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网贷到被网贷追债,仁智股份难道是要栽在p2p这个坑里?

时间:2018-09-04 18:34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27 次

前不久,仁智股份出现在网贷平台爱投资催贷名单上,一时引来市场围观,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记者通过分析发现,仁智股份及其大股东其实早已深度涉足P2P行业,参股或者控股的网贷平台就有多家,今年爆雷的投融家、长富理财、多多理财等网贷平台都与仁智股份有着莫大的关系。更加岌岌可危的是,仁智股份现在的财务指标极不理想,且存多项退市风险,也许网贷就是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

上榜爱投资催贷名单,公司信披或涉违规

    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仁智股份,证券代码:002629.SZ)成立于2006年9月27日,法定代表人是陈昊旻,注册资本金为41194.8万元人民币。公司主营业务为油气田技术服务和石化产品销售。2011年在深圳交易所上市。

仁智股份涉足网贷平台被人知晓,缘起于爱投资的网上催贷。2018年7月27日,P2P平台爱投资的运营方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投融)在其官网发布《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业催贷公告(第一批)》(以下简称:催贷公告)。其中就有仁智股份。

就在安投融发布催贷公告后,仁智股份在2018年8月3日,发布澄清公告称,其公司对安投融公告所称事项进行了核查,核查结果表明,公司未曾与安投融签署过任何协议,未有资金往来。仁智股份又称,经公司向控股股东西藏瀚澧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西藏瀚澧)问询得知,西藏瀚澧与安投融确实有发生过融资业务,融资总金额人民币3000万元。

据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相关规定,仁智股份理应披露其控股股东的融资情况,但仁智股份的众多公告中并未披露此事件,因此,仁智股份或涉重大信息披露遗漏。

仁智股份及控股股东早已投资多家网贷平台

    仁智股份与网贷结缘不是始于爱投资,通过调查发现,该公司及其大股东早就投资参股了多家网贷平台,而且这些平台现在大多已经爆雷。

工商信息系统及金钱桔官网显示,2018年4月,仁智股份入股金钱桔,投资3000万元。巧合的是,仁智股份在2018年8月3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自身并无与爱投资有过资金往来,但仁智股份的控股股东西藏瀚澧,曾与爱投资发生过融资行为,融资额3000万。这笔资金刚好与公司仁智股份入股金针桔的3000万的战略投资额数字相同。

金钱桔的官网显示,金钱桔是浙江火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位于浙江杭州,并于2018年4月引入上市公司仁智股份战略入股,融资规模3000万元。

但这个金钱桔平台在网贷之家和网贷天眼都查找不到,其官网上面也不能注册、投资,只有下载手机APP,才能使用,而且官网面页也明显粗制滥造,没有平台的营运数据披露。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金钱桔的两位股东是仁智股份和杭州领之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领之上),其中,杭州领之上早在2017年10月10日就已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至今未被移出。

金钱桔理财的官网显示,金钱桔的法定代表人是胡德华,公司的创始人团队曾先后创办三家全国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据记者查证,就是投融家、长富理财(又称萌小薪)和念钱安,然而这三家网贷平台都已出事,投融家和长富理财同时在2018年7月9日爆雷,念钱安则在2018年8月7日爆雷。很难想象,在自家人平台几乎同时爆雷的情况下,金钱桔能独善其身。

仁智股份的控股股东西藏瀚澧也同样投资了网贷平台,而且时间更早。

从公开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到(以工商信息变更时间为准),2017年12月15日,西藏瀚澧入股浙江多多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多多理财),认缴出资3000万,持股比例为30%,另一股东是浙江贝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贝田)认缴出资7000万,持股比例为70%。

很巧合的是,多多理财今年也爆雷了,时间也是2018年7月9日。也就是说,在2018年7月9日的这一天,西藏瀚澧所参股的多多理财以及与仁智股份相关联的投融家和长富理财同时爆雷。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仁智股份及西藏瀚澧参股网贷平台的目的,而且参股之后都只有几个月,这几个平台就相继爆雷,平台的爆雷与仁智股份西藏瀚澧的入股是否有关联,平台是否存在自融的情况。这或许要等到相关部门的调查才知道答案了。

