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益股份两专利涉嫌虚假披露,最大供应商存疑

时间:2020-11-30 09:17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775 次

保温杯生产商——浙江嘉益保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益股份”)正在申请创业板IPO。经我们研究发现,嘉益股份最大供应商成立当年便与公司合作,为公司制造不锈钢管,但这家供应商似乎既没有参保员工也没有生产线,而且与其他几大供应商可能有潜在关联。另外,公司将受让取得的发明专利披露为自主研发,部分合作项目尚未开始就已经形成了最终成果,且研发项目投入金额前后披露不一致。

销售“双集中”,邀请大客户原股东入股子公司

嘉益股份成立于2004年5月,主要从事不同材质的饮品、食品容器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为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即保温杯。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3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4007.16万元、37644.88万元、40496.11万元、7304.62万元,归属净利润2582.21万元、8122.42万元、7190.02万元、1360.86万元。

嘉益股份的销售呈现“双集中”的特点。一方面,公司以外销为主,2017年至2020年1-3月,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28346.54万元、31027.94万元、34141.59万元、6259.6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00%、83.25%、85.94%、86.35%。而且,外销市场集中于美国,海外贸易政策的风险敞口较大。另一方面,公司客户高度集中,2017年至2020年1-3月,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32137.85 万元、34383.88 万元、33222.37 万元、6095.00 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4.51%、91.35%、82.05%、83.44%。Pacific Market International、ETS Express、Takeya Chemical Industry、Can’t Live Without it四家公司长期位列前五大客户,上海朵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朵麦”)2017年和2018年曾是前五大客户之一,之后这一位置被Jordane Enterprises取代。

朵麦文化是嘉益股份前五大客户中唯一的境内客户。工商信息显示,朵麦文化成立于2017年2月17日,从事货物进出口,没有参保员工。朵麦文化原股东之一的陆晓飞曾持有其44.00%股份并担任监事,但2019年1月陆晓飞将其所持有的朵麦文化股份全部转出。接着,就有了招股书里的一段故事。2019年4月,嘉益股份收购了第一大客户Pacific Market International旗下的miGo品牌,并设立了一家子公司杭州镁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镁歌贸易”)作为品牌运营主体。嘉益股份称,为促进镁歌贸易和miGo品牌的发展,公司决定吸收陆晓飞和武毅作为镁歌贸易小股东,并任命陆晓飞为上海分公司负责人,而这位陆晓飞就是朵麦文化的原股东。值得注意的是,陆晓飞离开朵麦文化进入嘉益股份后,朵麦文化就跌出了公司前五大客户的行列。

最大供应商刚成立就合作,潜在关联错综复杂

在采购方面,最引人注意的就是第一大供应商武义全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进金属”)。工商信息显示,全进金属成立于2017年4月11日,实缴资本5万元,没有参保员工,陈英杰全资持股并担任执行董事,胡军成担任监事。全进金属成立当年便成为嘉益股份第三大委托加工商,为嘉益股份提供钢管加工业务。后来,嘉益股份认为不锈钢市场价格波动较大,外协加工模式占用公司资金量较大,因此从2018年开始逐步转变为向全进金属直接采购其加工完毕的不锈钢管。从数据上看,2017年至2020年1-3月,嘉益股份向全进金属采购金额分别为101.39万元、207.02万元、2004.07万元、359.22万元。

按道理来说,全进金属从不需要资质的外协加工商转变为拥有完整制造能力的不锈钢管生产商,是需要建设生产线的,因此也就需要进行环评备案,获得批复后才可以进行建设投产。但奇怪的是,通过当地生态环境局却查询不到全进金属备案过任何建设项目,更没有获得过相应的行政许可。那么,这样一家看起来既没有员工、也没有生产线的公司是如何为嘉益股份制造并提供不锈钢管的呢?

