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轻资产的杰理科技, 为了IPO竟然欲变重资产

时间:2017-12-21 19:41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1 次

2017年9月11日,珠海市杰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理科技)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的预披露,公司计划通过在上交所主板市场发行不超过3,333.34万股,以募集11.00亿元资金,用于建设蓝牙SoC芯片及应用技术升级、WiFi SoC芯片的研发及产业化、智能视频监控SoC芯片及应用技术升级、物联网芯片及应用平台的研发及产业化、人工智能及神经网络模式识别芯片研发及产业化和研发中心建设等6大募投项目。

通过深入研究,记者发现该公司可能存在着严重虚增募投项目规模、主营业务竞争力下滑和信息披露严重缺失等诸多问题。特别是募投项目中,除增加研发人员、补充开发设备外,还大兴土木搞建设房地产项目,本来一个轻资产的科技公司,似乎为了IPO竟然欲变成重资产公司。

募投项目涉嫌虚增,杰理科技欲成“重资产”企业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杰理科技募投项目,可以很明显地发现,投入高,而产出低,公司募投项目有重大虚增嫌疑,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杰理科技好象要变成重资产公司了。

作为一家仅从事集成电路设计业务,而不负担芯片制造、测试和封装业务的采取Fabless商业模式的轻资产公司,截至2016年底,杰理科技没有房屋类固定资产,其现有固定资产中,除了原值123.78万元的运输设备之外,就仅有原值375.24万元的办公及电子设备。

而在六个募投项目中,其预计投入的设备采购款分别为2,134.77万元、2,638.68万元、2,696.91万元、1,590.40万元、1,538.59万元和603.08万元,合计投入设备款1.12亿元,预期采购共计512台用于新产品技术升级和开发的办公及电子技术设备。截至2016年12月31日,杰理科技共累计采购了除76台空调之外的422台与主营业务相关的办公及电子设备,是构成公司设计开发能力的核心固定资产。422台设备的固定资产原值仅有337.36万元(76台空调的原值已经扣除),而募投项目的设备投资款总金额1.12亿元是它的33.20倍。

从设备分类的角度来看,在杰理科技的六个募投项目中,服务器和办公电脑合计287台,占设备总数的56.05%,另有189台专业开发设备;但是在公司2016年度的“办公及电子设备”中,服务器和办公电脑共有391台,占设备总数的92.65%,而专业开发设备仅有31台,仅为募投项目中专业开发设备数量的16.40%。另外,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本次首发公开上市募投的前五个项目都属于技术升级项目,而并非从无到有的创新项目,因此在原有基础上适度添加专业开发设备或许合理,但是杰理科技在募投项目中竟然计划添加6倍多的高价专业开发设备,其项目合理性就不得不使人怀疑。

从单位固定资产创造的净利润来看,募投项目不合理之处更加明显。2016年底,由“生产性”的“办公及电子设备”组成的固定资产原值是337.36万元,当年净利润1.04亿元,单位固定资产净利润值为30.82元,而募投项目的同类固定资产投入为1.12亿元,预期的净利润为2.57亿元,单位固定资产净利润值仅为2.29元,前者是后者的13.46倍。由此可见,在杰理科技的募投项目中,如此大规模的专业开发设备采购可能没有必要。

此外,截至2016年底,作为一家轻资产企业,杰理科技既没有房屋类的固定资产,又没有土地使用权类的无形资产。公司在珠海、深圳和香港三地租赁的共计4733.42平米的办公楼,就已经能完全满足公司及其所有全资子公司的业务需要。在2016年度公司的合并利润表中,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项目下的租金(含水电及物业费用)仅有229.86万元。但是在本次IPO的募投项目中,公司竟然斥资至少1.68亿元,一方面收购了不动产权证书号为粤(2017)珠海市不动产权第0066326号的土地使用权,另一方面则拟在该地块上大兴土木建设技术升级项目并新建研发中心,其资金投入规模是2016年度租金(含水电及物业费用)总支出的73.10倍。这是否意味着公司打算戴上“重资产”企业的帽子呢?

无论是莫名的增加多达六倍以上的专业开发设备,还是降低了超过13倍的单位固定资产净利润值,或者是公司大兴土木构建研发中心的房地产项目,从而可能沦为“重资产”企业,都向市场传递着公司涉嫌虚增募投项目规模的信息,杰理科技或许有借此次IPO到A股市场上来圈钱的嫌疑。

核心业务增长缓慢,存货跌价准备增加,市场竞争力下滑

杰理科技的主营收入包括两部分,射频智能终端芯片(以下简称:射频芯片)和多媒体智能终端芯片(以下简称:多媒体芯片)。在报告期内,杰理科技的多媒体芯片收入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的相同业务之间对比,显得相对增长缓慢,表现出核心业务竞争力的相对下滑,另一方面,存货跌价准备也随之持续增加。

从2014年到2016年,多媒体芯片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2亿元、1.27亿元和1.76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仅为4.23%。2017年中期,多媒体芯片的销售金额却仅有7,666.91万元,以此推算出2017年全年销售金额约为1.53亿元,比2016年该类芯片的销售额低大约12.94%,销售额呈现出下滑势头。在公司两大类业务在营业收入的占比上,报告期内多媒体芯片的销售金额占比则分别为77.94%、45.88%、33.06%和17.67%,持续下降。

