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毅:做对冲离不开平常心

时间:2014-05-22 11:58 栏目:大人物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392 次

做对冲基金离不开平常心,冷静的心态是一个出色的基金经理人必备的素质条件,申毅就用他的成功经历诠释了基金交易中“冷”的重要性。

全球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西蒙斯,其掌管的“大奖章”基金,如不扣除投资回报和管理费,年复合收益高达69%。而有趣的是,西蒙斯几乎从不雇用华尔街的分析师,他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里坐满了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博士,用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通过电脑进行交易决策是这位超级投资者成功的秘诀。

同样,国内也有这样一位悠闲的物理系博士,用量化的模型在对冲基金的市场中搏杀,而淡定的他也在业余时间频频出镜,成为了央视、湖北卫视、第一财经的常客,当了好几回华尔街投资故事的“说书人”,他就是上海申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CEO申毅。

申毅

  在“无心插柳”中历经起伏

“谁是谁的谁,谁为谁憔悴;谁是谁的谁,谁为谁伤悲。铺天盖地的歌声,折射浮华世界的无奈和浮躁。”申毅的博客上这样写道。四十不惑的申毅,平静的神态中透着一种淡定,而在电视节目上对华尔街往事的嬉笑怒骂,正是他历经金融市场起起伏伏的心声。

说起申毅和投资的缘分,可用“无心插柳”来形容。毕业于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并获流体物理学博士学位的申毅,由于专业是实验物理,大量的实验也意味着需要很多时间去等实验数据,而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可以消磨时间。“等一组数据可能需要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于是我就开了个期货账户,这样我在等待数据时可以炒期货解闷。”申毅告诉记者,“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买了4手黄金期货,后来又加了3手,结果一星期赚了50%,当我最后平仓时,赚了10%。”之后,就有经纪人问申毅是否有兴趣做期货并帮他介绍了几家公司。于是,博士毕业后的申毅索性转行,在一家套利交易的基金公司开始了现货交易的工作。

不过,申毅并未将自己顺利进入高盛的原因归为流体物理学专业背景。“其实性格比学历重要,你看我们做的工作,高中的数学够了,但要是你没有高学历,又找不到大投行的工作机会。”进入高盛后的申毅先担任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员,负责S&P、RUSSEL、NYFE、CAC40和DAX指数套利及S&P500指数的现金和期指的自动交易,之后申毅任公司芝加哥分部副总裁,主要负责公司ETF产品的开发管理和做市。此后,申毅被高盛委派担任欧洲交易部执行董事,创建了高盛欧洲 EFT交易部,和管理全球性多币种ETF投资组合并以股指期货、期权和ETF组合交易身份直接参与欧洲大陆第一家复合ETF基金和英国富士100基金的设计和做市。

对知识的好奇很重要

强调性格比学历重要的申毅将自己的优点归为“IntellectualCuriosity”,即对知识的好奇。“Intellectual这个单词不单单只是‘知识’,而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其实我对世界上的知识、智慧、新鲜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当世界上出现了什么新事物,我就想知道这个新事物到底有什么名堂。”申毅表示,好奇心在交易上的体现就是当市场出现新产品时,就会想着去了解新产品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通过观察研究去发现其中的交易机会与交易方式。

“现在我招聘人员时,很重要的一点是看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很大的好奇心,因为没有一个量化模型可以一直活下去,每个模型都可能会死的。”申毅笑着说,大浪淘沙的私募基金行业中,只有保持很强的好奇心,才能随着市场的发展,不断寻找新的机会。“很多从华尔街回来的资产管理人在国内做得并不是很理想,而他们正是缺少了好奇心。没有好奇心的人不会考虑国内外市场的区别,不会在区别中寻找机会。”

 用“冷”字提醒平常心

“在我年轻时,对冲基金可能仅占个人资金配置的1%到2%,而现在已上升到5%甚至是10%,这恰是因为对冲基金的回报和风险组合远超公募基金、指数或投资债券、黄金、商业期货。”申毅表示,对冲基金目前有望成为养老金、保险金的组成甚至个人资产配置的必备部分,而对冲基金的操作离不开“聚沙成塔”的平常心。

2012年6月,申毅推出了自己名字命名的国内首个信托对冲基金交易账户产品“申毅对冲一号”,该产品以量化投资程式化交易为投资平台,进行股票、ETF、LOF、封闭式基金、分级基金和股指期货套利交易。“从理论上来讲,产品风险极低,且持仓时间相对较短,平均一周不到的时间,用小利润实现‘短平快的累积’。”申毅表示,“我的投资风格定位于‘多/空仓策略’,基本思想是买入?够跑赢比较基准,如沪深300的股票,相对比较灵活。通过调整组合中股票的种类,调节组合所面临的风险程度及种类。”

“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申毅似乎颇为赞同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的话,“我是一秒钟的投资者,投资一秒钟,下一秒我可能就改变投资方向了。所以每当很多媒体问我股市行情怎么样,某某股票后市会如何等问题,我就开始头痛,因为即使我现在告诉你我最真实的想法,也许话刚说完我就变了主意或是股市就出现了黑天鹅。”

申毅曾从一位书法家处求得一个“冷”字,他认为人在交易的时候常会遇到“忍不住要交易”“忍不住要止盈”和“违反策略的止损”等问题,而“冷”这个字,恰是提醒自己“手痒”的时候先冷静用平常心去思考。

“大约在2000年时,我在高盛常会成为全世界股指期货交易量第一名。那时我的短线交易成功率都在80%以上,短线的持仓时间一般不超过两分钟,也因如此,我当时看到交易所就仿佛看到自家的ATM机。”申毅大笑着并有些“夸张”地表示,“不过现在我的年纪大了,眼睛老看电脑很累,而且我的手也变得不那么稳定了,操作鼠标容易‘抖豁’,因此我现在更需要适当的约束。”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