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接近的债券违约风险

时间:2014-05-16 16:41 栏目:基金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36 次

作者:王珏池  来源:投资有道13年4月刊

信用债出现实质性违约的情况还得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此后,上市信用债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欠债不还钱的情况了。

汇添富基金专户投资部副总监 王珏池
汇添富基金专户投资部副总监 王珏池

  在一个没有违约的信用债市场中,出现了三种有意思的现象:其一是劣券驱逐良券。低评级的债券收益率相对较高,而且实质上从未违约过,因此,只要不出现流动性问题,投资经理反而更愿意持有低级别的债券。不少人抛弃高评级债券长期持有低评级债券,由于投资低评级信用债的人多了,引起了信用利差的变化,高、低评价之间的利差明显收窄。长此以往,投资经理也习惯了长期持有低评级债的策略。

其二,债券评级年年调整、年年向上调级,自2008年以来,大量债券持续发行,评级机构每年会调整发债个体的信用等级,奇怪的是绝大多数是向上调整的,开始几年还是零星的、少量的几只债券调整,后来发展到大批的,持续的调级,最终结果就是出现大量的AAA债券。企业想降低融资成本,评级公司想增加自身对于企业的吸引力,在没有实质违约的情况下,也不能说这样的评级不合理。为了区分真正良好评级债和非良好评级债,市场上出现了超AAA、一般AAA以及伪AAA等新名词,在收益率曲线设定方面也出现了AAA+、AAA和AAA-,甚至出现AAA-等。

资深投资经理在教导新手的时候,往往会说“债券违约虽然说从未发生过,但不代表没有,可能第一单就被你遇上,云云”。然而多少年过去了,这期盼已久的第一单却从未遇上。我们知道,信用风险是无法凭空消失,每一次出现信用危机的时候,处理问题的往往是银行和地方政府,只要银行和地方政府的身影出现,债券到期,本金和利息就会顺利到账,化险为夷。

看看1997年的韩国和日本,东方国家习惯了家族式的和谐,平日里大家都是好孩子,遇到园子里有一、两块绊脚石,往外一扔了事,没曾想日积月累,园外已经垒成高墙,瞬间崩塌……因此,从宏观的角度看,没有必要担心单个信用风险爆发的危害,市场是有效的,很多时候能够通过无形的手对单个债券的风险进行调控。

老鹰的生存技巧或许可以作为债券投资者的借鉴:从生理上讲,老鹰可以活70岁左右,但真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时就必须做一次十分重要的改变。因为当老鹰到了“不惑之年”时,它的爪子就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抓住猎物,而它的尖嘴变得又长又弯,几乎要碰到胸膛,它的翅膀也变得很沉重再难展翅翱翔。这个时候,老鹰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等死,二是通过改变自己得到“再生”。而“再生”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它必须在悬崖上停留150天,不能飞翔。在这段时间,老鹰首先要用它自己的尖嘴击打岩石,直到把尖嘴击打脱落,然后等待新尖嘴长出来,接着它会用新长的尖嘴把自己的指甲一根一根地拔出来,然后等待新的指甲长出来。待指甲长出来后,再用它把羽毛一片一片拔掉。可以想象,这个过程是多么的痛苦和寂寞,但老鹰却能够坚持下来,因为它深知,有了这样的经历后,它又可以展翅翱翔。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