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邦科技产量名列前茅,但主要产品价格下滑近七成

时间:2023-03-24 17:00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810 次

​河北美邦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美邦科技;证券代码:832471.NQ)主要从事精细化学品的生产、销售,目前正在冲刺北交所IPO。

据招股书,美邦科技目前主要生产的产品包括四氢呋喃、甲苯氧化系列产品。其中,四氢呋喃主要用作医药中间体、化工新材料等领域;甲苯氧化系列产品包括苯甲醇、苯甲醛、苯甲酸,是生产工业化学品、农药、医药、香精香料的重要原料。截至2022年9月末,美邦科技拥有138项授权专利,其中,包括56项发明专利,且多项专利技术已实现产业化,并在多个细分领域达到领先水平。

招股书显示,美邦科技的子公司宁夏美邦寰宇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邦寰宇)是国内最大的LBDO提纯法制备四氢呋喃的生产企业之一,在该领域的市占率达到24.39%,在流通领域四氢呋喃的市占率为11.49%;子公司湖北科林博伦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林博伦)的苯甲醇产量位列全国前三,苯甲醛产量排名全国第二且市占率超过20%。

但我们研究发现,美邦科技招股书的关联方认定似乎有所遗漏,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另外,美邦科技子公司的独立性似乎存疑,其主要产品价格大幅下滑拖累业绩。

来源:摄图网

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

金作宏为美邦科技的实控人之一,美邦科技在新三板挂牌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称,金作宏为研究生学历,但招股书称,金作宏为本科学历。不知道为何金作宏出现了“学历倒退”的情形呢?

另外,公开转让说明书称,1993年7月至2012年11月,金作宏在华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北制药)任职,于2012年12月加入美邦科技。但招股书称,1993年7月至2011年11月,金作宏在华北制药任职,2012年1月,金作宏入职美邦科技的子公司河北天邦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邦化工)任总经理。美邦科技披露的两份法律文件对其实控人履历的描述也存在差异。

此外,据国家专利局网站,2006年,金作宏作为第一发明人,为美邦科技申请了“一种阿维菌素提取工艺”(申请号:2006100483498)的发明专利。2011年11月之前,金作宏还作为发明人为美邦科技申请了“一种截短侧耳素提取工艺”(申请号:2009100737229)、“一种啤酒废酵母发酵酶解液提取工艺”(申请号:2010105134076)、“一种不完全加氢环己酮生产工艺”(申请号:2011102286673)、“一种环己酮生产过程中环己烯水合反应催化剂分离膜再生工艺”(申请号:2011102286669)等多项发明专利,以及“一种陶瓷膜分离装置”(申请号:2011201118021)、“环己酮生产过程中环己烯水合反应装置”(申请号:201120289547X)等多项实用新型专利。

不知道上述专利的发明人金作宏是否就是美邦科技的实控人之一的金作宏呢?虽然上述专利有些因驳回失效,有些因未缴年费终止失效,有些因逾期视撤失效,仅“一种环己酮生产过程中环己烯水合反应催化剂分离膜再生工艺”的专利权仍维持,但金作宏在华北制药任职期间,为美邦科技申请了多项专利,是否不太合理呢?

另外,美邦科技在新三板挂牌时,高文杲为美邦科技的实控人之一,担任其董事长职务,王晓景为高文杲的配偶,王晓丽为美邦科技的董秘。据招股书,王晓丽为王晓景的妹妹,为高文杲的近亲属,但公开转让说明书称,美邦科技的董监高之间不存在直接或间接的亲属关系。

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宁化工)为美邦科技的控股子公司科林博伦董事殷银华担任董事并持股15.43%的企业。招股书称,2019年末,美邦科技对三宁化工的应付账款金额为2601.47万元。

但据三宁化工发行的超短债20三宁SCP001发布的三宁化工年报,2019年末,三宁化工全部应收账款余额仅14.89万元,远低于美邦科技的招股书披露的对三宁化工的应付账款金额。

湖北全汇友化工机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汇友化工)为科林博伦董事长潘中华之妻吕艳芳持股20%并担任监事的企业。美邦科技的招股书“公司治理-其他事项”处称,2022年9月末,美邦科技对全汇友化工的应付账款金额为873.54万元;但“应付账款”处称,2022年9月末,美邦科技对全汇友化工的应付账款金额为873.02万元。

宜昌恒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恒友股份;证券代码:872928.NQ)为科林博伦的少数股东,持有科林博伦17.05%的股份,鄢国祥为恒友股份的董事长。

美邦科技的招股书“公司治理-其他事项”处称,2021年6月1日,美邦科技的子公司科林博伦自鄢国祥处拆入资金500万元,借款利率为8.52%,2021年8月31日归还,也就是说其借款时间为3个月。按此计算,该项拆借资金的利息似乎应为10.65万元,本息合计应为510.65万元。同时,该处显示,2021年末,美邦科技没有对鄢国祥的其他应付款。

也就是说,美邦科技应当在2021年归还了向鄢国祥的拆借资金和利息。但招股书“支付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处称,2021年,美邦科技归还的资金拆借款及资金占用费仅508.71万元。

