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绿生物接到质疑,最大供应商紧急修改工商信息

时间:2020-10-29 11:07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538 次

从事食用菌业务的江苏华绿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绿生物”)正在申请创业板IPO。经我们研究发现,公司与第一大供应商疑似存在关联关系,然而,就在我们对华绿生物发函询问当天,该供应商竟然突然修改了工商信息。此外,招股书对实际控制人亲属及其企业的披露或不完整,与最大竞争对手的潜在关系也是发审委的关注重点。

与第一大供应商疑存关联关系,紧急修改邮箱似乎越描越黑

华绿生物成立于2010年6月,专业从事食用菌的研发、工厂化种植及销售业务,主要食用菌产品为金针菇和真姬菇。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华绿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4791.35万元、39416.41万元、57542.33万元、28706.12万元,归属净利润6412.04万元、5577.81万元、12067.16万元、7116.11万元。其中,金针菇销售收入分别为32160.03万元、35914.64万元、53056.26万元26722.22万元,销售占比分别为92.49%、91.12%、92.20%、93.09%,产品结构比较单一。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华绿生物实际控制人余养朝直接持有公司41.12%股份,余养朝配偶阮秀莲直接持有公司11.06%股份,但华绿生物未将阮秀莲认定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华绿生物在采购方面有着不小的疑问,尤其是主要供应商泗阳益嘉仁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阳益嘉仁”)。据招股书披露,泗阳益嘉仁是公司2017年和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以及2019年和2020年1-6月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390.93万元、2723.31万元、1848.89万元、1154.67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19.02%、16.18%、9.22%、11.19%。从2019年起,华绿生物减少从泗阳益嘉仁采购,连云港祐之恩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供应商。

(来自华绿生物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华绿生物在2017年12月提交的IPO申请材料中曾披露,泗阳益嘉仁与泗阳腾创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阳腾创”)受同一控制。据当时的招股书披露,泗阳腾创是公司2015年至2017年1-6月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1646.53万元、2694.88万元、1149.71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23.00%、33.98%、20.54%。但不知为何,华绿生物在后来招股书里披露前五大供应商时用泗阳益嘉仁替代泗阳腾创,而且没有披露泗阳益嘉仁与泗阳腾创为同一实控这一事实。工商信息显示,泗阳腾创成立于2014年12月26日,泗阳益嘉仁成立于2016年3月17日,从逻辑来看是泗阳腾创更早开始与华绿生物合作。但泗阳腾创成立于2014年末,次年便成为华绿生物第一大供应商,这一点是否有些蹊跷?经我们进一步研究发现,泗阳腾创、泗阳益嘉仁似乎与华绿生物存在某些关联。

(来自华绿生物招股书)

工商信息显示,泗阳益嘉仁的电子邮箱562856615@qq.com与另外两家公司泗阳县华曼农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阳华曼”)、泗阳曼典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阳曼典”)相同,而且使用这一电子邮箱注册的仅有这三家公司,可以推测这三家公司之间存在关联。泗阳华曼与泗阳曼典之间有一个共同人物,就是陈辉。陈辉对泗阳曼典持股51%,并在泗阳华曼担任监事。而神奇的是,华绿生物也有一个员工叫做陈辉,是同一人,还是同名同姓?

(泗阳益嘉仁工商信息)

(泗阳华曼工商信息)

(泗阳曼典工商信息)

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陈辉是华绿生物201610237633.3号发明专利“食用菌瓶梳理器、食用菌瓶压瓶设备”的发明人之一,说明陈辉是华绿生物的研发人员。同时,工商信息显示,陈辉也曾在华绿生物的员工持股平台宿迁华鑫投资管理中心持股。如果泗阳华曼、泗阳曼典的陈辉就是华绿生物的员工陈辉,那么就意味着第一大供应商泗阳益嘉仁与华绿生物存在关联关系。

(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

(宿迁华鑫工商信息)

针对这个疑问,我们曾在2020年10月26日向华绿生物发函询问,未得到回复。但我们却得到一个更令人不解的发现,泗阳益嘉仁竟然在10月26日,也就是发函当天,修改了工商信息,将注册邮箱从562856615@qq.com修改为53902726@qq.com,谁知道修改痕迹反倒被工商网站保留下来了,真是欲盖弥彰啊!除了泗阳益嘉仁试图掩盖与泗阳华曼、泗阳曼典的关系外,这一操作也反映出更严重的问题。我们明明是向华绿生物提出质疑,为何泗阳益嘉仁如此讯速地配合华绿生物修改工商信息?这是否意味着华绿生物能够控制泗阳益嘉仁?这些疑问还是留给华绿生物自己向发审委好好解释。

(泗阳益嘉仁工商信息)

类似的问题还存在于华绿生物的客户。据招股书披露,郑州菌乡腾达菇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达菇业”)是华绿生物2020年6月末第三大应收账款客户。工商信息显示,腾达菇业成立于2016年8月18日,2017年5月23日监事由阮昱旻变更为原孬只。而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华绿生物2020104651280号发明专利“一种稳定高产真姬菇培养基”的发明人之一也叫阮昱旻。如果腾达菇业的监事阮昱旻就是华绿生物的员工阮昱旻,华绿生物为何不承认关联关系?

(来自华绿生物招股书)

(腾达菇业工商信息)

(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

关联方披露或不完整,与最大竞争对手关系成谜

据招股书披露,董事长余养朝与董事余丽钦为兄妹关系,余丽钦同时在上海翔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实信息”)担任执行董事,因此翔实信息属于公司的关联方。但事实上,招股书可能并未披露余丽钦控制或担任高管的其他企业。值得一提的是,余养朝身份信息所属地为福建省福州市,说明余丽钦也是福建人。而就在福建省,多家公司的主要人员里都有余丽钦这个名字。例如,古田县余丽钦食用菌烘干厂的法定代表人为余丽钦;永安市欣达贸易有限公司的监事为余丽钦、执行董事为余益松;永安市欣鼎贸易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为余丽钦、监事为余淑琼;福建望看记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包括余丽钦、余初寿、余武辉、余光琛、余林金等等。这些企业里的余丽钦是否就是华绿生物董事余丽钦?如果确实为同一人,为何招股书却不披露?

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亲属及其控制或担任董监高的企业都属于关联方范畴,招股书应该予以完整充分地披露。但华绿生物仅以一句“公司的其他关联自然人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概括了这些关联方,甚至未提及亲属的名字,更没有披露亲属控制或担任董监高的企业。

(来自华绿生物招股书)

同时,问询函曾询问华绿生物实际控制人余养朝与最大竞争对手雪榕生物(证券代码:300511.SZ)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这一问题的来源可能与余荣琳有关。余荣琳曾担任雪榕生物董事兼副总经理,于2020年5月26日离职,但仍持有雪榕生物6.70%股份。据招股书披露,余养朝曾在雪榕生物子公司上海雪榕食用菌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而且工商信息显示,余养朝还曾与余荣琳、雪榕生物董事诸焕诚共同设立上海长圣桃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圣桃业”)。华绿生物回复称,除(华绿生物和雪榕生物)共同投资成立和正生物外,雪榕生物及其关联方与公司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联关系。也就是说,华绿生物不承认余养朝与雪榕生物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也没有坦白余养朝曾经与雪榕生物董事共同设立长圣桃业一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据雪榕生物招股书披露,余荣琳的身份信息所属地同样是福建省福州市。华绿生物大概需要向发审委进一步解释这个巧合,以及长圣桃业的成立背景。

(来自华绿生物问询函回复)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