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VS杨振宇:“飞马”兄弟会

时间:2014-05-05 13:44 栏目:PE领袖会客室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7,224 次

作者:罗梅芳   来源:投资有道12年7月刊

通过模式组合,飞马旅成为中国首家创业项目的专业管理支持机构。以微股份的方式为创业者提供服务,这种模式也是飞马旅的发起人们亲身实践过的。

飞马旅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看看两位发起创始人袁岳和杨振宇这对“兄弟组合”,或可判断一二。作为本期“PE领袖会客室”的到访嘉宾,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的风格截然不同,但他们的“兄弟会”,却正热火朝天在创业服务和投资领域地开拓新天地。

袁岳

  夏日一个午后,浦东香格里拉酒店大堂,因飞机晚点,袁岳的身影迟迟未出现。他的秘书——一个大学二年级学生,因参加袁岳发起的高校学生当一日高管秘书作为体验学习的“黑苹果”项目,带着些紧张安排着这一日袁岳的行程。从其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日程记录,可以看出袁岳的繁忙。说话间袁岳一身爽朗的赶到,走路似乎带着风,脸上并未过多显出风尘之色。事实上他一路也没闲着,通过微博和微信的群聊,他几乎时时都在与飞马旅支持的创业者们交流计划,沟通思想。袁岳此前为众所周知的身份是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如今他又添新头衔:飞马旅首任CEO。飞马旅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用他的话总结,是“用服务业支持服务业”。

而另一个午后,在一处创意园区飞马旅自营的巧克力吧内,悠婉音乐声中,巧克力咖啡四处飘散着香甜的味道,思维也似乎随之发散自由。“不用急,我有时间,可以慢慢聊。”飞马旅的另一位发起人杨振宇,这位3131电子商务创新联盟主席、现代传播集团顾问、《东方企业家》出版人和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以及如今的飞马基金首席合伙人,温文而认真的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位知名的投资人和管理者,他言语中透着亲和力,当相机快门不断闪烁时,甚至略显拘谨。“在现阶段,我认为自己做一些幕后工作最为合适。”他表示。

“我的言行均比较直接,而杨总偏向阴柔。我们一拍即合,配合在一起非常愉快。”袁岳干脆地告诉记者。

杨振宇

  “兄弟”与“兄弟会”

飞马旅主要由三部分构成:飞马旅创业项目服务机构、飞马天使基金和飞马投资基金联盟。通过这样的模式组合,飞马旅成为中国首家创业项目的专业管理支持机构。以微股份的方式为创业者提供服务,这种模式也是飞马旅的发起人们亲身实践过的。

他们的创业项目集中关注在创新服务业,包括了电子商务、连锁服务、物流与商务服务、知识服务、文化娱乐五大核心业务版块。

关于这些想法,是袁岳与杨振宇这两个相交十多年的好友在各自征途上一直思考着的,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有关未来发展方向闲聊中,他们的想法“擦出火花”。

在袁岳看来,零点咨询一直致力于市场需求和消费需求的研究,以往服务的企业都是大企业,如何才能将众多中小企业也融入服务之内?

而杨振宇则有过类似的实践经验,基于3131电商联盟孵化电商的一些成绩,他也在思索,能否将其成功经验适用于其它企业的有效孵化?

“兄弟会”脑力激荡的兴奋,使构想实现得很快。此次会面大约一个月后,2011年10月飞马旅宣告成立。然后就是为时两个月的路演,15个城市的奔走。

搭建这样一个平台需要的是志同道合而又强有力的合作伙伴,袁岳和杨振宇将他们的想法广散于业界,亦得到一批名头响亮的企业家和投资人鼎力支持。第一批创始人有个颇具古风的称号“飞马十君子”,他们还包括了汉庭创始人董事长季琦、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美特斯邦威董事长周成建、分众传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江南春、乐百氏创始人和今日投资董事长何伯权、携程CEO范敏、Nautica创始人朱钦骐。

“我邀请几位企业家加入飞马旅,他们回应的是一句话或者三句话,一句话是‘干吧’,三句话是‘这是干什么的’、‘我要做些什么’、‘干吧’。”袁岳说。

同时,飞马基金联盟也在上海正式宣告成立,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等为联合召集人。

另一个模式是由多位创业领袖加盟的“飞马旅教导团”,其中包括驴妈妈旅游网CEO洪清华等服务业新锐,“主要是诊断并提升服务业创新企业。”

