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新材IPO:抽中现场检查后火速“撤退”,原因或在这里

时间:2020-06-18 10:10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317 次

南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南亚新材)主要从事电子电路基材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主要产品为覆铜板和粘结片。2017年9月,南亚新材递交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在经历撤回辅导验收、抽中现场检查、终止审查、重新备案后,2019年12月,南亚新材转投科创板。

从经营业绩来看,在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报告期内,南亚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39亿元、18.38亿元和17.58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59%,增速较慢且在报告期末出现下滑;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300.84万元、1.12亿元和1.51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4.93%。

据悉,南亚新材于2019年1月首次预披露招股书,但在抽中现场检查后火速“撤退”。而我们发现其信息披露在购销数据、关联方同业竞争方面存在诸多疑点,公司前次撤回申报材料的原因可见一斑。

另外,南亚新材在招股书中将在建工程“改头换面”,隐去了其产能信息,还要通过募投项目继续大幅扩产覆铜板产品。据估算,两项目的新增产能合计约为公司2018年覆铜板产能的1.5倍,而在2019年,南亚新材的覆铜板产量、销量均已同比下滑,新增产能消化或成问题。

抽中现场检查后火速“撤退”,信息披露屡遭“打脸”

南亚新材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2017年9月,南亚新材首次递交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并在2018年4月提出辅导验收申请。同年7月,公司撤回辅导验收并继续辅导,保荐机构光大证券称撤回的原因系南亚新材IPO相关工作尚未完成。

随后,2019年1月,南亚新材首次预披露招股书冲刺上交所主板,并在4月抽中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5月,南亚新材IPO事项“火速”终止审查。对此,南亚新材解释称,终止审查的原因主要是公司担心抽查将使审核时间有较大延长,且考虑将申报上市板块调整为科创板。同时,2019年5月,公司突发一起工亡事故,与南亚电子材料(昆山)有限公司的商号诉讼也处于临近公开庭审的重要准备阶段。因此,暂时撤回上市申请、妥善处理上述事项后再行申报更有利于公司的长期规划。

2019年9月,南亚新材重新递交辅导备案登记材料,仍申请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直至12月,公司的拟申报上市板块才变更为科创板。

而根据南亚新材报送的招股书来看,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确实有待提高,或许这也是公司被现场检查“劝退”的原因之一。

据披露,中材科技(002080.SZ)子公司泰山玻璃纤维邹城有限公司是南亚新材的主要供应商,2017年采购金额为1.12亿元。但据中材科技2017年年报显示,当期公司对第四、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78亿元和8405.76万元,分别与南亚新材披露的采购金额相差59.05%和33.49%,均远高于现行最高增值税税率17%,无法用是否含税来合理解释。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科创板招股书(上会稿)

资料来源:中材科技2017年年度报告

而在客户方面,首次预披露招股书显示,南亚新材在2015年对广东骏亚(603386.SH)的销售金额为3246.28万元,2016年对柏承科技(831861.OC)的销售金额为2518.05万元。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主板招股书(2019年1月报送)

然而,广东骏亚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5年对南亚新材(曾用名为上海南亚覆铜箔板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为4182.07万元,较南亚新材披露的3246.28万元高出28.83%。而柏承科技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当期对第一、第二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152.56万元、1966.69万元,分别与南亚新材披露的销售金额相差25.20%和28.03%,也均高于现行最高增值税税率17%。

资料来源:广东骏亚招股书

资料来源:柏承科技2016年年报

除了购销数据多处矛盾以外,招股书对关联方同业竞争的解释似乎也有纰漏。

据悉,公司实控人包秀银的侄子包晓剑实际控制诺德新材(836467.OC),该公司亦从事覆铜板业务。招股书称,诺德新材主要从事RD-140等普通覆铜板,与南亚新材业务有较大差异。

同时,公司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南亚新材覆铜板产品包括普通FR-4、无铅产品、无卤产品、高速高频产品及粘结片等,其中普通覆铜板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53亿元,占覆铜板产品收入的18.31%。

然而,南亚新材曾在主板招股书中披露,诺德新材的主要产品正是RD-140的FR-4系列,似乎与南亚新材的普通FR-4产品出现重合。至于公司为什么在科创板招股书中隐去这一信息,这只能留给拟上市公司来回答。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科创板招股书(上会稿)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主板招股书(2019年1月报送)

覆铜板产、销双降,扩产1.5倍能消化吗?

据披露,南亚新材本次IPO拟募资9.20亿元用于“年产1500万平方米5G通讯等领域用高频高速电子电路基材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改造升级项目”。

其中,“年产1500万平方米5G通讯等领域用高频高速电子电路基材建设项目”由全资子公司南亚新材料科技(江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南亚”)实施,实施地点位于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成后将形成年产1500万平方米高频高速覆铜板和2400万米粘结片的生产能力。招股书称,这将使公司覆铜板产品总体产能较2019年增长80%左右,增幅看起来并不夸张,但事实上,招股书似乎忽略了另一在建项目对产能的影响。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覆铜板的产能分别为1267.70万张、1436.70万张、1470.78万张。同时,在报告期各期末,“江西南亚1期项目”的在建工程余额分别为86.62万元、5172.72万元、179.47万元,有2.62亿元在建工程余额在2019年转入固定资产。

通过对比南亚新材2019年1月报送的主板招股书,我们发现“江西南亚1期项目”可能就是“年产1500万平米高频高速高性能覆铜板项目”,两项目在2017年末的在建工程余额完全一致。同时,该项目还是南亚新材前次主板IPO时唯一的募投项目,项目同样由江西南亚实施,将形成年产1500万平方米高频高速高性能覆铜板的生产能力。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科创板招股书(上会稿)

资料来源:南亚新材主板招股书(2019年1月报送)

据井冈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网站显示,南亚新材覆铜板产业园总投资为38亿元,分三期建设。一期投资建设4条生产线,其中1条已于2019年10月投产,或许这也是“江西南亚1期项目”在2019年转固2.62亿元的原因,而当期南亚新材的覆铜板产能也相应增加了34.08万张。同时,截至2020年3月,一期项目的另外3条生产线处于部分安装中,二期投资即将开工。

由于招股书在披露已有产能和募投项目新增产能时分别使用“万张”、“万平方米”为单位,导致两处产能并不可比,但我们在“研发中心改造升级项目”的环评报告中发现,2008年,南亚新材扩建厂房,建设内容包括RF-4覆铜箔板1000万平方米(合计700万张),由此,我们获得了产能的不同单位间的大致换算关系。简单估算可知,募投项目新增的1500万平方米覆铜板生产能力即对应1050万张覆铜板产能。

资料来源:研发中心改造升级项目环评报告

因此,在建工程“江西南亚1期项目”和募投项目“年产1500万平方米5G通讯等领域用高频高速电子电路基材建设项目”合计将新增2100万张(即3000万平方米)覆铜板的生产能力。而在“江西南亚1期项目”生产线投产前,即2018年,南亚新材的覆铜板产能为1436.70万张,也就是说,在南亚新材没有其余扩产项目的情况下,两项目合计将使覆铜板产能增加146.17%。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末覆铜板产品的产、销量已出现下滑,这对新增产能消化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2019年,南亚新材覆铜板的产量、销量分别为1328.80万张、1363.07万张,分别同比下滑3.80%和1.25%,这也导致公司当期营业收入同比减少了4.34%。

同时,“江西南亚1期项目”、“年产1500万平方米5G通讯等领域用高频高速电子电路基材建设项目”的生产内容均为高频高速覆铜板,而该产品在2019年实现的销售收入仅为60.16万元,仅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0.04%。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