而杰理科技的多媒体芯片业务低迷并不是行业内的共性特征。根据杰理科技在境内主要竞争的对手——博通集成电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通集成)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在与杰理科技相同的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报告期内,博通集成的多媒体芯片销售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59亿元和2.77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5.70%,远高于杰理科技多媒体芯片业务4.23%的增长率。由此可见,杰理科技多媒体芯片业务的低迷,并非源自行业的增长空间饱和,应该更多是企业开发的相应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的结果。

这一判断,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可以得到进一步的印证,那就是公司存货明显上涨,存货跌价准备增加。

报告期内,杰理科技的存货金额持续大幅增长,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公司业务的快速扩张相对应,但是存货的明显增长,会导致更多的资金占用,从而间接影响到公司的日常运营,有可能给公司带来潜在的流动性风险,另外,存货跌价准备的增加,同时也侧面反映出公司可能市场地位低下。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杰理科技的存货项目下包括库存商品和委托加工物资两大类。在报告期内,公司的存货净额分别为3,730.55万元,6,980.13万元和9,612.50万元,复合年化增长率达到60.52%,2017年中期的存货净额为2.15亿元,比2016年末增长了124%,存货净额的增速明显提升。与存货净额大涨相应的,是货币资金量的明显回落,2017年中期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04亿元,与2016年末的1.20亿元相比,下降了13.33%。

与同行业的竞争对手博通集成相比,在两家公司相同的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报告期内,博通集成的存货净额分别为1.36亿元、0.62亿元和1.47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仅为3.77%,远低于杰理科技的存货增长。

另一方面,存货跌价准备增加,截止2017年6月30日,已计提存货跌价准备516.47万元,而2016年还只有138.61万元,2015年和2014年计提的减值准备为零,也就是说,公司存货跌准备呈现出大幅增加的趋势。存货出现减值,一方面会增加库存,占用资金,公司流动性风险加大,同时也可以侧面反映出公司所在的市场地位,根据公司所在行业的特点也可以看出,产品更新换代快,而公司所生产产品如果没有及时销售出去,就会出现滞销,相应的也就会影响存货的净值,也就会增加存货跌价准备。以此也可以看出,公司在行业内的研发能力和市场地位并不高,有被市场越拉越远的风险。

核心团队等信息披露严重缺失,或掩盖深层次问题

深入研究杰理科技的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公司核心团队的成员都来自建荣集成电路科技(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建荣),从而在公司的初创和发展过程中带来了众多深层次问题,但是由于公司信息披露的严重缺失,使得很多深层次问题都无法直接确认。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杰理科技的前身杰理有限成立于2010年8月,公司唯一的创始股东许大鹏与公司实控人王艺辉之间存在代持关系,其出资的10万元来源于王艺辉。在一年以后的2011年8月,在杰理有限的第一次股权转让中,许大鹏将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了后来的控股股东——珠海市高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高齐),并同时解除了与王艺辉之间的股权代持关系。看似在报告期之前已经了结了股权代持关系的一段往事,却经不起深究。根据同样来自于招股说明书的信息,公司创业的核心团队成员,包括王艺辉、张启明、胡向军、罗广君、黄海涛、邓玉林和徐妍慧等,在参与开创杰理有限之前,都有在珠海建荣工作的经历,杰理有限几乎是把珠海建荣的营销和技术班底整个端出来重建了一家新公司。把两者结合起来看,许大鹏的股权代持就十分可疑了。其中是否存在着核心团队成员集体违反与珠海建荣之间的竞业禁止协议的情况呢?由于杰理科技的招股说明书并未像其他公司那样详尽细致地披露公司董、监、高和核心技术人员的履历简介,在重大信息的披露上不充分,因此无法确认。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提供的信息,杰理科技的控股股东珠海高齐,其原名为珠海市高齐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现有公司名称是在杰理有限改制为杰理科技之后的2016年11月23日,在工商部门登记变更的。这是否是为了在杰理科技改制后启动上市的过程中,规避关联方同业竞争的嫌疑而采取的补救措施呢?而珠海高齐与杰理科技之间是否又真的存在着同业竞争的问题呢?因为在招股说明书中对此毫无披露,所以对于事实本身同样无法确认。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控股股东珠海高齐的经营范围是:“集成电路设计;计算机软、硬件及电子产品的研发;商业批发、零售(不含许可经营项目);企业管理咨询。”而在招股说明书中,珠海高齐的经营范围仅仅是:“企业管理咨询”一项。这难道不是重大信息披露的遗漏吗?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珠海建荣曾经为了AC209N型芯片的技术涉及其商业秘密,而在2012年12月发起对杰理有限、珠海高齐及其部分自然人股东的民事诉讼,珠海建荣的诉求是:要求杰理有限停止侵权,并罚款10万元。此后在2013年5月,珠海建荣主动撤诉,而且杰理有限在2014年和2015年又在该型号产品上分别获得414.80万元和24.25万元的销售收入,披露至此或许会引发珠海建荣是因官司取胜无望而撤诉的误解。可奇怪的是,当珠海建荣发现直到2017年5月市场上依然有AC209N型芯片销售时,却又在2017年8月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与2012年12月一案相同的被告对象,再度提起诉讼,其诉求也大同小异——杰理科技停止侵权,罚款5万元。对于“一案两告”的现实,一种比较合理的猜测是:在当初珠海建荣的撤诉背后,或许隐藏着双方某种程度上的和解协议。但是招股说明书对该细节还是未置一词,故而我们对事实真相依然不能了解。但是对涉及不合法不合规的既有事实进行选择性披露,难道就真的能掩盖问题了吗?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