同时,嘉益股份披露的全进金属信息也令人迷惑。据招股书披露,全进金属实际控制人为程显瑞,而巧的是,同时作为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永康市瑞能不锈钢管制品厂(以下简称“永康瑞能”)的实际控制人名字也是程显瑞。如果这两个程显瑞是同一人,那么,根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受同一实控的供应商需要合并计算和披露采购额。按照要求,如果全进金属和永康瑞能的实际控制人都是同一位程显瑞,那么全进金属和永康瑞能就必须合并披露,而不应该同时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中。究竟是嘉益股份大意披露错误,还是另有隐情?

(来自嘉益股份招股书)

另外,全进金属与嘉益股份2020年1-6月第二大供应商永康市天卓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康天卓”)之间可能也有些联系。工商信息显示,全进金属地址位于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白洋街道万石院浙江恒欣五金工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恒欣”)内,2019年12月13日全进金属将地址修改为距离原址不远的另一处综合楼。

(全进金属工商信息)

工商信息显示,浙江恒欣执行董事为吕鹏、经理为胡晶晶、监事为胡方正,永康天卓执行董事兼经理为胡晶晶、监事为叶红杨。如果浙江恒欣的胡晶晶与永康天卓的胡晶晶为同一人,那么就意味着浙江恒欣与永康天卓可能为关联方,甚至可能是同一实控。而全进金属的注册地址就在浙江恒欣内,是否也意味着全进金属与浙江恒欣、永康天卓存在着不一般的关系?

(浙江恒欣工商信息)

(永康天卓工商信息)

受让专利却披露原始取得,研发投入披露矛盾

在研发方面,嘉益股份也存在问题。首先,嘉益股份对专利来源涉嫌虚假披露。据招股书披露,公司的201910914805.X号发明专利“一种方便喝水的防倾洒水杯”为原始取得,即自主研发。但是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事实上是一个叫做杨来凤的自然人2020年8月26日将专利申请权转移给了嘉益股份。这一点已经充分说明嘉益股份在撒谎,这项发明专利并不是原始取得。而且,无论是招股书,还是公司其他专利,都没有杨来凤的身影,这位杨来凤可能不是嘉益股份的员工。

(来自嘉益股份招股书)

(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

其次,据招股书披露,嘉益股份存在合作研发的情况。公司2018年7月与东莞守恒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签署合作研发协议,合同有效期为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2月28日。最终形成了201721776465.1号实用新型专利“一种自动抛光机”)的项目成果。但是国家知识产权局,这项专利的申请日期在2017年12月19日。项目成果的申请时间明显早于合作研发开始时间,研发是假的吗?从另一个角度看,嘉益股份是否将发生在2017年的项目研发费用,借着合作研发的名义确认在2018年?

嘉益股份还有一个合作研发项目叫做活力系列保温产品开发。在合作研发情况中,公司披露报告期内项目累计投入金额100万元,已经结束。然而,在研发费用明细中,公司却披露这一项目2019年投入了302.00万元。两处数据相差三倍,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公司还得将这些疑问解释清楚。

(来自嘉益股份招股书)

此外,嘉益股份实际控制人戚兴华、陈曙光还持有浙江元众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元众”)100%股权。据招股书披露,浙江元众成立于2010年8月11日,最初成立时的业务是太阳能电池片、光伏组件发电系统、太阳能发电和加热一体化系统制造、销售,由于市场环境变化,浙江元众2013年停止太阳能业务,转而用部分原有员工开展了新业务。而新业务就是保温杯。尽管保温杯业务与太阳能业务在技术衔接上的逻辑令人有些难以理解,但据龙游县环境保护局公示,浙江元众2016年12月的确建成了保温杯生产线并通过竣工验收。而且,浙江元众生产线的规模还不小。根据公示,该项目总投资3000万元,形成不锈钢汽车杯300万只、不锈钢保温杯200万只、塑料汽车杯400万只、玻璃杯100万只的产能。但嘉益股份却不承认浙江元众有如此规模的产能,也不承认浙江元众生产保温杯,称浙江元众仅有数台注塑机设备,用于生产塑料杯杯体和配件。从政府公开信息来看,嘉益股份的说法似乎不妥吧。

(来自龙游县环境保护局)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