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安全的“餐桌”

时间:2014-04-22 15:33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867 次

作者:江寅    来源:投资有道11年9月刊

国家近年来对现代农业的重视日益凸显,政策放开打破了许多农业企业的发展瓶颈;而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的日益重视,近几年下游市场、尤其是中高端市场逐渐启动,对中高端农产品的需求呈现高增长态势。

良好的市场前景对资本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去年,私募股权机构投资于国内农业项目的金额高速增长至14.89亿美元,拥抱“麦田”的投资金额超过了之前4年的总和。

投资安全的“餐桌”

“如果问我想干点什么的话,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50年前,17岁的霍尔顿对他的妹妹这样形容他的人生理想。

时至今日,中国的投资家们或许也有类似的感慨。因为自2010年起,他们都不可自拔地迷恋上了乡间的“麦田”——清科数据显示,自2006年至2011年上半年,中国农业领域已披露的投资案例累积达到114起,其中104起披露金额案例共涉及投资金额17.6亿美元。

足以佐证投资机构热情的最新案例是,联想投资联手常州本土风投九州投资于8月完成了对江苏武进立华畜禽公司的投资,注资规模接近2亿元人民币。联想计划帮助公司2015年新建养鸡、鸭、鹅、猪一体化公司8~10家。

种种迹象显示,联想投资正逐步做实其董事长柳传志关于“大农业”的投资构想。此前,这家中国本土PE还分别投资了武汉两家农业龙头企业。联想投资的母公司联想控股在今年6月份还斥资1.3亿元投资湖南武陵酒业。

主导该轮融资的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李家庆称,加速农业投资布局,一方面是基于国家近年来对现代农业的日益重视,政策放开打破了许多农业企业的发展瓶颈;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近几年下游市场、尤其是中高端市场逐渐启动,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日益重视,对中高端农产品的需求呈现高增长态势,良好的市场前景对资本有着巨大吸引力。

资本下乡

联想并非是资本下乡现象的唯一引领者。在这个炙手可热的领域中,随处可见资本的身影。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美国私募股权基金巨头黑石集团为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砸下6亿美元。凯雷投资集团以1.9亿美元下注海洋鱼类捕捞公司中渔集团。之后,凯雷又以1.75亿美元购入饲料生产商卜峰国际的可转让股,出手之快令人瞠目。

本土资本也不甘寂寞。2010年10月,九鼎投资与天峡鲟业正式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几乎与此同时,专注绿色领域的青云创投联合汉理资本注资多利农庄;达晨创投等十几家风险投资机构频频出入武汉,考察集种苗、饲料、屠宰和成品制造为一体的卤味食品商精武鸭脖。

在如此的热闹景象中,国有资本也开始向现代农业招手。具有先天优势的中粮集团在获得“准入证”的金融牌照后,发起首只农业产业基金,初期规模为15~20亿元人民币。

中粮信托总经理辛伟表示,基金将主要投资农业及食品行业,旨在系统性提高农业食品行业整体安全性与科技含量、帮助解决农业产业化资金不足的问题、创新农业产业投资平台。而上海国盛集团董事长施德容向外界承认,计划募集10亿人民币的大农业发展基金,主要投向实用农产品和生态农业。

宏观政策的支持是让投资者进军农业的最有力推手。回溯过去,2004年至今,中央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是关于“三农”的政策,财政每年投入农业的资金持续增长。十六大之后,陆续出台的惠农政策已近30条。

对此,柳传志表态,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此前之所以“绝缘”农业项目,关键在于中国市场前几年尚不成熟。“政策上不允许,我们就坚决不动。现在政策的死扣正在慢慢解开,这两年政府明确提出农村土地流转的大方向,中央和地方政府也都出台了一些明确措施。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他解释说。

另一个促使资本主动拥抱农业的原因是国内频频曝光的食品安全问题。从早年的“苏丹红”事件到近年的“三聚氰胺奶粉”,以及今年的台湾塑化剂。农业的各个链条中都牵涉到食品安全问题,政府和有关监管部门对此的规范性措施将日益严密,消费者对于绿色健康食品接受度也日益提升。

最新报告《绿色行动:缩小可持续发展差距》显示,69%的调查对象认为,如果绿色产品与同功能非绿色产品价位相等,他们会选择购买前者,其中79%的人愿意为绿色产品多支付10%的成本。主导此次报告的上海奥美绿色高级顾问Hannah Lane对本刊表示:安全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尤为重要。“当小孩到来后,一个家庭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会选择更绿色、更环保、更安全的生活方式。如果你有真正的绿色产品,价格也是有竞争力的,大部分消费者都会投你的票。”

一些身处其中的企业家早已嗅出了这一趋势中的商机。“如果有机食品的需求每年按照1%的速度增长,那么未来5年,仅上海市场一年就要增加上百亿的市场份额。”多利农庄创始人张同贵对本刊指出,亚洲发达地区,如香港、台湾和日本,有机蔬菜消耗比例在8%~12%之间,而在上海,这一比例尚不到5%。

