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 专一是三上纳斯达克的秘诀

时间:2014-05-12 11:21 栏目:非常道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406 次

美国硅谷的“创业狂人”吉姆·克拉克曾经连续创立三家企业,并全部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商界传奇。在中国也有这样一位“创业狂人”,他就是先后创立了携程旅行网、如家和华住酒店集团(前身为汉庭)的季琦。

对于很多企业家来说,能做成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是事业成功的重大标志。不过在汉庭创始人季琦面前,那似乎算不上什么。在中国连环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中,季琦用了10年时间接连以CEO的身份创立携程、如家和汉庭三家公司并都将其带上了纳斯达克,全球至今能有此成就的仅有美国硅谷“创业狂人”吉姆·克拉克一人。但与创办SGI、网景和永健这三家公司的克拉克不同的是,季琦的三家公司市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

季琦在自己的一篇博文中对生命做了两种假设:“当你将未来看成3天或3个月,你就知道一生中哪些事情是应该去做的;当你将未来看成150年时,就知道哪些事情是不应该去做的。因此我们要近处看看,也要远处望望。既不要无所顾忌,急功近利;也不要浑浑噩噩,虚度年华。”的确,在他眼中,“专一”是三上纳斯达克的秘诀。

季琦 专一是三上纳斯达克的秘诀

  喜欢“飞车”的“飞人”

如果和季琦谈创业,他会一脸谦虚地说:“携程和如家是团队的集体智慧。”但如果和季琦谈开车,他则会一扫谦虚,语调变得生动。季琦喜欢动力强劲的车,但又不乐意太张扬。他有3辆摩托,甚至还有辆长江牌军绿色侧三轮摩托。季琦觉得飞车与创业的关系挺紧密。“据说IDG的美国大老板在对某公司进行投资之前,都要先坐一坐那个人的车,如果这人开车够猛的话,他就觉得有闯劲,可以投。”季琦回忆起这个业内流传的小故事,“这故事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这与我们的携程和如家团队拉来IDG的投资不能划上关系哦。”

反之,他对划船的评价则更能显示他本人的个性:“泛舟四平八稳、优哉游哉、重复单调、毫无意思。”这个从江苏如东掘港镇走出来的创业者,几代务农,一家人的生活稳定而沉闷。好在从小调皮、求知欲很强的季琦,骨子里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基因,过够了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最大的愿望便是离开这里去寻找新的天地。1985年9月,季琦从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系。刚到上海读书时,季琦自称什么都缺,没钱也没知识,什么都不如别人,所以只能拼命地学东西,速度是他惟一可以倚仗的法宝。大学毕业后的季琦紧接着就读本校机械工程系的研究生,主攻机器人方向。因为接触计算机较早,知道当时卖电脑利润相当高,一台电脑能赚几千甚至上万元,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学习操作电脑和拼装电脑。“我当年刚学习电脑时,甚至连开机都不会,但我有股倔劲儿,一个月就把电脑里里外外摸清楚了,又很快地掌握了组网技术,于是就有朋友、同学以及外面的人来找我干活。”季琦回忆说,不久后的他就成了学校里的“有钱人”。“1992年研究生毕业时,我和太太每人手里都存了几万元,比起四周的人,我心里第一次感觉到生活格外地踏实。”

速度给季琦带来的刺激究竟有多大,外人无法知晓,但后来他在创业当中的“疾速飞车”却着实让旁人看得目瞪口呆:携程从成立到上市用了5年;如家从成立到2006年上市用了不到5年;2005年,他创立了汉庭,2010年3月26日,汉庭连锁酒店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成功上市。“连续不断地、快速地创造新的公司,每个公司都能找到一个新的起点,迅速成为行业老大。”季琦说,“时代变了,我们走的路不一样,也不可能一样。”

从携程开始的故事

“携程的故事,那是凭着一份能够讲得通的商业计划书,就可以融到钱的年代。”谈到携程时,季琦显得有些轻描淡写。不过IDG敢拿出真金白银给这个团队并不只是因为一份漂亮的计划书,“携程四君子”这个团队的经历让风投有了坚持下去的底气--季琦有技术背景,办携程前就已创办了协成公司,还被评选为上海市高科技企业;梁建章是Oracle公司的骨干,懂管理;沈南鹏是德意志银行高管,精通财务;范敏则是一家国有酒店的老总,对旅游和酒店驾轻就熟。这是一个堪称“梦幻团队”的组合,而且他们模仿的美国样板公司Expedia也已是成功榜样。不过在互联网刚刚起步的中国,大部分人还是看不懂携程的模式。

