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投资网上公开催贷,引爆步森股份资本局中局

时间:2018-09-20 17:57 栏目:P2P专栏, 曝光台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099 次

爱投资,赵春霞实际控制的网贷平台,因为在网上公开向一些合同借款人催贷,一夜成名。近期,爱投资公布了平台本金逾期项目清查结果,逾期总金额达30.47亿元;其中,待处置的项目总金额达24.58亿元。这样看来,爱投资前些时候通过网络向多公司追债结果一般,逾期窟窿依然不小。

步森股份,赵春霞现在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其前实控人是徐茂栋,但在爱投资公布的欠款企业中,又包括徐茂栋控制的“星河系”公司。赵春霞收购步森股份同时身陷徐茂栋债务担保黑洞,未来堪忧。而赵春霞以10亿元向徐茂栋买入步森股份股份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又被外界质疑。

P2P平台、上市公司、借款企业、担保机构、投资人,这几个敏感名词因为赵春霞与徐茂栋而纠缠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犹如一盘迷雾般的资本局中局。

赵春霞“接盘”步森股份  10亿市值折价8成

    在爱投资公布的欠款企业中,四家欠款企业北京星河星园科技有限公司、怡乐无限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星河世界集团有限公司和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被成为“星河系”,实际控制人均为徐茂栋,被爱投资的投资人列为平台“三大赖”之一。爱投资公布了这其中两家企业的欠款金额,合计1.3亿元。另两家没有公布详细欠款信息。

徐茂栋曾是明星早期投资人,获得过2017年“胡润中国最佳早期投资人”。2016年,徐茂栋家族曾以71亿财富位列2016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348位。徐茂栋控制的星河系,也是国内知名创投机构,创立过窝窝团、星河互联、星河世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徐茂栋本人曾控制三家上市公司: A股天马股份(现为ST.天马)(SZ.002122)、步森股份(SZ.002569)和美股众美联(NASDAQ: JMU)。

2016年8月,徐茂栋以10.12亿元的入主步森股份,通过控制睿鸷资产95.02%的股权成为步森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徐茂栋入手时,步森股份的价格为26.1元/股,睿鸷资产占步森股份29.86%的股份。

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后,将步森股份由传统服装企业向金融科技企业转型,步森股份的股价随之步步高升。

2017年10月,赵春霞以47.60元/股的价格,花费10.66亿元,从徐茂栋手中买入步森股份2240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16%。同时获得睿鸷资产持有的剩余上市公司13.68%股票投票权。徐茂栋由此成功脱手,小赚一笔。

不幸的是,赵春霞接手后,步森股份股价掉头向下,一路下跌,截止2018年9月20日股价跌到10.78元/股,赵春霞手中的股份缩水了近八成。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赵春霞终于当上了“接盘侠”。除了被司法冻结的1940万股股份,赵春霞持有的2240万股股份全部质押于华宝信托,融资2.5亿开展并购活动。赵春霞的质押股平仓价格15.04元,目前步森股份股价只有10.35元/股(截止2018年9月17日),早已全部低于平仓线,爆仓风险一触即发。

被司法冻结的1940万股缘起徐茂栋主政时期,步森股份涉及的多起巨额债务,则让赵春霞始料未及。

在这些借款中,有不少以步森股份为担保人。因涉及徐茂栋及天马股份的债务,目前赵春霞通过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睿鸷资产”)控制的1940万股股份已全部被冻结,步森股份4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

我们从近期步森股份的公告中,可以看到步森股份涉及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1亿元、浙商证券11.7亿元、信融财富4000万元和自然人朱丹丹4500万元等的债务。前三者,已起诉步森股份;信融财富则在其官网上敦促步森股份履行担保代偿义务。而查询睿鸷资产的企业信息,则能看到睿鸷资产还涉及至少三起诉讼案件。

来源:启信宝

    赵春霞显然不愿意接手徐茂栋和天马的债务烂摊子,在步森股份公告中,公司称“可能存在嫌疑人伪造公司印章、私自制作担保文件等犯罪行为”,并指出徐茂栋未向上市公司披露担保事项。

稍微看一下这几起大的债务成因。2017年2月22日,浙商证券发行浙商聚金湖银杭州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为天马股份募集16亿元资金。2018年5月9日前,天马股份未履行1,173,801,344元回购义务,浙商证券遂起诉步森股份控股股东睿鸷资产,要求其履行担保义务。步森股份称睿鸷资产并未向上市公司披露该事宜。

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诉对于天马股份在2017年10月27日所借1亿元债务,有连带担保责任。同时成为被告的还有徐茂栋和其关联公司。步森股份称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并无资金往来,股东会和董事会对此也不知情。

信融财富称步森股份在其平台担保的4000万元借款项目之借款企业未及时还款,步森股份在此项目中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该合同签订日期为2017年8月1日,从时间上来看,是徐茂栋主政时期。赵春霞控制的步森股份否认并无此事,公司并未审议过该笔担保。

徐茂栋控制的天马股份目前已被ST,业务基本停摆,据说徐茂栋本人行踪成迷,徐茂栋是否伪造印章私签合同、步森股份能否脱身,恐只有待司法机关的进一步调查了。

8月23日,步森股份披露,公司财务负责人袁建军辞职。8月29日,公司半年报发布,尽管步森股份上半年营收1.73亿,同比有36.11%的上浮,但是公司亏损1.27亿,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余额-9000多万,同比下降了207.76%,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9300万,下降了25.90%。

8月30日凌晨,步森股份公告,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占公司股本8.13%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三威”)将在半年内减持1138万股。9月12日,信三威减持减持7.01%,现持股仅1.12%。信三威是紧随徐茂栋后,在2016年8月以29.26元/股买进步森股份1138万股的大股东。当时信三威入股共耗资3.33亿元,如今不到半价甩卖,不免让人怀疑步森股份的未来何在?