袁岳与杨振宇对发起人团队的考虑是一致的,他们都是有创业经历的企业家,因而能够为创业者提供最有效到位的协助。同时,他们都是创新型服务业领域的领先者,在所在业内数一数二,将对于创业者的提升和资源整合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对接的另一端就是各类创新型服务创业企业,在初创期,“过小日子倒还可以,但是真正要扩张,首先资源方面就明显不足。”袁岳认为,飞马旅就是要把上游和下游进行服务对接。

飞马旅团队将对创业者申报的创新服务业项目进行评估,首先选出50家企业,分成处于快速发展期的20家“飞马之星”和最具有成长潜质的30家“飞马之驹”。他们加入飞马旅大家庭后,给予飞马旅2%~4%不等的微股份。飞马旅团队为这些项目找来投资人,完成初期投资。当这批创业项目完成第二轮融资,就从飞马旅“毕业”自力更生,日后也能为飞马旅新的项目提供融资契机。

“如果投资已成长企业,或许企业并不觉得获得很大帮助。而投资早期企业,一点点将他们扶持长大,使其变强,通常会与创业者建立深厚感情,自己的成就感也是不一样的。”对袁岳和杨振宇来说,“成就感”和“生命的意义”在现阶段具有莫大的说服力,他们是“用公益的心态将他们培育好。”

“选择上我们注重细分行业,比如物流保险箱,领域很小,但却少有竞争对手,增长空间很大。还有一些企业在行业领域里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而这种模式是其它企业所没有的,这类创业者我们也予以关注。”袁岳告诉记者,飞马旅星驹有50%以上是行业“小”的企业。

怎样能为创业的好马插上腾飞的翅膀?袁岳和杨振宇都意识到,创业企业早期面临多方面不健全,缺少获得资源的财务条件,也因为支付能力的薄弱,包括研究咨询、公关广告、信贷金融、人力资源等在内的很多机构乐于为规模企业服务,却很少能与创业企业达成合作。即使某些投资于创业企业的风险投资与私募股权基金机构可以提供附加服务,但受限于能力、资源等因素,也很难兑现。早期服务的缺乏,增加了创业企业的发展障碍,甚至直接导致创业企业的夭折。

服务生态与“最好的风投”

选择创新服务业对于袁岳和杨振宇来说,蕴含着他们一个基本判断:2013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达5000美金。那时的中国,将迎来服务行业的革命期。“从全球的范围来看,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金时,刚好是服务业发展开端。美国在1969年就已经开始了,日本是1976年,韩国1986年,而中国是2013年。”袁岳称。但他同时也认为,中国的服务行业虽然空间巨大,而从事服务行业“却很憋屈”。

“就国家的产业政策而言,对科技业、制造业的支持力度比较大,对与民生紧密相关的服务行业支持得较少,导致服务行业发展面临重重障碍。此时我们进入创新服务行业,正好可以填补这块空白。”杨振宇认为,“再过三年,人们将更加意识到创新服务的重要。”

袁岳提出的说法是打造一个“服务生态”。

他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服务往往是无形的,但是我们要把它们做得更细致更有形,是对于服务对象需要的由衷,有的时候甚至是没功利的关心。服务的灵魂不是孤独的灵魂,是灵魂之间的对话与默契或者明契,是服务对象的灵魂在我们的服务项目上的附体。”

对飞马旅支持的创业者,服务生态展现出的是“大哥带小弟”般的纵横链条。“飞马旅几乎是找准企业缺什么就补什么。如果缺钱,就给钱;缺管理,就帮忙组建优良管理团队。”总体来说,包括了三个层面——对创业企业进行管理诊断和管理提升、适度的资源整合、一定的品牌传播。“如果这些做到了,飞马旅的服务也就体现出来了。”

同时,创业企业之间也形成了“互帮互助”的状态。“中国的电子商务保持着快速的发展,这里需要更好的物流服务,两者的互相帮助,必然能够共同促进发展。同时,连锁服务也是零售物流的发达点。而在物流业的快速发展中,人才与管理又是一个重要的制约,此时以教育培训为核心的知识服务行业也是应该关注的核心点之一。行业看起来互有不同,但内在又互相连结,是一种重要的相辅相成的关系,这形成了服务生态平衡。”