一个上市公司, 为什么要涉足网贷平台?是否是经营情况不理想,致使仁智股份及其控股股东转投网贷平台想借机转型?或是想从网贷平台解决资金紧张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西藏瀚澧为了入主仁智股份,通过借贷等方式先后投资达14亿元,然而不幸的是,股票崩盘,耗资14亿元目前的股票市值缩水成4亿元,业内人士分析这跟多多理财的跑路可能也有直接的联系。

投资有道记者就以上诸多疑问,分别撰写了仁智股份和金钱桔理财的采访函,首先用网易邮箱发往对方的公司邮箱,可是收到的是退信,记者更换了腾讯邮箱后再发,结果还是一样。网易邮箱的回复是“邮差小易抱歉地通知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方退信了”。腾讯邮箱的回复是“请联系您的收件人或其所在服务商了解退信原因, 您也可以向管理员报告此退信”。着实让人感到奇怪,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对外公开披露的邮箱竟然直接拒收来信,这也是记者多年来第一次遇到。

财务不佳,股份冻结,诉讼缠身,仁智股份或存退市风险

    仁智股份历史复杂,近来年经营情况不太理想,连主营业务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以前的以油服为主的上市公司转变成为了一个贸易为主的公司。

我们通过分析仁智股份披露的2017年财务报表,可以发现,公司财务数据异常,并且证监局也于2018年7月2日发出了年报关注函。

我们发现,仁智股份的主营业务油服板块业务由于受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低迷,石油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影响,市场工作量大幅下降,油服业务收入大幅缩减。公司的主要业务转向了大宗贸易业务,大宗贸易业务主要销售产品种类为乙二醇。

2017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331,384.0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52.61%,其中大宗商品贸易销售收入314,227.99万元,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94.82%,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已成为公司主营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主要为大宗贸易业务收入的大幅增长所致。

而大宗贸易业务的毛利率很低, 31亿的销售额,毛利只有2554.23万元,毛利率1%都不到。公司通过在长江国际网上仓储服务平台第三方自主取得商品控制权再转让给客户,承担向客户转让商品的主要责任、并自主决定所交易商品的价格。这样的贸易模式技术含量很低。

作为一个上市企业,可以试想,如果当初仅凭大宗贸易业务,能否达到上市的条件呢?那现在大宗贸易业务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不是标志着公司面临困境?另外,公司2017年以前的主营业务油服业务,2017年收入11,564.84万元,仅占公司总收入的3.49%,2017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由2016年的2452.34万元下降为186.32万元,下降了92.4%。公司的现金流也比较糟糕,2017年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97亿元。

2016年,公司注册地从四川绵阳迁入浙江温州,更名为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并在绵阳新注册3家子公司。同年,公司获得温州和绵阳两地政府补助4,200万元。2017年度,公司未收到政府有关的大面积大额补助,营业外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4,341.40万元,同比减少99.57%。如果剔除2016年大额政府补助影响,2017年度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加1,920.41万元,同比增长103.70%,但净利润也只有186.32万元,区区186.32万元,对于一个上市企业来说,真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处于随时会亏损的边缘。而这186.32元中,还包括公司对外投资收益885.25万元,也就是说,扣除这部分投资收益的话,公司就会出现亏损。

公司2018年上半年经营情况也不理想。

2018年半年度,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实现营业收入16.66亿元,同比增长15.45%;实现利润总额-965.05万元,同比增加7.96%;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0.02万元,同比增加49.96%。虽然营业收入有所上涨,但总的来说还是亏损。

我们发现,仁智股份及其控股股东也涉及到多项诉讼。

2015年3月20日,仁智股份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大连市人民检察院立案,同日,公司前董事长钱忠良被大连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原因是身为仁智股份的前实控人兼董事长的钱忠良涉嫌行贿。

公司控股股东西藏瀚澧也涉及多项诉讼。

西藏瀚澧于2015年12月4日在拉萨市成立。法定代表人金环,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子科技、生物科技、能源科技的技术转让、开发等。2016年4月成为仁智股份控股股东。

西藏瀚澧作为仁智股份的控股股东,早在2017年2月14日及2月20日,西藏瀚澧将其持有公司的19.76%的股份,全部质押给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之后,又因江阴华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西藏瀚澧、金环、陈昊旻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2018年2月26日,西藏瀚澧所持仁智股份的全部股份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2018年2月26日至2021年2月25日。

在主营业务发生变更,财务状况不佳,信息披露不合规,涉及多项诉讼,股票价格崩盘,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的情况下,仁智股份或存退市风险。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