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熊IPO:32处财务数据存疑,公司回函解释越描越黑

时间:2020-05-26 11:18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02 次

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大地熊)主要从事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2017年1月,大地熊递交创业板辅导备案申请,保荐机构为华安证券,后于2018年2月被终止审查。2019年8月,公司改为携手华泰联合证券,转投上交所科创板。

从经营业绩来看,在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报告期内,大地熊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0亿元、5.86亿元和6.31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4.59%;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471.60万元、4147.72万元和5799.51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3.88%,其中,2018年出现了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现象。

经研究发现,大地熊的信息披露质量堪忧,与2018年披露的创业板招股书对比,科创板招股书中的10处购销金额、20处财务报表数据、2处销量数据均存在出入。同时,大地熊在招股书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企业年报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也不一致,还存在行贿和安全生产隐患的问题。

针对以上疑点,我们向大地熊去函咨询,但大地熊仅选择性地回复了供应商采购数据和社保人数差异的原因,并且,公司回复内容并没能完全解释相关疑问,甚至有些“越描越黑”。

10处购销数据遭前创业板招股书打脸,公司回应却暴露信披违规嫌疑

据悉,2017年1月,大地熊递交创业板辅导备案申请,并于2017年5月、2018年1月报送了两本招股书。通过研读其创业板招股书(2018年1月报送),我们发现其中10处购销数据与科创板招股书存在差异,包括2016年、2017年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数据以及2017年对浙江英洛华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英洛华”)的采购金额。

据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披露,2016年大地熊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Advanced Magnet Source Corp.、日本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日本松下”)、Buehler Motor GmbH (德国标立电机公司,以下简称“德国标立”)、牧田(中国)有限公司及牧田(昆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本牧田”)、Black & Decker(以下简称“美国百得”),销售金额分别为4194.51万元、2469.04万元、2188.17万元、1505.14万元、1346.62万元。

但据创业板招股书(2018年1月报送)显示,2016年大地熊对上述公司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200.62万元、2310.67万元、2218.30万元、1500.81万元、1354.85万元,最多相差158.37万元。而在2017年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情况方面,仅美国百得的销售金额在两本招股书中完全一致。值得一提的是,两本招股书均注明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依据同一控制下合并披露”。

在供应商方面,科创板招股书显示,2017年大地熊第二大供应商为浙江英洛华,采购金额合计为2003.23万元。但据创业板招股书显示,当期大地熊对浙江英洛华的采购金额为1760.44万元,相差242.79万元。从金额来看,大地熊可能未在创业板招股书中计入烧结钕铁硼毛坯的采购金额。

资料来源:大地熊科创板招股书(上会稿)

资料来源:大地熊创业板招股书(2018年1月报送)

对于上述问题,我们向大地熊去函咨询,但大地熊仅回复了浙江英洛华的采购差异原因,公司称是由于科创板招股书中前五大供应商按照同一控制下的合并口径披露,采购金额差异为合并范围差异所致。换言之,大地熊报送的创业板招股书在披露供应商采购情况时未按同一控制下合并披露。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2006年修订)》第六节第四十四条规定,发行人应披露报告期内主要产品的原材料和能源及其供应情况,对于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供应商,应合并计算采购额。

因此,大地熊在前次申报创业板时的信息披露或许已违反相关信披规定。另外,正如上文所述,同本招股书里的主要客户销售情况系“依据同一控制下合并披露”,怎么到了供应商采购情况却没有合并披露呢?这一点也有些异常。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英洛华系大地熊的创始股东之一。2003年9月,浙江英洛华、安徽鹏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源投资”)、朱仪、熊咏鸽、王兆波共同签署《发起人协议》,同意以发起设立方式设立安徽雄风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大地熊曾用名),浙江英洛华持股41%,为第一大股东。2006年8月,浙江英洛华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鹏源投资,从而退出大地熊股东行列。