网贷大佬赵春霞何以成为接盘侠

    自2015年以来,步森股份已经四易其主。自2015年步森股份的创始人寿氏家族变卖其股份开始,步森股份已经脱离传统服装业,沦为一家壳公司。

2015年,北京非凡领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非凡领驭”)通过睿鸷资产以8.36亿元买进步森股份4,180万股股份。2016年8月,徐茂栋以10.12亿元买进睿鸷资产股份,成为步森股份实际控制人。

而2017年10月赵春霞入手时,以10.66亿元只买进2240万股,溢价接近50%。当时,步森股份已经连年亏损,业绩上也毫无亮眼之处。这样一笔明显不划算的买卖,为什么赵春霞要接手?

有媒体分析,赵春霞想借步森股份的壳实现爱投资上市。徐茂栋接手步森股份后,推动步森股份向金融科技企业转型。这与赵春霞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赵春霞多次对媒体表示,爱投资与步森股份均是独立经营,不存在借壳上市的考虑。

赵春霞与徐茂栋来往已久。从爱投资已公布的星河系借款来看,爱投资至少从2017年9月开始,就向徐茂栋提供借款。

徐茂栋2016年8月以10.12亿元入主步森股份,2016年10月又以29.37亿元入主天马股份。短短两个月,耗资40亿元。钱从哪来?

徐茂栋曾对购买天马股份的资金来源作出解释,购买对价29.37亿元,其中15.5亿来自母公司星河互联的往来借款,13.87亿来自向恒天财富的短期融资。随后,为偿还短期过桥资金,徐茂栋将所持天马股份的股票质押给券商融资。

那么母公司星河互联的钱又是从哪儿来呢?从星河互联获得的借款,加上购买步森股份的资金,也有25.62亿元之多!徐茂栋又是从哪来那么多现金呢?

按照徐茂栋“资本挪移”的习惯,这二十多亿资金可能也来自于借款。徐茂栋多早与赵春霞开始资金往来以及往来资金金额多少,目前尚无准确的信息,但两者在股权转让之前就有资金往来则是不争的事实。

有人在网上爆料,称赵春霞并没有付给徐茂栋足额10.66亿元,他们内部协定了一个价格,10.66亿元由担保人过户给徐茂栋,多余的资金返回给赵春霞。

2018年1月,时任步森股份二股东刘钧受让徐茂栋持有的剩余股份,当时每股价格仅9.43元/股,相当于徐茂栋三折甩卖,不免让人怀疑是否是徐茂栋的关联交易。此举让赵春霞的控制权岌岌可危。后来此举受到监管部门的注意,只得作罢。

徐茂栋既已把股份高价卖给赵春霞,也在赵春霞的爱投资平台上借款,看上去合作关系密切,为何又要让赵春霞控制权不保,这背后的关系,扑朔迷离。

赵春霞入股资金来源不明 爱投资资金使用或涉违规

    步森股份、爱投资、赵春霞和徐茂栋的种种纠葛,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证监局发函问询,要求步森股份解释与爱投资的关系。

8月15日,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约谈赵春霞,赵春霞至今避而不见。步森股份公告称赵春霞抱病静养,无法到场面谈。而8月22日,赵春霞还在花椒直播向爱投资的投资者做直播,言谈顺畅,看上去并无大恙。

早在2017年10月,证监会就向赵春霞问询,入股步森资本的10亿元资金从何而来。赵春霞持有安见科技95%的股份,通过安见科技入主步森股份。赵春霞回应说,3亿元来自于安见科技的实缴注册资本,安见科技的另一股东苏红投资0.4亿元,另外7.6亿元来自于赵春霞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融艾创投”)的合伙份额转让所得。但我们现在查询融艾创投的股权结构,赵春霞仍然拥有融艾创投99%的股份。也就是说,赵春霞所说的份额转让,并未完成。如果不是合伙份额转让所得款项,那么赵春霞的资金到底从何而来呢?

爱投资虽然公布了部分欠款企业的信息,但是爱投资投资者的余额多少 ,债项与投资人投资金额是否匹配,爱投资项目坏账比率,这些信息爱投资一直没有公布。从爱投资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仅有少量项目回款,投资人数十亿投资缺口,从何弥补?

爱投资近日公告称,由于合作的担保机构无法履行债权回购义务,将接管保德信奕(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中财新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安融金(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嘉瑞国际保理(天津)有限公司和微弘商业(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7.7亿元逾期项目。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这5家保障机构有三家公司的地址完全一致。

中安融金(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融金”)成立于2014年6月,据投资人描述,2014年7月份,就开始与爱投资合作。刚成立三个月的公司,如何能为爱投资项目提供担保?

中安融金的股东张林是北京旅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旅商咨询”)的监事,而这家公司,与赵春霞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赵春霞曾在2013年入股旅商咨询,2014年9月才退出。

与赵春霞的股份同进同出的是孟樊春。北京爱创投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爱创投资”)的法人叫孟樊琪,她同时在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安投融(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高管。爱创投资是爱投资的股东,余下两家公司都是爱投资的运营实体。

几家保理机构与赵春霞及相关关联人关系成迷,担保资质也尚待考证。平台、借款人、担保机构,似乎都处在巨大的关系网中,其中缘由,团团迷雾。而此时的爱投资的投资人,还沉浸在赵春霞“打击”老赖高亢的正义感中,甚至自发组织了催收小分队,帮助爱投资平台追讨欠款。只是,爱投资至少数十亿的资金漏洞,不知能从目前公布的追讨企业的还款中弥补多少?而这些资金缺口又是否有爱投资的自融成分在里面,都还是未知数。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