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旭生物或账实不符,还改低竞争对手产品指标?

时间:2020-11-03 09:21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755 次

杭州安旭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安旭生物)主要从事POCT即时诊断试剂及仪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毒品检测试剂、传染病检测试剂、妊娠检测试剂等。2019年10月,安旭生物开始接受民生证券的上市辅导,拟冲击上交所科创板。

从经营业绩看,报告期可比前三年(2017年~2019年)内,安旭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亿元、1.64亿元和2.10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7.48%;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86.50万元、3337.05万元和5447.40万元,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

不过,安旭生物的信息披露值得关注。一方面,公司2019年第一大客户和第一大供应商为同一控制下企业,但这一关系直至回复交易所问询时才予以披露。另一方面,公司的行政处罚、对外捐赠均未在“营业外支出”科目予以体现,或许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

另外,招股书在对比妊娠检测试剂产品时,提供的竞争对手产品技术水平明显不及对方招股书里披露的水平,安旭生物的竞争优势或许只能流于纸面。

第一大客户兼职最大供应商,ODM客户产品被召回

据招股书披露,安旭生物以外销为主,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1.04亿元、1.54亿元、1.95亿元、3.03亿元,占各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3.81%、94.13%、93.09%、98.57%。

同时,安旭生物采取以ODM模式为主、OBM模式为辅的销售模式,两种模式的主要差别在于品牌归属权,ODM模式下品牌为客户所有,而OBM模式下品牌为安旭生物所有。报告期内,公司ODM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019.98万元、1.31亿元、1.64亿元、2.30亿元,占比分别为72.25%、79.88%、77.96%、74.62%。

招股书显示,POLYMED THERAPEUTICS INC.(以下简称“POLYMED”)是安旭生物2017年第二大客户,原实控人为William Wei Zuo(以下简称“左博士”)。2018年起,该公司的试剂销售业务被左博士团队设立的Azure Biotech, Inc.(以下简称“Azure”)承续。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Azure分别位列安旭生物第二、第一、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2203.88万元、3363.20万元、7151.08万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13.46%、16.03%、23.25%。

值得注意的是,POLYMED的试剂原料采购业务于2015年停止,并由左博士团队设立的Assure Labs, Inc.(以下简称“Assure”)承续,而Assure正是安旭生物的主要供应商。报告期内,安旭生物向Assure采购抗原抗体的金额分别为696.96万元、1361.21万元、1314.70万元、1130.85万元,占各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62%、20.27%、16.16%、13.26%,Assure分别位列公司第二、第一、第一、第二大供应商。

因此,安旭生物2019年的第一大客户Azure和第一大供应商Assure系同一控制下企业,而这一关系直到一轮问询回复中才予以披露。

另外,BTNX INC.(以下简称“BTNX”)是安旭生物的ODM客户之一,安旭生物主要对其销售毒品检测试剂、传染病检测试剂。报告期内,安旭生物对该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54.98万元、1637.20万元、2327.13万元、6967.78万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4.10%、10%、11.09%、22.65%。问询回复显示,BTNX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于2002年在加拿大注册成立,2013年与安旭生物结识并开始合作,产品所用品牌名称为 RAPID RESPONSE。

资料来源:安旭生物一轮问询回复意见

而据媒体报道,2016年11月,BTNX生产的RAPID RESPONSE 1-STEP DOA TEST产品被召回。招股书显示,DOA代表Drugs of Abuse,即指毒品,那么,BTNX被召回的产品是安旭生物生产的毒品检测试剂吗?

资料来源: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行政处罚或暴露账实不符

报告期内,安旭生物存在两起行政处罚。

2017年5月,安旭生物因消防设施、器材、消防安全标志未保持完好有效,违反相关规定,被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西湖区大队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款5000元。2019年3月,子公司杭州博进医疗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进医疗”)因配套废气处理设施在注塑车间、移印车间生产时未运行,被杭州市生态环境局处以罚款2万元。

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要求,税金罚款、工商罚款等行政部门的罚没支出属于“与企业非日常活动产生的经济利益的流出”,计入“营业外支出”科目。而据招股书的营业外支出情况显示,安旭生物在2019年确实存在2万元罚款支出,对应前文提到的子公司博进医疗罚金,但2017年由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西湖区大队罚没的5000元罚款却不见踪影,这是否意味着公司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呢?

资料来源:安旭生物招股书

同时,据中国禁毒网公示,2019年,安旭生物(原名“杭州安旭科技有限公司”)向中国禁毒基金会捐赠了总价值为100万元的毒品检测试剂,但这一捐赠行为也未在“营业外支出-对外捐赠”科目中有所体现。

资料来源:中国禁毒网

发明专利数量远不及可比公司,竞争优势流于纸面?

招股书显示,安旭生物的主要产品为POCT即时诊断试剂及仪器,具体包括毒品检测试剂、传染病检测试剂、妊娠检测试剂等,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东方生物,证券代码:688298.SH)是公司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据安旭生物招股书披露,安旭生物生产的妊娠检测试剂的读数时间为3分钟(尿液),特异性、灵敏度均为>99%,最低检出限为20mIU/ml(尿液),而东方生物产品的相应技术指标数值分别为5分钟(尿液)、97.80%、96%、25mIU/ml(尿液)。

资料来源:安旭生物招股书

其中,读数时间反映试剂从操作到显示检测结果需要的时间,操作时间越短代表检测效率越高;特异性、灵敏度反映试剂检测准确性,数值越高代表准确度越高;最低检测限则代表试剂能够检出待检测物的最低浓度。因此,基于安旭生物招股书,其妊娠检测试剂的技术水平似乎明显领先于东方生物。

然而,根据东方生物招股书(2020年1月披露)显示,其妊娠检测试剂的读数时间、特异性、灵敏度、最低检出限分别为3分钟(尿液)、>99%、>99%、10mIU/ml(尿液),各项技术指标均显著优于安旭生物提供的数值,在最低检出限方面甚至优于安旭生物的产品。

资料来源:东方生物招股书

这是否意味着招股书存在误导性陈述,以贬低同行对手呢?安旭生物选取的其他竞品又是否代表了竞争对手的最高技术水平呢?

另外,招股书称,截至2020年6月,安旭生物及子公司杭州旭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共持有8项境内发明专利。而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及多国专利审查信息查询系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披露,公司主要竞争对手东方生物、广州万孚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万孚生物,证券代码:300482.SZ)、基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基蛋生物,证券代码:603387.SH)、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明德生物,证券代码:002932.SZ)持有的发明专利数量分别为13项、50项、15项、15项。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