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增长较“勉强”,环评或缺失, 蔚蓝生物IPO恐需再补练“内功”

时间:2018-06-06 18:07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586 次

青岛蔚蓝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蔚蓝生物)是一家以酶制剂、微生态制剂的生产、研发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生物科技公司。公司于2017年6月20日首次向证监会报送申请IPO资料,并于2018年4月17日在证监会官方网站更新预披露。公司本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3,866.70万股普通股,拟募集资金5.67亿元,用于建设“年产10,000吨新型生物酶系列产品项目”、“年产10,000吨植物用微生态制剂系列产品项目”、“1,500吨/年兽用粉剂自动化密闭式工艺调配项目”和“蔚蓝生物集团技术中心建设项目” 等四个募投项目,并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通过对蔚蓝生物招股书的深入分析,我们发现该公司仍然存在诸如:或以放宽信用及让利促销等方式突击营收,勉强维持营收不下滑,净利润对技术转让和政府补贴或存依赖,以及可能存在先建设后环评的违规行为等问题。

营收增长几乎停滞,或靠让利促销和放宽信用来推动

    报告期内,蔚蓝生物的销售收入增长近乎停滞,为了继续维持公司销售收入的增长,公司采取以明显低于内销的毛利率水平向海外市场进行渗透的市场策略,或存突击营收之嫌。

根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蔚蓝生物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43亿元、7.64亿元和7.78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仅为2.33%。其中,2016年同比上涨2.83%,而2017年的同比增加金额1381.69万元,增幅仅为1.83%,本已缓慢的销售收入增速,更进一步趋于停滞。同期,蔚蓝生物的外销收入分别为7,047.32万元、6,672.83万元和8,553.22万元,分别占各期销售收入之比为9.49%、8.74%和11.00%,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0.17%,出现了相对较为显著的增长。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公司外销收入的同比增长达到1,880.39万元,是当期销售收入同比增长金额的1.36倍。总销售收入增长乏力,而外销收入增长却明显提升,提升的主要原因则是让利促销和放宽信用政策。

报告期内,饲料酶和工业酶是外销的主要产品,其中饲料酶外销收入占外销总收入之比分别为65.48%、67.13%和65.35%,而工业酶外销占比分别为21.74%、27.15%和23.19%,显然各期上述两种主要外销产品的收入合计占比都已接近90%。报告期内,饲料酶的外销毛利率与内销毛利率差异分别为-6.67%、-11.89%和-13.99%,外销饲料酶的毛利率低于内销该类产品毛利率的差异逐年增长,对海外客户的销售优惠幅度不断增加。同期,工业酶的外销与内销毛利率差异分别为-0.67%、5.05%和-5.06%,外销销售优惠的幅度虽远不及饲料酶,但也在2017年推出了明显的优惠。由此可见,2017年,无论是饲料酶,还是工业酶,其外销的优惠力度都创出了报告期内的新高。受此影响,蔚蓝生物2017年的外销收入金额出现了同比28.18%的增长,增加的金额达到1880.39万元,如果扣除这个增长因素,则2017年的总销售收入将出现下降,所以公司2017年应该主要是通过压低销售毛利率向海外销售饲料酶和工业酶进行促销来提振业绩的。

此外,从蔚蓝生物对海外主要客户的信用期变动上,或也能得到涉嫌突击营收的结论。

根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对第二大客户HUV EPHARMA EOOD公司的信用政策,从2015年的“见提单30天付款”,变更为2016年以后的“见提单60天付款”。根据招股书给出的对HUV EPHARMA EOOD公司的信用期估计,即从2015年的“约60天”,变更为2016年以后的“约90天”,这显然是放宽了该海外主要客户的信用政策。其带来的效果也是明显的,在2016年放宽了HUV EPHARMA EOOD公司的信用政策之后,2017年度,如前所述该公司的销售收入同比上涨44.12%,销售金额达到了3,794.59万元,销售金额同比增长了1,161.75万元,来自该公司的应收账款也同比大涨71.77%,当期该公司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196.77万元。不要小看了这家客户2017年新增的1161万销售金额,在前文我们已经知道,整个蔚蓝生物2017年相比上年的收入增长也只有1381.69万元。

净利润对技术转让收入和财政补贴或存依赖

    从2015年到2017年,蔚蓝生物的净利润分别为7,767.39万元、8,949.00万元和9,253.01万元,2016年同比增长15.21%,而2017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也有3.40%,报告期内的净利润增幅全都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幅度。而通过仔细分析可发现,蔚蓝生物获得的其他业务收入毛利与政府财政补贴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都比较高,公司的净利润增长对非主营业务收入和财政补贴或已形成依赖。

