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上海 艺术围城

时间:2014-04-23 16:36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402 次

欧洲艺术博览会在今年2月发表的报告中称,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品交易市场。几个月之后,美国一家权威艺术品市场调查公司发布报告说,中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已超过美国跃至世界第一。

9月上海,堪称是一个艺术的上海。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和上海艺术博览会两大展会轮番轰炸,众多名家、投资者纷纷上阵,着实为秋拍季之前的上海艺术市场点上了一把旺盛的火焰。

2011上海艺博会现场
2011上海艺博会现场

  2011年的中国艺术市场,是个颇有些让人看不懂的市场,狂热与浮躁并存,机构与藏家齐舞。面对这个市场,大量的艺术家、藏家、投资家疯狂涌入,好似这是个可以容纳所有的无底洞,只要敢想,就有无数的机会与财富。

然而,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真实表现么?两大展会现场的一些片段也许能一定程度上予以反映。

国际画廊的盲目涌进

“之前一直在了解中国艺术市场发展的种种情况,也一直有朋友在向我们推荐中国市场。所以,今年我们来了。”美国国际画廊负责人琪拉·克鲁姆(Kira Krümm)接受本刊采访时曾这样表示。琪拉来到中国5年,一直在观望,但今年,她下定决心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因为“中国市场有很大发展空间,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签约的艺术家,都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

拥有琪拉这样想法的,并非少数。本届上海艺博会吸引了13家美国画廊组成的“超豪华阵容”,“美国城市风景线”主题展规模之大,在上海艺博会15年的举办历史中尚属首次。值得指出的是,这13家美国画廊,都是首次进入中国。

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在今年2月发表的报告中称,中国已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品交易市场。仅仅几个月之后,美国的一家权威艺术品市场调查公司发布报告说,中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已超过美国跃至世界第一。这些权威报告无疑成为海外画廊涌入中国的重要推手。

哥伦比亚著名雕塑艺术家,曾于1977年到访中国的雨果·萨帕塔(Hugo Zapata)在艺博会现场就信心满满地表示:“我的作品风格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艺术有相似之处,比较符合中国人喜好,希望能受到欢迎,将我更多作品留在中国。”

无论是当代展,还是艺博会,国际画廊都已经成为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线。随眼望去,来自美国、英国、意大利、荷兰、韩国的画廊遍布展会,不少画廊都是同时在中国和海外拥有自己的门店。

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罗宏才对此表示:“与国内画廊比,国外画廊有着先天优势。其规模大,有着成熟的代理、交易模式,善于挖掘、培养新人。相比之下,中国画廊规模小,数量多,投机性强,过于执着城市化内容。”

然而现实并非真如这些国际画廊预料般美好。从对展会现场多家画廊了解的情况看,那些早早在中国扎根,并取得国内当代艺术家代理权的国际画廊,凭借其天然的与国际藏家交流的优势,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美国画廊JAMES COHAN GALLERY在当代展开展的第一天就卖出了郭鸿蔚的三幅作品。而那些试图将自己代理的海外艺术家推向中国市场的尝试,进展却是颇不如人意。比如这次艺博会的13家美国画廊,其带来的作品并没有如他们想法般受到中国藏家的欢迎,仅有亚历山大画廊一家销售额达100多万元人民币,不少仅仅成交了几万元,“更多的是房地产公司、酒店等来洽谈意向。”

“一些海外艺术家的作品,国内藏家确实看不懂,不喜欢,自然销售情况不会太好。”有画廊私下解释。该画廊在艺博会上收获颇丰,卖得最好的几张作品都是“以实实在在的人物为主题”。

2011上海当代展现场
2011上海当代展现场

  亏损的艺术大派对

“一场中国艺术界的时尚大派对。”这是众多艺术圈人士对上海当代艺术展的最大感觉。与艺博会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不同,高水准布展设计和高格调的艺术氛围成为当代展的特征。也许一个收藏家会穿着便衣在艺博会现场兴致勃勃地侃价,但在当代展现场,他绝对会“衣冠楚楚”。在当代展的开幕仪式上,来自海内外的众多艺术家、收藏家、投资家皆是衣着考究,风度翩翩,恍然让人以为是置身于纽约或伦敦的高端社交舞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获得与会者交口称赞,被誉为国内少见的艺术界顶级派对的展会,却始终面临“叫好不叫座”的窘境。

意大利博洛尼亚会展集团作为投资方举办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已经连续5年了,尽管今年的新总监马西姆·多里西亚尼一度向公司承诺有盈利目标,并在今年对参展画廊等进行了一定调整,推出了一些商业化更浓的专题展,但仍然无法摆脱亏损的阴影。

博洛尼亚集团中国公司方面的消息称,本届当代艺术展总体成交状况要好于往年。总共86家参展商,除了二三家表示成交不好,大多表示还不错。有15家明确表示很好,其参展的艺术品95%售出。

