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捷股份在隐瞒的董事长履历中,藏着什么秘密?

时间:2020-12-17 15:19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6,710 次

超捷紧固系统(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捷股份)主要从事高强度精密紧固件、异形连接件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发动机涡轮增压系统,换档驻车控制系统,汽车排气系统,汽车座椅、车灯与后视镜等内外饰系统的汽车关键零部件的连接、紧固。公司的紧固件产品还应用于电子电器、通信等行业。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创业板IPO。

在经营业绩方面,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7793.34万元、30247.15万元、30650.20万元、13973.63万元,相应年份的净利润分别为613.66万元、4572.70万元、4421.21万元、2972.37万元,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但我们研究后发现,公司存在许多问题,诸如:隐瞒董事长任职履历,股权交易定价二年三个样等。

是公司分立,还是资产剥离?

超捷股份系系由上海超捷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捷有限)整体变更设立,超捷股份成立时,香港超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超艺:实控人:黄祯楷)持有73.5%的股份,上海毅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毅宁;实控人:宋广东)持有23%的股份,上海文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文超)持有其2%的股份,汕头保税区宜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宜泰)持有其1.5%的股份。

2016年9月3日,超捷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决定同意公司派生分立为超捷股份与上海祯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祯楷)两个公司,公司财产分割方案如下:分立前公司资产中汕头经济特区超艺螺丝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超艺)75%的股权、杭州超杰精密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超杰)75%的股权及超艺螺丝(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艺螺丝)100%的股权由新设立的上海祯楷继承,其余财产由分立后的超捷股份继承。分立前公司的债权债务由分立后的超捷股份继承,上海祯楷对分立前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分立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当时超捷股份的实控人黄祯楷因超捷股份的上市对赌协议中未满足要求,无力履行回购义务,个人有债务需要清偿,且存在较大的资金需求。此外,当时超捷股份经营业绩欠佳,黄祯楷对超捷股份的行业前景及经营理念与宋广东存在分歧。因此选择将公司进行分立。分立后,黄祯楷保留了556万股超捷股份。2017年3月,黄祯楷将剩余的股份转让给其他股东,至此黄祯楷不再持有超捷股份股权,也不在公司任职。

超捷股份在2013年2015年的净利润金仅为581.47万元、843.22万元、986.90万元,而在2016年分立后,公司业绩就开始爆发式的增长。这不禁让人怀疑,超捷股份是否通过分立剥离不良资产?此后,是否通过共同经营的方式,为超捷股份的经营提供便利,以此满足上市的要求呢?

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超捷股份毛利率分别为29.70%、32.22%、31.91%、37.46%,呈上升趋势,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可比产品毛利率平均值为33.68%、31.50%、30.42%、25.48%,呈下滑趋势,公司毛利率与同行差异巨大,而且变动与同行业趋势相反。

隐瞒董事长任职履历

事实上,超捷股份确实有所隐瞒。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现控股股东宋广东1991年5月至2000年5月,就职于汕头经济特区超艺金属工业有限公司,任技术品质经理;2001年11月至今,就职于公司,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没有其他任职信息。

我们搜索后发现一家名为上海索力迪紧固件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索力迪)的企业,宋广东和黄祯楷曾任该公司监事。上海索力迪曾是超捷股份的子公司,原名超捷实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更名为上海索力迪。上海索力迪原来注册地址位于嘉定区马陆镇丰硕路100弄39号1幢1层A区,与超捷股份注册地址相同,后来变更为上海市嘉定区丰饶路600号16幢三楼C3区,距离原地址并不远。

从股权、人员、地理位置等多方面因素来看,上海索力迪和超捷股份都有很深的发展渊源。超捷股份为何要掩盖宋广东的真实履历,这比较可疑。

我们进一步研究后发现,上海索力迪的现任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周雷曾持有超捷股份孙公司汕头市超艺精密紧固件有限公司的股份。此外,周雷担任上海菱克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菱克)监事,上海菱克是超捷股份主要咨询服务机构之一。

公司实控人宋广东是否与周雷有未披露的关系?上海索力迪是否存在股权代持的情况?还需要超捷股份作出进一步披露以洗清自身的嫌疑。

股权交易定价二年三个样,是否合理?

上海易扣精密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易扣)是超捷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主要从事各类高精密汽车塑料紧固件的生产,产品设计,塑料紧固件、模具、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五金产品、橡塑制品的销售,与超捷股份的业务存在一定重合。

上海易扣原本系周家乐与王胜永、柳巧婵、吕海军、上海森下紧固件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森下)共同投资设立,其中柳巧婵系超捷股份原实际控制人黄祯楷的弟媳,吕海军系超捷股份实际控制人宋广东之同学,王胜永为超捷股份前财务负责人兼董秘,周家乐是超捷股份股东,也曾为上海森下的业务员。需要注意的是,上海森下也是上海易扣的主要客户之一。

自2017年开始,超捷股份就开始逐步收购上海易扣股权。公司2017年3月以4.64元/股的价格从柳巧婵、吕海军处受让上海易扣61.00%的股权,2017年10月公司以7.03元/股的价格从上海国勋(股东为周家乐、王胜永)处受让上海易扣27%的股权,2018年7月,贵司以18.02元/股的价格从上海森下受让上海易扣12.00%的股权,至此,超捷股份全资控股了上海易扣。

奇怪的是,在此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上海易扣的经营业绩并未有大幅增长,且2018年净利润下滑44.35%,收购价格反而增加了156.33%。上海易扣的原始股东大多是超捷股份的关联方,这就不禁让人怀疑以上股东是否存在股权代持的情况?宋广东、黄祯楷是否从设立之初就实际控制上海易扣?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