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尔生物的一个冠名费就超过全年研发费,产品宣传或还涉嫌违法

时间:2020-12-17 15:11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6,378 次

广州创尔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尔生物)是一家应用活性胶原生物医用材料制备关键技术,进行活性胶原原料、医疗器械及生物护肤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的创福康系列产品主要用于创面的辅助治疗,促进创面止血和修复;创尔美系列产品主要用于皮肤屏障护理、提升肌肤愈活能力,产品包括胶原多效修护面膜、胶原多效修护原液等。目前,创尔生物正在冲刺科创板IPO。

在经营业绩方面,创尔生物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512.42万元、21434.64万元、30269.47万元、13086.02万元。相应年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612.38万元、6714.49万元、7189.10万元、3833.33万元,公司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但我们研究后发现,公司研发费用率刚达到“及格线”,销售费用非常高,甚至一个电视节目冠名的相关费用就超过了当年全部研发费。公司产品还被列入国家治理清单,甚至可能涉嫌虚假宣传。

研发费用率刚“及格”,是典型的营销型公司

创尔生物作为一家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科创属性值得关注。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分别为765.60万元、1100.44万元、1421.70万元、675.6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7%、5.13%、4.70%、5.16%。公司最近3年累计研发投入为3287.74万元,最近3年累计营业收入为65216.53万元,最近3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3年累计营业收入比例为5.04%,略微超过科创板标准的5%,可以说刚过“及格线”。

而公司的销售费用却非常高,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分别为5494.63万元、6906.81万元、13537.92万元、4926.68万元,远高于研发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之和。

虽然美妆行业销售费用高是常态,但创尔生物的销售费用率在这个行业中也是处于较高水平。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创尔生物销售费用率分别为40.66%、32.22%、44.72%、37.65%,同行业可比平均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3.11%、24.37%、29.72%、41.39%。除了2020年创尔生物略低于行业平均以外,其他年份都大幅高于行业水平。

那么创尔生物的钱都是怎么花的呢?据招股说明书披露,销售费用中第一大支出为线上推广服务,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支出金额分别为1093.24万元、2124.65万元、4657.51万元、2668.63万元,分别占销售费用的19.90%、30.76%、34.40%、54.17%,占比呈逐年上升趋势。据公司披露,线上推广服务费主要为支付给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的费用。线上推广服务费包括天猫平台的直通车、钻展、品销宝、淘宝客等和京东平台的京东快车、京挑客等推广项目投放的推广费用和技术服务费用。

销售费用中第二大支出为广告宣传费,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支出金额分别为838.72万元、711.42万元、3418.21万元、127.17万元,分别占销售费用的15.26%、10.30%、25.25%、2.58%。据公司披露,广告宣传费费主要为投放广告进行品牌推广的费用。2019年该费用大幅增长,主要系供公司加大具有市场影响力的广告投放力度以树立更高的品牌知名度,当年芒果TV哈哈农夫综艺节目冠名及相关配套服务费用支出合计2334.99万元,仅这一项费用,就超过了当年全部的研发费用。

销售费用中第三大支出为销售服务费,2017年至2020年的支出金额分别为2311.41万元、2361.23万元、2515.05万元、933.93万元,分别占销售费用的42.07%、34.19%、18.58%、18.96%,销售服务费主要为支付给市场服务推广商的费用。公司的主要推广服务商为南京菲恩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中心、南京华云智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中心、南京嘉禾慧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中心、南京盛联达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中心、广州陆达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广州圣狄安诺医疗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而上述四家位于南京的服务推广商的实际控人均为陈锁平,持有创尔生物0.32%的股份。这四家位于南京的服务推广商在报告期内发的推广服务费合计分别为1304.94万元、1373.86万元、1307.1万元、570.48万元,占各年度销售服务费的50%以上。那么创尔生物与陈锁平控制的企业交易是否公允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呢?还需要公司作出进一步解释。此外,既然都从事市场推广服务,陈锁平为何要在南京注册多家同类型公司,并分别与公司合作?

还值得注意的是,创尔生物的业绩和其销售费用出现高度关联。作为一家科创板拟上市企业,是否过于依赖于营销?

产品被卫健委点名,还可能涉嫌虚假宣传

在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指出要完善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高值医用耗材虚高价格。加强规范化管理,明确以单价和资源消耗占比相对较高的高值医用耗材作为重点治理对象。还要规范医疗服务行为,严控高值医用耗材不合理使用的情况。

2020年1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高值医用重点耗材治理清单》(以下简称:治理清单),提出要聚焦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重点问题推进改革,其中就包括创尔生物主要产品胶原蛋白海绵。

而创尔生物在报告期内的产品毛利率分别为80.56%、83.70%、83.64%、82.65%,不知道是否存在价格虚高耗材?公司的产品被列入治理清单后,毛利率会不会受到影响?

另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报道,2020年1月2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化妆品科普:警惕面膜消费陷阱》,官方澄清不存在所谓的“械字号面膜”,不能用“医用面膜”作为名称。“妆字号面膜”不能宣传“医学护肤品”,不能称为“药妆”产品。所谓“械字号面膜”,其实是医用敷料,属于医疗器械范畴。根据《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等法规、规章的规定,化妆品不得宣称具有医疗作用,其标识不得标注夸大功能、虚假宣传等内容。文章还指出,一些面膜类化妆品,将产品宣称为“医学护肤品”、“药妆”产品等,属于明示或者暗示产品具有医疗作用,均是违法宣称行为。

经济日报记者在电商网站上搜索时发现,创尔生物的创福康旗舰店中存在大量写着“械字号面膜”、“医美面膜”。

尽管国家药监局明令禁止利用“械字号面膜”、“医美面膜”进行营销,创尔生物仍然使用蓄意使用特定用词“打擦边球”逃避监管。据公司京东创福康官方旗舰店页面显示,公司产品上仍然标有“医用”、“医美”等字眼,虽然未标示为“医美面膜”,但很容易误导消费者。创尔生物旗下产品是否涉嫌违反《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进行虚假宣传?这一风险也需警惕。

科创属性刚“及格”,却愿意花大力气做推广营销,甚至可能涉嫌虚假宣传的企业,是不是科创板的菜了?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