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新材IPO上会在即 公司或存账外支付等大问题

时间:2017-08-30 08:2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6 次

近日,刚刚发布IPO招股书10个月的安徽泰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泰达新材)已经准备正式上会,无论其是否通过发审会的审核,这家从新三板转板创业板的公司已经创造了新的纪录,那就是今年新三板IPO排队时间最短。

但是,打开泰达新材的招股书后发现,尽管该公司业务相对简单,披露的信息不太繁杂,但是,在子公司的转让和员工薪酬等地方还是存在明显的问题,而且从公司的毛利率及盈利情况来看,公司市场地位低,成长性差,似乎也不应该登陆创业板。

薪酬数据异常,或存在账外支付

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以及2016年12月31日,本公司根据劳动合同聘用的员工(包括母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人数分别为150人、164人和138人。2016年底的138名员工,又分为行政17人、生产66人、销售6人、技术43人、财务6人。而招股书披露的生产直接人工成本772.21万,如果平均到66名生产人员,每人年薪平均为11.7万元;销售费用中的职工薪酬为46.35万,平均到6位销售人员的头上,则平均年薪酬为7.725万元;管理费用中的职工薪酬174.42万,仅考虑财务和行政人员,平均年薪酬只有7.58万元。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管理人员的平均薪酬明显偏低,低于其生产和销售人员。

而在所有的管理人员中,泰达新材的高管工资又是特别地低。已经披露的2016年所有高管薪酬中,只有总经理柯伯留的薪酬最高,为7.62万,正好与该公司管理人员平均薪酬接近,折算成月薪平均为6350元,而最低的是监事洪立策,年薪只有4.23万,月平均薪酬3525元。泰达新材公司所在地黄山市也并不是安徽省平均薪酬最低的地方,记者通过网上查询得知,2016年安徽省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9110元(平均月薪3259元),泰达新材洪监事薪酬仅仅是略高于当地私企平均薪酬。那么洪监事是刚刚就业的新手吗?招股书披露“洪立策先生,1982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2006年毕业于黄山学院化学系,获得学士学位;2006年7月至今,就职于本公司市场与销售部;2016年6月至今,任本公司股东代表监事”。一名市场老兵,在泰达新材已经工作十年以上,每月就3500多元,这样的薪酬数据实在是异常。而且洪监事在公司没有持有一点股份,也不太可能通过分红获得收益。另一监事柯美松年薪 5.56万元,情况基本类似。

明显低于市场正常薪酬水平的还有泰达新材的独立董事。该公司2016年给已经上任7个月的两位独立董事支付的薪酬是1.75万,我们多折算一点,泰达新材独立董事的年平均薪酬为3.5万。通过简单查询可以得知,2013年,我国独立董事的年平均薪酬就已经达到9.25万,2016年,60%以上的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的年薪酬在5万到10万之间,只有21%的公司的独立董事的薪酬会低于5万,而这些公司大多是经营业绩出现困境,支付乏力。

一位长期任职上市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看到这些数据笑了,他说这肯定是不正常的,股东兼高管的薪酬低一点可以理解,他们可以去拿分红嘛,但没有股份的监事,干了十年就三千多薪酬,这肯定不可能,而且他还是干销售的,销售没有业绩提成吗?这些提成怎么支付的?

子公司股权转让涉嫌利益输送

泰达新材2015收购歙县启泰树脂有限公司(简称启泰树脂),经营一年后即转让给关联方,其过程涉嫌利益输送。

据招股说明书,2015年5月22日,启泰树脂设立,注册资本500万,由黄山市佳联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佳联化工)独资设立,但当时实缴资本为零,2015年6月18增资,增加到803.48万元,其中货币出资仅50万元,其余为土地、房屋、道路、设备基础附属物以及生产设备评估作价出资,6月19日启泰树脂拿到换发的营业执照。但是直到7月6日,50万货币资本才转账到位,实物出资部分也是7月才完成过户登记。

奇怪的是,2015年7月1日,启泰树脂股东佳联化工就已经与泰达新材签署股权转让协议,7月14日,启泰树脂正式拿到了新的营业执照,泰达新材100%控股。细心对比以上的时间发现,泰达新材正式签订收购启泰树脂股权协议时,启泰树脂的注册资本一分钱都没有到位,完全是一个空壳公司,协议签订后5天,50万的现金注册资本才到位,而实物出资部分在7月14日之前是否到位都不知道,招股书含混一笔带过。

但是,这些都不影响泰达新材对成立不到2个月的启泰树脂给出高溢价。泰达新材收购启泰树脂100%股权的价格是1000万现金,高出启泰树脂注册资本将近200万,而且,这还是假设在启泰树脂的实物和现金注册资本全部到位的情况下。

差不多正好一年之后的2016年6月29日,同心实业与泰达新材签署转让协议,约定泰达新材将其持有启泰树脂100%的股权以1,080万元价格转让给同心实业。运营一年的启泰树脂此时已经为泰达新材贡献了5693.05万元的收入(2015年为2,722.24万元,2016年为2,970.81万元),也贡献了419.49万元的毛利(2015年为251.54 万元,2016年为167.95 万元),是一块赚钱的资产。而且,经过资产评估,当时启泰树脂的净资产为1004.6万,比一年前的净资产增加不少。但是,泰达新材仅仅溢价75.4万元就将启泰树脂甩卖了,接受方同心实业不是外人,是泰达新材实际控制人的妹夫江雄伟参股25%的公司,属于关联方。

一年前溢价200万收购刚成立的公司,辛辛苦苦运营一年,公司收入和盈利都还不错,泰达新材反倒就基本按照净资产转让给关联方了,这明显涉嫌利益输送。

低价抢市场,毛利率低,政府补贴大,企业成长性存疑

招股说明书披露,泰达新材2016年营业收入17,534.90万元, 2015年营业收入20,644.40万元,2016年较2015年大幅下滑。另外,泰达新材2016年损益表中非经常性损益高达793.59万元(基本上是政府补助,如下图),占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比例高达22.7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有2,689.17万元,与2015年2,685.62万元相比,基本持平。而2014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1.29万元,2015年的增长率达到了52.48%,而2016年增长率仅为0.1%,说明泰达新材的成长性已经基本消失。

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泰达新材核心产品的价格也是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越来越多,市场竞争存节节败退迹象。该公司的核心产品偏苯三酸酐销售单价2014-2016年分别为每吨14,598.51元,14,678.86元,11,481.36元,与市场平均价格相差分别为每吨276.08元,843.67元,924.81元。也就是说,随着整体市场价格下降的趋势,泰达新材的销售价格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销售数量也没有明显上升,销售收入却是明显下降。与同行业毛利率相比,该公司也始终存在差距,2014-2016年同行业毛利率平均水平分别为24.40%、30.65%、 34.35%,泰达新材的毛利率分别为22.86%、26.67%、31.91%,一直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以此看来,泰达新材很有可能是靠低价竞争手段抢市场,公司盈利能力与同行业相比,始终处于下风,竞争力存疑。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