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瑞金协助突击营收,扬瑞新材IPO之路看着就悬

时间:2019-01-20 21:4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904 次

    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瑞新材)是一家以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作为主营业务的拟上市公司。主要客户包括奥瑞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奥瑞金,证券代码:002701.SZ)、中粮包装、宝钢包装、嘉美集团等知名包装企业,其产品广泛应用于中国红牛、养元、露露等著名食品饮料品牌的金属外包装罐上。

经过我们的深入研究,扬瑞新材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大客户奥瑞金突击入股,既可能是利益输送,又带来了突击营收的效果;公司的单位用电量和单位用水量相互背离;公司自称产品质量无纠纷,但是与客户之间存在大量质量问题导致的纠纷、甚至诉讼,并由此产生久拖不决的应收账款,或涉嫌虚假信息披露等。

奥瑞金通过子公司突击入股,巧妙规避关联关系

    据招股书披露,从2016年9月起,堆龙鸿晖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晖新材)通过受让扬瑞新材实控人陈某转让的58.75万元的注册资本,成为公司前身扬瑞有限的第四大股东,其持有公司股份占总股本之比为4.9%,仅比法定关联方——“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的持股占比要求,少了0.1个百分点。而这个“准关联方”鸿晖新材正是上市公司奥瑞金的全资子公司。

在该次股权转让仅仅两个月之后,扬瑞有限就马上启动了股改,踏上了冲击IPO的道路。在股改完成之后,鸿晖新材持有扬瑞新材176.40万股,持股占比仍然为4.90%,至今仍是公司第四大股东。奥瑞金借道鸿晖新材实现突击入股扬瑞新材,是否可能是扬瑞新材借IPO之机会向主要客户输送利益的情况呢?监管部门应该正视。

值得玩味的是,扬瑞新材实控人陈某向鸿晖新材转让占比4.9%的股份很可能是一个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如果奥瑞金及其子公司入股比例太小,IPO“利益输送”的好处就不够,奥瑞金加大采购的动力可能不足。而如果入股比例太大,超过5%,奥瑞金与扬瑞新材将在明面上构成法定关联关系,在IPO审核的过程中,将毫无疑问地因此遭遇发审委的质询。作为法定关联方,两者之间的所有交易都将列入关联交易,需要详细披露。这或许是奥瑞金和扬瑞新材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4.9%的持股占比,对于扬瑞新材和奥瑞金来说,正好合适。

对奥瑞金的销售突然提升71%,业绩才避免下滑

    疑似突击入股的效果堪称立竿见影。据招股书披露,从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报告期内,扬瑞新材从奥瑞金获得的关联销售收入分别为5,052.81万元、6,969.20万元和1.19亿元,2016年和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了37.93%和71.11%,2017年公司对奥瑞金的销售收入同比增幅,提高了33.18个百分点,增速又提高了近一倍!

大家注意到2016年9月是奥瑞金通过子公司入股扬瑞新材的时间点,2016年当年,扬瑞新材对奥瑞金的销售增长了37.93%,2017年的销售更是继续增长了71.11%,堪称很给力。如果扣除对奥瑞金的销售收入,扬瑞新材2015年到2017年的总收入将分别为1.65亿元、1.72亿元和1.46亿元,2017年就呈现出明显的下降态势。很显然,2017年的其他客户的销售已经陷入衰退,如果不是奥瑞金救场,扬瑞新材的收入将非常难看,估计连申请IPO的资格都没有了。不过,针对“准关联方”奥瑞金的销售增长过快,又导致了扬瑞新材对奥瑞金形成了过度依赖,2017年,来自奥瑞金的销售已经占到扬瑞新材全部营收的45.03%,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出现隐忧,发审委员难免会关注。