报告期内,蔚蓝生物的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896.44万元、1,734.25万元和2173.54万元,其他业务成本分别为177.91万元、587.06万元和393.61万元,那么由其他业务提供的毛利则分别为718.53万元、1,147.19万元和1,779.93万元,2016年同比增长了59.66%,而2017年的同比增幅则为55.16%。将上述其他业务收入毛利与净利润金额进行比较,各期其他业务收入的毛利金额分别占当期净利润金额的9.25%、12.82%和19.24%,占比持续上升,报告期末接近净利润的1/5。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招股书披露,上述“其他业务收入主要包括材料销售收入和技术转让收入两部分,而报告期内其他业务收入的增长,主要源自于公司向第三方技术转让的收入出现了明显增长”。在其他业务收入项目中,技术开发及转让的收入金额分别为369.98万元、856.10万元和1,696.44万元,持续大幅上涨,而材料销售收入金额则分别为433.74万元、280.33万元和151.89万元,持续显著下滑。2017年,技术开发转让收入金额比材料销售收入金额高10.17倍。由此可见,其他业务收入在报告期内的高成长性,主要来自于先前公司长期研发投入的积累,可是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的现状,却不尽如人意。报告期内,蔚蓝生物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325.88万元、7,747.84万元和7,061.55万元,在营业收入依然保持缓慢增长的情况下,研发费用金额却出现了持续明显的下降;相应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1.08%、9.92%和8.83%,研发投入的占比也不断缩水,反映了公司对研发的重视程度或已有所下降。以酶制剂大类产品的研发领料数量为例,从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内,公司研发新产品领用的酶制剂数量分别为1,065.14吨、366.00吨和244.20吨,年化复合增长率为-52.12%,虽然有研发周期对实验材料需求波动的影响,但是却无法回避后续新产品研发材料投入或明显不足的质疑。公司对研发投入不够重视,若长此以往,以长期积累起来的技术优势带来的其他营业收入的成长性还能够持续吗?

对蔚蓝生物的净利润存在明显影响的,除了上述其他业务收入提供的毛利之外,或还有包含在营业外收入中的政府补贴。报告期内,公司从政府获得的财政补贴分别为2,982.61万元、2,047.90万元和2,087.08万元,虽然2016年出现了达到31.34的同比负增长,而2017年的同比增幅也微乎其微,仅有1.91%,似乎与净利润的变动趋势并不一致,但是上述财政补贴的金额却分别占各期净利润的38.40%、22.80%和22.56%,占比都不低。未来政府是否会继续向公司提供超过2,000万元规模的补贴呢?没有任何人敢保证,特别是在公司的研发投入不再积极的情况下。此外,经简单计算,从各期公司净利润中扣除上述其他业务收入的毛利金额和政府补贴金额之和,那么经过调整后的净利润金额将分别为4,068.25万元、5,753.91万元和5,386.00万元,数据不太好看。

项目开建已经五年半,环评报告却只有2017年的

    本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蔚蓝生物的募投项目中包括拟募集6,097.00万元,用于建设“蔚蓝生物集团技术中心建设项目”。根据招股书披露,实施该募投项目“蔚蓝生物集团技术中心建设项目”的是蔚蓝生物集团,该集团并非蔚蓝生物的母公司,恰恰相反,它是在2012年11月被蔚蓝生物增资收购的全资子公司,其全称为青岛蔚蓝生物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的注册地址在青岛崂山区苗岭路29号澳柯玛大厦1号楼12A06。

蔚蓝生物集团仅拥有一块权属证书编号为“青房地权市字第201233397号”的土地使用权,地址为青岛市崂山区九水东路596-1号,该地块为工业用途,使用权面积约为1.67万平米,近25亩。在募投项目“蔚蓝生物集团技术中心建设项目”的简介中,项目实施单位的选址与蔚蓝生物集团所拥有的上述土地使用权的内容完全相符。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从2012年开始,该地块上就开始在建一个名叫“研发中心”的项目。

也是招股书披露,2012年11月蔚蓝生物集团的收购才刚完成,2012年12月5日,其研发中心项目便已经开工。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项目依然以在建工程的形式存在于公司的合并资产负债表中,项目金额为9,185.09万元,至今仍然没有转成固定资产。

那么是否存在蔚蓝生物集团在计划募投建设“技术中心”项目的同时,又实际已经在建了另一个“研发中心”的可能性呢?

从蔚蓝生物集团拥有的土地使用权来分析,可能性也不大。首先,这两个项目其实都是企业的研究机构,有没有必要重复建设搞两个?再者,根据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蔚蓝生物集团仅拥有一块近25亩的土地,而现在已经在建的“研发中心”,就已经形成的在建工程金额都接近1亿元,估计体量也不会小,区区25亩的地块上,是否还能再放得下计划投资6,097.00万元的募投项目 “技术中心”么?我们觉得不是没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如果所谓的募投项目“蔚蓝生物集团技术中心建设项目”就是现在在建的“研发中心”,那么蔚蓝生物可能就存在环保未批先建的问题了。募投项目的环保批文审核号为“青环崂审【2017】20号”,显然是由青岛市环保局崂山分局于2017年出具的,应该是未建工程。但在建工程“研发中心”已经开建5年,环保批文有吗?据青岛市环保局提供的建设项目环评信息,从2012年1月至2016年3月,未出现与蔚蓝生物集团有关的任何建设项目环评,更惶论该子公司建设研发中心的项目。

上述募投项目如果真的存在环保未批先建,作为一个存在工业污染排放的生物制造行业的拟上市公司,这是非常不合适的,因为在近期就学习贯彻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精神的证监会党委会上,证监会党委强调了五项重点要求,其中第三项重点要求就是:在IPO、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审核中,要进一步加大对环保问题的重点关注。我们也认为,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确实更应该积极承担起“青山绿水”的社会责任来。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