还有22处信披也对不上,大地熊回复避而不谈

除了上述10处购销数据外,大地熊的两本招股书中还有20处财务报表数据和2处销量数据的披露也存在差异。

20处财务数据不一致(单位:万元)

据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合并利润表显示,2016年,大地熊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营业利润、净利润分别为3.34亿元、2.39亿元、2571.55万元和3075.37万元,资产负债表上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分别为284.95万元、7394.78万元和1.02亿元,现金流量表中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投资性现金流净额、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9643.76万元、-1421.36万元、-8169.47万元。

然而,根据大地熊2018年1月报送的创业板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营业利润、净利润分别为3.33亿元、2.38亿元、2547.01万元、3054.52万元,资产负债表上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分别为96.75万元、7260.24万元和1.03亿元,现金流量表中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投资性现金流净额、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8760.97万元、-1397.50万元、-7310.54万元,均与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金额存在差异,差异范围从20.85万元~882.79万元不等。

上述财务指标的数据差异的还出现在2017年,两本招股书中披露的2017年财务数据差异从0.14万元~639万元不等。同时,据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6年、2017年,公司的烧结钕铁硼毛坯销量分别为1211.38吨、1818.98吨。但在创业板招股书(2018年1月报送)中,2016年、2017年的烧结钕铁硼毛坯销量却是1144吨和1740.12吨,分别较科创板招股书披露的销量少了67.38吨和78.86吨。

资料来源:大地熊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

资料来源:大地熊创业板招股书(2018年1月报送)

对于上述问题,大地熊在回复采访时均选择性忽略了,那只能由拟上市公司向上市委亲自解释了。

社保缴纳人数成谜,厂区常年存在安全隐患

除了招股书间的信息披露不一致以外,大地熊在招股书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其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企业年报中公示的信息也不一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大地熊员工总人数为851人,未缴纳社保人数为150人,占比高达17.63%。简单计算可知,2018年末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为701人。

然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企业年报显示,2018年,大地熊及其当期所有子公司、孙公司,包括深圳分公司、合肥分公司、子公司天津市大地熊机电有限公司、大地熊(苏州)磁铁有限公司、安徽创新新材料有限公司、合肥大地熊磁应用技术有限公司、包头市大地熊磁电有限公司、孙公司包头奥瑞特永磁材料有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65人、10人、11人、3人、61人、1人、13人、13人、0人,合计677人,与招股书披露人数相差24人。

对此,大地熊回应称,该差异主要由于退休返聘员工无需缴纳社保,因此该部分人数社保数据不统计。也就是说,在招股书中,大地熊未将退休返聘未缴纳社保员工计入“未缴纳社保人数”中,这一操作的合理性值得怀疑。不过,即使在不考虑退休返聘员工的情况下,大地熊报告期末(2019年12月31日)的未缴纳社保人数占比仍达到15.69%,社保覆盖比例在IPO企业中偏低。

除了信息披露问题以外,大地熊还曾存在行贿行为和安全生产隐患的问题。

据(2014)东刑初字第00001号裁判文书显示,2011年底至2012年上半年,大地熊在申报国家新材料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扶持资金过程中,为谋求单磊(时任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材料工业处处长)在项目申报、实施中给予支持和帮助,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袁某先后两次代表公司送给单磊价值0.4万元的购物卡。

对此,大地熊回应称,袁某行为系个人行为,公司已建立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严格要求公司员工规范展业。

另据合肥市政务公开网显示,2018年9月,庐江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展开暗访暗查,发现大地熊存在5处安全隐患。

2019年,万山镇开展安全生产隐患排查,发现大地熊一期厂区存在“危化品仓库电气设施不防爆,通风换气扇损坏,通风换气效果不佳,库房采用轻质彩钢板,不符合要求,与厂房之间的内部安全间距不足”等安全隐患,2019年8月,大地熊按要求完成整改。

但在2020年的安全生产隐患排查中,大地熊一期厂区又被发现存在完全相同的安全隐患。文件显示,大地熊已于4月20日完成整改,但整改效果如何恐怕还需要下一次的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来验证。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