早期的“携程四君子”试过在网上卖旅行团和机票,但都没能成功,甚至当他们争取到上海龙华寺新年敲钟门票的网上分销权时,当时没有谁能理解他们到底在干什么,逼得公司员工新年夜顶着寒风去街上卖票,还差点被当成票贩抓起来。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携程很快就在订房市场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当时进入这个领域的公司还有很多家,甚至投资人都会多投几家做对冲求安稳。于是,看似进入了一个能充分发挥网络优势的领域,可携程又是一个跟随者。在“唯快不破”的市场里,季琦充分利用了互联网企业融资上的优势,很快以高溢价收购了当时最大的订房公司现代运通。熬过互联网第一次寒冬,在季琦看来,和团队务实的风格关系紧密。“我们几个创始人,始终坚信做企业一定要赚钱,光靠点击率和风险投资的钱来维持企业不靠谱。这也是我们公司从一开始就拼命寻求盈利模式的原因。在碰上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我们误打误撞的正好是‘鼠标加水泥’(互联网-订房中心)的模式。”1999年,携程就有了800个预订电话,2000年确立了绕开支付与配送的酒店预订模型,2002年就实现了盈利。等资本市场开始回暖时,携程第一个冲出去,2003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有了钱,就要想办法投出去换更大的回报。2001年,携程网的一位网友在网上发了个帖子,抱怨说在携程上预订宾馆的价格偏贵,这引起了季琦的注意。于是,他对携程网上订房数据情况做了分析,发现新亚之星的客房卖得特别好,而新亚之星的客房特别便宜,在150元至200元之间,属于经济型酒店连锁经营。季琦没有放过这个线索,他带着一个本子、一把尺子、一个老式的佳能胶卷相机,把上海和宁波两地的每一家锦江之星都住了一遍,房价多少、多少间房、床有多宽、门有多高,都一一记下来,闲时还和值班经理、服务员聊天,把客源资料和成本结构都摸得清清楚楚。季琦发现相当数量的业务出差人员为企业中低职位员工,出差补贴都有一定额度,通常一天吃住总额在二三百元上下;此外散客旅游也偏向于选择价廉物美的居住场所,舒适享受退居次要地位,简洁干净成为首要条件。“这难道不是一个创业的好机会吗?”季琦马上联想到以携程为出发点搞经济型酒店连锁经营所具备的独占性优势。“我们做这种类型的酒店连锁,优势就在于携程所拥有的庞大的订房网络、运营能力和融资能力。”虽然只提供住宿,没有桑拿、KTV、餐饮等配套服务,但季琦开创的“如家”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房价比当地三星级酒店的平均价低10%~20%,可是利润率却能保持在15%~20%的高水平。如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2006年10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经济型酒店。

质量比规模重要

早在2003年,还在如家的季琦在上海张江地区找到了一家酒店,“地理位置很棒,已经装修好,档次比如家的定位要高一些。”季琦认为如家不应该仅仅做经济型酒店,需要逐步升级。于是,2005年初,季琦创建了“汉庭”品牌时开始主打中档酒店。“我在做如家时,就已看到了汉庭的市场。”相对于如家的“干净、经济、温馨”的口号,汉庭以“现代、舒适、超值”的特点来区分。季琦希望通过提供更宽大的床和办公区域、免费宽带等,拉开与莫泰168、如家之间的差距,开拓新的市场。现在,中国中产阶级成长很快,这是季琦创建汉庭的一个基本依据。和竞争对手相比,汉庭的特色在于服务更为精细,成为了经济型酒店的升级版。“在选址上和其他品牌错开,我们要进入中心城市的中心位置,以长三角为主,逐步向渤海湾和珠三角发展。一开始就将最主要的经济地区连成子网络,对于商务客人来说比较方便。”

2007年4月14日,季琦在汉庭酒店东单店,等待雅高集团创始人保罗·杜布吕先生的来访。这次私人会面被外界视作汉庭试图与国际知名酒店品牌合作的一次尝试,季琦从这次会面中得到了远比他想象多得多的东西。“规模不重要,质量最重要。”74岁的杜布吕把这句话对季琦说了三次,作为对三个不同问题的答案。这句话来得正是时候,如果时间再早几个月,季琦未见得能听得进去,此时正在大干快上的季琦已隐约感到有什么不对,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他终止了几个项目的谈判,甚至宁可赔上违约金。酒店连锁的扩张需要大量的资金,季琦太清楚这点,但他更清楚一定要把汉庭的命运牢牢地攥在自己手里。“我选的投资者,都是已在中国赚到钱的,懂得中国且希望能够获得增长的人。”