除了向鄢国祥的拆借外,2019年,科林博伦还自潘中华处拆入资金790万元,招股书既然将自鄢国祥处拆入的500万元计入了“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是否也应当将自潘中华处拆入的资金计入该项目呢?但招股书称,2019年,美邦科技“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为0元。

关联方认定似乎有所遗漏,子公司独立性存疑

美邦寰宇、江西蓝宇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蓝宇)、科林博伦、天邦化工均为美邦科技的控股子公司,郭鼎新、费建平分别持有美邦寰宇20%、15%的股权,陈祥树持有江西蓝宇35%的股权,恒友股份、殷雪、吕慧英分别持有科林博伦17.05%、10%、10%的股权,赵承军持有天邦化工40%的股权。那么,美邦科技的招股书是否应当基于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将郭鼎新、费建平、陈祥树、恒友股份、殷雪、吕慧英、赵承军认定为关联方呢?

招股书“土地使用权”处显示,科林博伦向恒友股份租赁了土地使用权,租赁期限为2022年8月1日至2023年7月31日,而美邦科技招股书的报告期为2019年至2022年9月末。也就是说,报告期内,美邦科技的子公司向恒友股份租赁了土地使用权,但招股书“与控股子公司的少数股东及董监高(及其重要关联方)之间的主要交易”处并未列示该项租赁。

据恒友股份年报,2019年,科林博伦向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申请9000万元授信额度,科林博伦的控股股东美邦科技对上述授信额度内不超过5665.5万元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招股书称,2019年,美邦科技对科林博伦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限额为2203万元。

另外,科林博伦的独立性似乎也存疑。首轮问询回复显示,2020年10月之前,科林博伦的董事会5席为张利岗、张玉新、潘中华、殷银华、鄢国祥。其中,张利岗、张玉新为美邦科技委派;鄢国祥为恒友股份时任总经理、现任董事长;潘中华入职科林博伦前任恒友股份副总经理,自科林博伦离职后任恒友股份总经理;殷银华为少数股东殷雪委派。

同时,工商信息显示,潘中华、殷银华、鄢国祥及科林博伦的另外一位持股10%的少数股东吕慧英曾共同出资成立了枝江三友化工有限公司。这样看来,2020年10月之前,美邦科技在科林博伦的董事会席位似乎并不占优。而首轮问询回复又显示,潘中华自恒友股份入职科林博伦后,担任科林博伦的总经理,负责科林博伦的日常经营。不知道科林博伦当时是否受恒友股份的实际控制呢?

宛捍东持有科林博伦1%的股权,入职美邦科技前,宛捍东担任三宁化工的专家。与潘中华相似,自科林博伦离职后,宛捍东又回到了三宁化工任职。

同时,据国家专利局网站,科林博伦2020年之前申请的“一种苯甲酸纯化结晶装置”(申请号:2016203782838)、“一种用于分离甲苯氧化分解液的分离蒸发器”(申请号:2016203782842)等10项专利的发明人只有宛捍东、潘中华二人。不知道科林博伦的研发是否严重依赖于三宁化工、恒友股份呢?

全汇友化工是潘中华之妻吕艳芳持股20%的企业,三宁化工为殷银华担任董事并持股15.43%的企业,据恒友股份公告,潘中华、鄢国祥也均曾在三宁化工任职。据美邦科技的首轮问询回复,2019年、2020年,科林博伦曾通过全汇友化工、三宁化工7次实施转贷,累计转贷金额达到7540万元。此外,如前文所述,科林博伦还曾自鄢国祥、潘中华处拆入资金合计1290万元。不知道科林博伦的经营、财务是否也明显依赖于三友化工、恒友股份及相关自然人呢?

主要产品价格大幅下滑拖累业绩

四氢呋喃为美邦科技的主要产品,2019年至2022年前三季度,四氢呋喃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822.93万元、8813.50万元、28677.17万元、19325.21万元,占美邦科技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57.34%、28.15%、53.98%、46.44%。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前三季度,美邦科技的四氢呋喃的销售均价分别为10647.56元/吨、11586.99元/吨、28058.26元/吨、27447.31元/吨。而自2022年第二季度以来,受新增产能投产、下游需求减弱等影响,四氢呋喃市场价格较前期高点迅速回落。

据招股书,截至2022年9月,四氢呋喃售价降至13689.34元/吨,较2021年12月售价下降61.68%。按此计算,四氢呋喃2021年12月的售价为35723.75元/吨左右。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12月,四氢呋喃售价降至11003.02元/吨,按此计算,较2021年12月的售价下滑69.2%。或受此影响,2022年,美邦科技经审阅的归母净利润为6076.87万元,同比下滑40.18%。

此外,首轮问询回复显示,招股书以四氢呋喃销售均价14160元/吨测算募投项目效益,并称项目达产后,可实现年均营业收入82305万元,年均净利润15073.81万元。

但事实上,从前文可以看出,四氢呋喃2019年、2020年的销售均价仅为10647.56元/吨、11586.99元/吨,均远低于14160元/吨。2022年12月,其市场价格已由高点下滑至11003.02元/吨,同样远低于14160元/吨。

除了上述问题外,美邦科技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但报告期内仍存在转贷、票据找零、现金交易、第三方回款及个人账户收付等财务内控不规范情形,其内部控制有效性存疑。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