不仅如此,在城市中心的商场内,飞马旅尝试说服开发商以5~8%的空间作为创业孵化区,“这种孵化区以股份换店租,或者通过销售分成的办法在后期支付,现在已经有7、8家商业机构接受了我们的模式。”袁岳说。

一系列构想在袁岳与杨振宇看来,是通过发展战略合作机构共同开发出服务产品的践行,“可以用占领微股份的方式,形成坚固的服务链条,共同将事业做大做强。”

当然,他们对于挑选企业的前景也有客观的评估,“将来可能有20%的企业会死掉,而50~60家企业将获得不错的成长,甚至有20%的企业还可以上市,这样一来,投资的风险可以得到对冲。”

“对飞马旅关注的五大创新服务行业,都是中国内需增长的经济大背景下,正在快速发展的五个现代服务行业,每一个行业内将来都会有诞生超级大公司的可能。”沈南鹏在评价飞马旅挑选的创业企业时表示。

“创业企业在两轮融资之后就不是我们核心服务的对象,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小股东。”袁岳表示飞马旅的定位十分清晰,始终聚焦在初创业,而且将按照每年50家的规模发展。

“五年之后,?们将有300多家企业。红杉资本10年投资才有100家企业,未来我相信飞马旅能和最好的风投进行PK。”他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说。

一个好伙伴是事业成功的基石

随着项目的深入,飞马旅将改变整个中国的服务大环境。对此,袁岳和杨振宇都充满信心。

“飞马旅将提供天使服务,而不仅仅是天使资金。天使服务及投资,更考验投资人的眼光,也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杨振宇表示。

罗伯特·清崎曾有名言:“找一个好伙伴是事业成功的基石。”关于这一点,袁岳和杨振宇似乎能够完好印证。

“我们认识十多年了,但在创建飞马旅之前,从来没有合作过生意。”杨振宇告诉记者,他们是老乡同时年纪相仿。

“我一直挺佩服袁岳,他总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和广泛的爱好,综合能力很强,可以说几乎是一个人活过了七个人。与这样的人合作,我很放心。”

而袁岳则认为杨振宇“很有眼光和魄力,考虑问题非常周到”他并且直接预测,未来中国富豪榜排名靠前群体“应该有杨一个”。

事实上,合作中性格互补,才是“兄弟联手”顺利进展的重要基础。杨振宇将此形容成“一前一后”的关系。他本人对电子商务、园区的管理、街区的模式、具体细节思考掌控、后台关系处理等“优势”明显,游刃有余,同时作为飞马天使基金的首席合伙人,对基金运作考虑更多。而涉及到项目的选择、社会关系活动以及市场营销推广等方面,则都是袁岳冲在第一线。

一刚一柔,一前一后,一动一静,正如翅膀需有一对才可飞翔,袁岳和杨振宇正如飞马旅的两翼。尽管在飞马旅创立初期,“具体的工作并未分得仔细,每个人都同时负责着很多事情”,但是一旦遇到有意见分歧,“我就听袁岳的”。杨振宇笑着却毫不犹豫的对记者说。

飞马旅四大特点

1、飞马旅为创业者提供的标准服务,不收取费用,而是采取微股份置换的方式。

2、飞马旅的创始人都是成功创业甚至是连续成功的创业者,而不是投资家,他们能为挣扎在创业一线的创业者们提供创业建议和更扎实资源转播与整合服务。

3、飞马旅关注的是处于中早期的创业企业,而不是PRE—IPO。飞马旅认为第一成本是时间;第二成本是机会;第三成本才是钱,帮助更多的创业者是成功企业家社会责任的体现。

4、飞马旅是个开放的平台,不只吸收创新服务业的创业企业加入,更积极吸纳优秀的服务人才、吸收优秀的关键服务机构、吸收优秀的投资基金加盟投资

基金联盟,形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强大的服务资源综合体。

杨振宇

  杨振宇 3131电子商务创新联盟主席,上海智耀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景域国际旅游运营集团(旗下拥有驴妈妈网、以及奇创旅游规划咨询机构等)联席董事长等。齐家网、悦读网、现代传播集团、m360、T-pad飞马旅等投资人。198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

袁岳

  袁岳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飞马旅首任CEO,独立媒体人。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2007年耶鲁世界学者。发表管理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等方面论述二十余册。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