2011上海艺博会现场

据主办方透露,上海当代艺术展连续5年都是亏损,由投资方博洛尼亚总部在贴钱。今年仍然亏损,估计亏损在150万元人民币以内。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不惜代价的招商措施和精益求精的布展所造成的高成本,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比如,为了争取国际上重要藏家前来上海参加“当代展”,博洛尼亚会展集团每届都要赠送出数十张公务舱往返机票,并提供五星级宾馆。这次仅为贵宾提供的宾馆花销就达80多万元人民币。

由于在当代艺术领域,尤其国外艺术品领域,中国市场还是刚开始培育,为了鼓励好的国外画廊来参展,主办方对一些老客户采取了优惠措施,只要参加上海当代艺术展,就给予其参加国际著名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当代艺术博览会的优惠待遇,以期堤内损失堤外补。博洛尼亚表示,尽管连续5年亏损,但意大利博洛尼亚总部看好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未来,认为值得为培育这个市场下本钱。作为一个拥有40年运作高端艺术品、古董、奢侈品等国际会展经验的集团,他们希望把艺术作为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来展示,而不是炒作。

亿元市场的狂热跃进

与当代展持续亏损并立的,却是上海艺术会展全面进入亿元时代的到来。据主办方透露,今年当代展现场成交约1.4亿元,已经逐渐从2009年经济危机时仅五、六千万元的惨淡中恢复;上海艺博会现场成交达到约1.3亿元,比去年增加6000万元。

据记者对两大展会现场十余家画廊的抽样调查显示,大多数画廊均表示成交踊跃,仅有少数画廊表示不如去年。

伯隐当代国际艺术家画廊经理杜斌说:“我们代理的一批中国当代青年画家,总体看来颇受市场欢迎。不少作品在开幕式的预展中就被预订了,而且购买者中不仅有国内的藏家,更有不少来自海外。”

外滩三号画廊相关人士也认为,今年客户的数量比往年有明显增加,资金量也显著增加,更关键的是,“藏家质量有明显上升,再也不是那种一味追名家、名作的了,而是有自己的品味,有自己的见解。他们更喜欢一些新兴艺术家的、有全新活力和思想的作品”。这与前两年模仿名家风格、只为投市场所好而作的“行画”作品充斥市场的情况有了明显不同。

狂热的并非是来自国内外的藏家们,机构投资者也开始在这个市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次展会上,伯恩画廊的画家作品被投资机构全部收入囊中;李伟广的11幅油画作品被某艺术基金“通吃”;上海艺术家陈无忌价值2000多万的国画作品被某机构纳入囊中;华氏画廊推出的王向明油画和村上隆的版画,展会前三天即有40多件被征购。这些一旦看准目标,即出手阔气的投资机构、艺术基金,将狂热的市场温度再度提升。

当然,也并非是所有画廊都分享到了这份喜悦。部分以美国客户为主的画廊就没有收获一个金秋的9月。一家位于上海某创意园区的画廊表示,这两年美国经济问题频现,美国买家不再起主导作用,他们的传统客户今年到场的很少,作品成交量也因此显著下降。

“这说明上海当地艺术市场进入了理性碰撞期,买方选择更多元化,这也对卖方提出更高要求,对艺术家、画廊来说都要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市场。”罗宏才表示。

跳舞的红辣椒
本届上海艺博会主题雕塑:跳舞的红辣椒

新一代艺术家的无尽等待?

新一代艺术家,这是今年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和上海艺术博览会不约而同的一个目标。两大展会都为青年艺术家提供了特别策展,集中展示这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或许是受此影响,两大展会上不少画廊也纷纷力推青年画家作品并皆取得了不凡成绩。

“青年当代艺术家作品普遍偏低,一般都在几万到十几万之间,不少藏家都是以投资等待升值的心态来购买。因此在作品选择上,要么是藏家觉得有艺术价值的,要么是师出名门。”杜斌如是解释。

从总体上而言,这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虽然总体销量不低,但成交价格远远无法与上一代的艺术家相比。之所以出现这一情况,与青年艺术家独特的艺术个性及国内画廊僵化的代理机制不无关系。

国内新一代的当代艺术家在作品创作上更有个性,更勇于尝试新方向,但很多时候这种尝试并不为市场认可。本届当代展出现的将传统水墨意境与当代艺术结合的尝试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马西姆·多里西亚尼说:“出乎我们意料,将水墨与当代艺术结合这种模式在实行时遇到了不少阻力,中国艺术圈似乎并不认可这种尝试。”同样,在展会成交的作品中,那些过于表达艺术家追求,以致“让人看不懂”的作品销量普遍不佳。

而原本应该肩负青年画家市场推广重任的国内画廊,如今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成为他们发展的桎梏。罗宏才表示:“国内画廊发展时间太短,功利性太强。许多画廊都和如今市场主力艺术家签订了长期代理协议,主打这些艺术家,无形中压制了新一代艺术家。这些青年艺术家很少能如这次两大展会一般得到市场开发的空间。”

作者:雷俊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0月刊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