内,新能源科技先后从宁德时代分别购买了2,926.81万元和31.66万元金额的专业生产设备。作为已经决策准备退出动力电池业务的新能源科技,却为何要向主营业务中不含消费级锂电池产品生产的宁德时代采购生产设备?

招股书编制有点糙

在宁德时代已经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依然存在错字、漏字和表述有歧义的“小问题”,或也需要在更新的版本中加强修订和校对。

只举一个例子:在招股书第303页,“非流动负债变动分析”项目下,“长期应付款”子项目中有“招银租赁借款”的事项。在该事项的具体内容介绍中,有“公司与招银租赁签订设备融资租赁同”的表述,显然漏掉了合同两字中的“合”,或同样在更新招股说明书过程中需要充分地修订、校对。

为保证招股书作为法律文件的严肃性,还请宁德时代仔细校对文字,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解。

股权投资机构云集“独角兽”或将很快上市

宁德时代作为2016年全球动力电池行业销量的第三,当期国内销量的第二,国内销售金额的第一。根据招股书提供的本次IPO欲募集资金金额与拟发行股份数量之比,可知公司每股发行价大概为60.46元,发行前共有股本19.55亿股,由此可知目前公司的估值总计约1182.01亿元,是典型的独角兽企业。公司向证监会申请IPO的事项,引来了众多股权投资机构共襄盛举。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报告期最后一年一期内,宁德时代分别增资111.32亿元和50.84亿元。相应地,在报告期最后一年内,公司新增股东包括法人、合伙企业及自然人共计21位。其中法人股东5位,合伙企业股东15位,以及自然人1人,都成为了宁德时代申请IPO事项中的“集邮党”。

在5位法人股东中,既有国资背景的国投创新(北京)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又有金融集团背景的深圳市平安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也有上市公司背景的联想(北京)有限公司,此外还有个人或企业独资的珠海市盛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

而合伙企业股东的主要合伙人群体,则由国内知名金融集团或其下属股权投资机构、知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上市公司集团或其下属投资管理公司,以及部分自然人投资者组成。受益于传闻中监管层开放对于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等四个行业内的独角兽企业“即报即审”的绿色通道,该公司估计很快进入更新预披露阶段,成功过会或已不远。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