PE/VC近年投资现代农业案例一览

三种企业易受青睐

多方面的因素推动着农业向正面发展。政策利好、消费升级、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都促使农业这一最古老的行业向现代化、专业化转变,而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这无疑意味着绝佳机会——在一手推动了中国互联网、通信、清洁技术等新锐产业的升级蜕变后,稻田、鱼塘和牧场将是他们再次施展点金魔术的舞台。

“三种农业企业最易受到风投的青睐。”华控汇金的董事总经理林林认为,“一是面向终端的消费类企业;二是高科技型,比如有机蔬菜、花卉等种植企业;第三是标准化加工、品牌化销售、产业链整合度高的企业,特别是涵盖种植、贸易、物流、品牌推广、销售等多个环节的‘全产业链’模式。”

不过,和以往一样,对于值得注资的企业,除了投入巨额资本之外,这些“魔术师”也更偏好于作为企业战略布局的参谋。

汉理资本在考察多利农庄时发现,靠土地吃饭的纯种植型企业“可复制性”较差,很难做大规模。于是,和张同贵商讨出一种“混合”经营模式:以现有自种土地作为研发、生产“基地”;同时,搭建一个对企业B2B和对个人家庭会员B2C的直销直供平台,从田间到餐桌,用最短的渠道和最放心的有机蔬菜,赢得顾客的“胃”和“心”。

投资安全的“餐桌”

此外,鉴于品牌的价值在消费市场日益凸显,汉理资本还建议多利农庄提高有机农业的科技含量,从品质入手,以塑造公司有机农业的第一品牌为目标。

通过规范企业,整合市场,从而推动受资企业成为行业龙头是众多投资机构的重要目标。目前,中国农业领域的一个特点是行业分散,每个行业企业数量密集,但大部分无法形成有效的规模的利润。

以化肥行业为例,这一领域有近2000家化肥企业,但行业前100名所占的市场份额总和还不到40%。饲料行业的龙头企业也只有2%~3%的市场份额。这种分散的好处是优质企业容易脱颖而出,但也容易使行业内出现价格战,并导致竞争无序以及质量安全不过关等不利局面。

相比之下,国外农产品市场则显示出赢者通吃的局面。例如,豆腐市场,美国领先企业占有全国80%的份额,日本山水豆腐占有全国60%的份额;肉禽养殖行业,美国龙头企业也能占到超过30%的市场,中国占比则不到1%。

这让资本们看到一个整合市场、塑造龙头的机会。九鼎投资吉峰农机后,帮助它做了7次并购,将吉峰农机从一个地方性企业变成行业龙头企业。而九鼎也通过并购协助农药企业广西田园拓展多项主营业务。

“我觉得现在是非常好的投资农业企业去整合市场的机会。”优势资本合伙人吴克忠说,根据趋势判断,这些行业都会向美国、日本逐渐靠拢。因此,中国新农业在萌芽状态中,实际上已经焕发出了勃勃商机。

柳传志
种种迹象显示,联想投资正逐步做实其董事长柳传志关于“大农业”的投资构想。(图为柳传志)

  五大投资风险

但深入考察各种农业项目之后,众多风险投资者也发现一些农业项目无法避免高风险性:资金需求量大,利润单薄,回报周期长达5至7年,易受自然环境因素和疫病影响,这些不利因素都让投资经理在选择一些项目时望而却步。

譬如,在生猪养殖领域,市场对猪肉的需求受季节性影响起伏较大,企业如果不能在供应上做出有效的调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利润受损。此外,一旦这类养殖企业出现大规模疫病就必须全部宰杀。

“中国农业投资有五大困难。第一,行业高度分散,集约化程度不够,从而给农机、化肥、种子、滴灌的发展带来束缚;第二,中国农业和政策紧密相关,市场化程度不够;第三,农业企业缺乏良好业绩的高质量团队;第四,缺乏有效的财务管理系统;第五,这个行业诚信问题严重。”泰山投资中国区联席主管邵楠直言不讳。

“看农业项目首先要看商业模式。”汉理资本董事总经理钱学锋说。通常情况下,投资者会将农业放在一个大的产业链中去考虑问题,产前的农资产业链包括化肥、农药、饲料等,产中的环节是传统的养殖、种植,产后则是农产品加工环节。

从总体上看,在产前产中阶段,拥有资源和技术的企业更具有竞争优势,而产后的壁垒则建立在渠道和品牌上。

其次,钱学锋认为,农业有“靠天吃饭”的因素,在强调控制传统风险的同时,还要控制管理、运营和销售的风险。“农业企业做得好,毛利润和净利润都很不错,中央和地方的‘惠农’政策,使得农业企业的所得税基本上为零。但当农业企业在拿政府补贴时,也要注意用哪种财务管理上的合理之道来拿政府的资助、补贴,尤其是政府的专项补贴而形成国有资产之时,对于未来拟上市的农业企业,需要加强财务管理能力。政府的资助,并不是简单的拿得越多越好。”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