2007年7月,汉庭融资8500万美元。2008年,汉庭完成第二轮私募,金额为5500万美元。“这轮融资汉庭,有一半的钱都是我自己投的。”季琦透露了融资的细节,“我留下能够保障家人生活的费用,然后把所有钱都投进了汉庭。”

“我现在不再想规模速度的问题了,我想把酒店当作一辈子的事业慢慢来做。”2008年6月融资会后,季琦心态从容地说。不过,季琦拥有这种平静的时间不算太长,因为如果不上市,汉庭就不会被顾客视作和如家、七天等已上市公司一样的品质;如果不上市,汉庭的融资能力也跟不上其他上市公司。于是,2009年,汉庭全面启动上市计划,力邀摩根史丹利和两大顶级投行作为保荐人,如愿登陆纳斯达克,而在按上市按钮前,季琦也长舒了一口气。金融危机时,季琦继续自掏腰包追加购买公司股份,为的是给投资人和公司员工以信心,事情的发展显然证明这是季琦最划算的一笔投资。对于他?人,这次是真正掌控了自己命运成为了公司的主人,牢牢掌握汉庭的控股权,即便IPO之后,他依然拥有董事会50%以上的投票权。

创业需要感叹号

大学时的季琦拼命读了一些哲学宗教类书籍,试图去琢磨诸如“人类活着的终极目的”这类深刻的问题。对于一个机器人专业的工科研究生来说,这些问题显得突兀,但这种人生的突兀感却一直延续了下来。不难发现,季琦的人生轨迹与常人眼中的正常模式都一再“错位”-学机器人专业的毕业干起了销售,做旅游网站却以订房为主,做互联网结果经营起酒店,公司终于在美国上市时马上又退出,甘冒风险重新创业……

“有钱后做什么?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吃一碗面,然后打车回来。”这是季琦上大学时对同学们说的。现在的他有时会开车满上海转,在某个犄角旮旯找到发酵面皮、酥底的生煎馒头饕餮一顿。对于季琦来说,财富的累积是一回事,享受生活是另一回事,两者并行不悖:穿Timberland,休息时看碟打游戏,甚至出现在财富脱口秀节目《波士堂》,笑眯眯做嘉宾,享受着名声带来的快感。“弹个曲子喝个酒,我当然想有那么一天,但现在我的内心还是充满了躁动,冲劲十足,享受生活也只是个梦想罢了。目前,还是创业更能给我带来快乐。”

“现在创业挺好的。”季琦认为相较于他艰难创业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现在的环境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诸如风投增多、可参考企业增加、大学生创业还有优惠政策,这些都是季琦当年无法想象的。季琦强调,自己判断一个人是否适合创业有三个标准:第一是需要有饥饿感,想要出人头地。这种欲望必须非常强烈,否则当遇到后面接踵而来的苦难和磨练时,容易放弃,转去选择平静的人生道路;第二是要坚忍和心理承受能力强。创业之路荆棘丛生、充满大起大落,需要心如磐石、百折不挠,撑不下去的人走不到最后;第三是需要一个好的团队,必须做到能够和队友互相信任并最好自己能成为这个团队的意见领袖。没有好帮手,一个人再强也不行。

很多人曾把季琦和美国“创业狂人”吉姆·克拉克相比,“如果你问我什么时候去创办第四个企业?我肯定说‘NO’。如果我花10年的时间把汉庭做成世界最好的酒店集团,那我还可能去干其他的事。现在看来,这个过程恐怕10年不够。对我来说,创业要画个感叹号了,因为这是我一生事业和人生的高峰和顶点,希望把我的创造力通过这个感叹号刹住。”

季琦

  季琦简介:

1966年10月:出生于江苏如东

1985年9月:从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系

1989年8月至1992年3月: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攻读机器人专业硕士

1992年3月至1994年6月:长江计算机集团上海计算机技术服务公司

1994年7月至1995年3月:旅居美国

1995年4月:北京中化英华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华东区总经理

1997年9月:创办上海协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任总经理

1999 年 5 月:与梁建章、沈南鹏、范敏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 四人按各自专长分工: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范敏任执行副总裁,人称“携程四君子”。

2002 年:创办如家连锁酒店,出任CEO。

2005年:创办汉庭连锁酒店(现为华住酒店集团),出任CEO,相继推出禧玥、全季、星程、汉庭和海友等品牌酒店,涵盖高、中、低不同档次。同年2月,组建力山投资公司,任CEO,投资方向转为商业房地产。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