那么奥瑞金这颗大树是否一定靠得住了?现在看来也是不一定。在报告期内该上市公司始终是扬瑞新材的第一大客户,2017年度,公司从奥瑞金获得的销售收入已经增长到了1.19亿元,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之比为45.03%,离50%的红线只有一步之遥了。同样是2017年度,奥瑞金的第一大客户是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红牛),当期为奥瑞金贡献的收入高达43.82亿元,占奥瑞金年度销售收入之比为59.68%。众所周知,由于红牛品牌的持有者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医保)与中国红牛之间的合作破裂,双方关于红牛品牌的使用权产生纠纷。2017年7月11日,奥瑞金发布公告,该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奥瑞金包装容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奥瑞金)遭到天丝医保起诉,由于奥瑞金当时对中国红牛的销售达到其总收入的60%以上,中国红牛对奥瑞金的业务具有重大影响。由于目前天丝医保与中国红牛之间的诉讼尚未有明确的最终结果,因此天丝医保与奥瑞金之间的官司处于中止诉讼状态,一旦中国红牛最终败诉,那么为中国红牛生产红牛小黄罐的奥瑞金,以及为小黄罐提供内外涂料的扬瑞新材必将受到波及,公司或存重大可持续经营风险。

如果奥瑞金来自中国红牛的收入减少,那么扬瑞新材来自奥瑞金的收入恐怕也将受到同步影响,这对于正在冲刺IPO的扬瑞新材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单位用电量和用水量相互背离

    作为一家以金属包装涂料作为主营业务的企业,在扬瑞新材涂料产品生产的核心技术中,少不了用电和用水。可是,公司在报告期内的单位用电量和单位用水量的变动趋势却完全相反,什么样的技术改进才能产生这样的神奇效果呢?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扬瑞新材的涂料产量合计分别为8,093.19吨、9,583.72吨和1.04万吨,用电量分别为140.51万度、127.48万度和133.18万度,单位用电量分别为173.61度/吨、133.02度/吨和127.82度/吨,单位能耗持续显著下降,累计降幅达到26.38%,已属不小。可是遍寻招股书的每个角落,对上述单位能耗为何会下降?却不置一词。此外,招股书也没有披露在报告期内公司存在诸如搬迁、停产、生产技术升级等,对单位能耗有明显影响的事项。为何公司单位的用电量会持续下降?倒是成了一个谜。

无独有偶,报告期内,扬瑞新材的用水量分别为1.26万吨、2.80万吨和3.16万吨,单位用水量分别为1.55、2.92和3.03,单位耗水持续显著上升,累计涨幅达到95.48%,相当惊人!可是找遍招股书,同样无法找到能够解释上述单位用水量变动的原因。这又成了另一个谜。

一般情况下,核心工艺中包含用水的制造业企业,其单位能耗和单位用水量应该整体上保持相对稳定,哪怕是出现了小幅的趋势性变动,两者也应保持相同或相似的变动趋势。如扬瑞新材这般,在单位用电量和单位用水量上背道而驰且偏离巨大,并且对此没有任何解释的,还真是十分罕见。

产品质量涉嫌虚假陈述

    在招股书中,扬瑞新材明明有“质量异议”引起的诉讼,但是却白纸黑字地表述“亦未发生产品质量纠纷”,这不仅是好笑的事情,恐怕已经涉嫌虚假陈述了。

据招股书声称,“发行人建立了较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生产过程和产品检验过程均严格按照技术标准进行。报告期内发行人及其子公司未发生产品质量的行政处罚,亦未发生产品质量纠纷。”

可是,报告期各期末,扬瑞新材都有不少账龄在两年及两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逾期尚未回收,而导致未能及时回款的具体原因,竟然是“质量异议”。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各期末,扬瑞新材由于“质量异议”,导致应收账款逾期的笔数分别为9笔、15笔和18笔,逐年升高;其中各有1 笔、2笔和2笔,是以在人民法院对簿公堂的方式,才获得最终解决。例如,2016年,安吉新峰竹地板机械配件经营部(以下简称:安吉新峰),因与公司在向其销售的累计8.83万元粉末涂料产品上,存在着产品质量异议,最终只能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解决该起质量纠纷。报告期内,由“质量异议”导致的逾期高账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分别为92.82万元、225.66万元和260.27万元,持续显著上涨,其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之比分别为1.44%、2.88%和2.51%,整体上保持上涨趋势。

虽然经过简单调查发现,扬州市相关政府部门也许未曾向扬瑞新材出具过行政处罚决定,但是这并不表示公司的产品质量无纠纷。至少在报告期内,分别有6.09万元、14.92万元和14.12万元的高账龄逾期应收账款是以诉讼方式解决问题的。扬瑞新材一边与客户打产品质量官司,一边又自称未曾与客户发生质量纠纷,则可能有虚假信息披露之嫌了。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