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不断 债券信用风险蔓延央企

时间:2016-05-09 12:46 栏目:产业投资, 商道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090 次

4月11日,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物资”)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规模持续萎缩,经营效益下滑,正在对下一步改革脱困措施及债务偿付安排等重大事项进行讨论,168亿债务融资工具当日起集体暂停交易。

据资料显示,中铁物资暂停的债券共9期,包括包括5只超短融、1只中期票据以及3只PPN,发行额度在8亿元至25亿元不等,总额共计168亿元。

作为铁道部确定的铁路集采专供物资主要服务商和铁路基本建设项目部管物资代理公司,中国铁物是经国务院国资委批准,由中国铁路物资总公司整体重组改制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是名副其实的央企子公司。而此次债务融资工具交易暂停,意味着又一家央企债券爆发信用风险。

实际上,早在去年4月,保定天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定天威”)因未能按期支付2011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利息,成为首家公募债券违约央企以来,央企债券信用危机便频频发生。

保定天威首度债券违约 央企不败金身告破

保定天威隶属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后者为中央直接管理的特大型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中央企业、国家计划单列企业,是中国十大军工企业之一。2015年4月21日,保定天威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发生巨额亏损,资产负债率急剧上升,融资能力丧失,资金枯竭,未能兑付 “11天威MTN2”债券到期利息8550万元。保定天威旗下“11天威MTN2”成为了国内首支违约的国企债券。

据公告显示,保定天威发行过两笔债券,分别为“保定天威集团有限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简称“11天威MTN1”及“第二期中期票据”简称“11天威MTN2”。

而继“11天威MTN2”利息违约兑付后,“11天威MTN1”于2 016 年2月2 4日也陷入兑付危机,保定天威发布公告称未能按期兑付本息共计10.585亿元。此后,保定天威于3月30日再发违兑公告,称应于3月27日(遇节假日顺延至3月28日)到期的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3天威PPN001”未能按时兑付本息。首支债券“11天威MTN2”违约一周年后,保定天威又于4月21日宣布该债券共计15.855亿元本息全部违约。

实际上,由于持续亏损,保定天威早已因集团及旗下三家子公司无力偿还到期债务,于2015年9月18日向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并于2016年1月8日被裁定,因此债券应付本息未能按期兑付。

而由于连续爆发债券违约,联合资信于4月22日宣布维持保定天威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在C级,为信用等级最低档,代表不能偿还债务。

首家债务违约钢铁央企 中钢股份9次延长回售登记期

2015年10月19日晚间,中国中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钢股份”)在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公告称,将延期支付“10中钢债”本期利息,拟以所持上市公司中钢国际(000928)的股票为债券本期利息追加质押担保。

据了解,中钢股份主营业务为钢材、钢坯、铁矿石、冶金辅材贸易等,其母公司中钢集团为国务院国资委直属企业,为全国最大的钢铁工业综合服务集团。

对于此次延期支付本期利息,中钢股份在事实上已经构成违约。而由于其为央企子公司,中钢股份因此成为首家违约的钢铁央企。

除此之外,中钢股份还面临债权人的回售登记压力。据此前“10中钢债”发行说明书显示,在债券续存期第五年末,投资者有权将持有的本期债券按面值全部或部分回售给发行人,或选择继续持有;债券持有人回售登记期当年9月29日-10月12日。

但2014年7月以来,中钢集团陆续出现银行贷款逾期情况并启动债务重组工作,截至2014年年底旗下所属72家子公司债务已超过1000亿元,现金流趋于枯竭。因此,投资者相继选择退出,令“10中钢债”走向违约,中钢股份也不得不将回售登记期延后。

由于中钢集团债务重组工作未获得实质性进展,“10中钢债”回售登记期多次延长,分别延长至2015年10月16日、11月16日、12月16日、12月30日,以及2016年1月29日、2月29日、3月29日、4月12日、5月3日。

首家煤炭央企子公司陷债务违约 延期兑付资金超6亿

4月6日,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当天为中煤集团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华昱能源”)2015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简称“15华昱 CP001”)的付息兑付日,但截至日终仍未收到中煤华昱应付的短融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华昱能源的控股股东为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后者为全国第二大煤炭生产企业,也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大型能源企业,持有前者49.46%股份,因此华昱能源也属央企子公司。而该公告的发布意味着华昱能源不足额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行为,故华昱能源成为了首家陷入债务违约的煤炭央企。

对于此次违约的原因,中煤华昱表示,受煤炭市场行情疲软影响,煤炭销售价格大幅下降,2015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业绩亏损4.2亿元,造成公司资金链紧张。

该违约事件发生一周后,华昱能源于4月12日晚间在中国货币网上发布公告,称通过多渠道筹措资金,公司将于次日足额偿付2015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本息,并支付违约金93.74万元。同时,中煤华昱表示了对 “15华昱 CP001”持有人的歉意。

除“15 华昱CP001”外,中煤华昱存续期内应付债券还有38.5亿元,其中15亿元和23.5亿元分别于2016年、2017年到期。

央企债券信用风险频发 债转股或有望应对风险

中铁物资暂停交易融资工具两周后,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于4月25日发布公告称,为保障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者的交易转让权利,经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在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债务融资工具恢复正常交易流通前,投资者需交易转让相关债务融资工具的,可向其提交相关文件后进行。

对此次事件,有分析称,“央企的造血能力显著差于民企,而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才是持久偿债能力的关键。考虑到其国资背景以及短期债务承压,未来处置路径或是进行债转股等债务重组。”

事实确实如此,自保定天威首支公募基金违约以来,债市信用危机已从民营企业蔓延至央企。据不完全数据统计,目前公募债违约主体已达10余个,煤炭、钢铁领域等具有较强偿付能力的央企更是一再成为债券信用风险爆发地。对此,减债、债转股等债务违约处置方案也被不断提及。但由于债市投资复杂,任何方法都暗藏巨大风险与重重困难。

有分析认为,中铁物资的案例或将成为债转股进程的标志性事件,如果某发行方债转股成功,有利于降低相应违约风险。但也有观点认为,从宏观上看,债转股将是供给侧改革元年托底系统性信用风险不爆发的必要债务重组方案,但债转股进展的时间、流程等还是会对债券持有人造成巨大压力。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