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信中医两度“借壳”仍旧回天乏力

时间:2017-10-16 17:27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482 次

近日,博信中医披露2017年中期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2万元,净利润亏损355.27万元,同比大跌174.56%。2016年和2015年两年度,公司营收分别为68.96万元和71.5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80.24万元和亏损117万元,业绩逐步恶化。由此,公司主办券商西南证券发布关于博信中医持续经营能力的风险提示性公告。

郭氏博信中医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博信中医 证券代码:430696.OC)是由2014年4月10日在新三板挂牌交易的重庆秀山金银花中药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金银花 证券代码:430696.OC)通过两次变更主营业务和实际控制人,改制而来的新三板挂牌公司。

从2014年挂牌至今,公司的业绩表现每况愈下。从挂牌前2013年营收达到622.02万元的历史高点,下跌到2016年营收仅为68.96万元的水平,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08.16%,萎缩速度之快,令人咂舌。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仅为19.42万元,预期2017年依然存在创年度营收新低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公司的净利润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2013年公司的归属净利润为170.95万元,接近2011年208.87万元的历史高位。可是2014年其净利润就下滑到63.78万元。从2015年开始公司开始陷入亏损状态,在后续两年中亏损的规模明显扩大。2017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的亏损额已经接近2016年年度亏损额的两倍。

有道是“穷则思变”,金银花在经历了挂牌后最初两年的经营业绩下滑之后,就产生了寻求收购公司的资本力量入驻,以求腾笼换鸟,试图通过变更主营业务,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意图。

第一次变更,埋下混乱的隐患

2016年4月5日,公司公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原先长期通过金银花的第一大股东——成都思迪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迪投资)对公司进行实际控制的闫晓霞,通过在2016年2月26日将思迪投资持有的70万股金银花股权转让给收购方廖峰,使廖峰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41万股,占比达到38.25%,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此后她又在2016年3月4日与公司股权占比达10.51%的同胞姐妹闫小梅同时向公司辞职。在当年3月31日公司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廖峰当选为董事长,从而最终完成了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转变。新的实控人希望“利用公司平台,整合有效资源,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

金银花在廖峰的实际控制下,主营业务迅速向儿童教育服务行业转变。2016年4月13日,公司公告以儿童文教为主营业务的全资子公司前海稚真教育(深圳)有限公司已经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成功设立。在此基础上,金银花“跨界”的步伐毫不停歇,2016年9月21日,公司公告变更公司主营业务——将原先以金银花为主的中药材种植、收购、加工销售业务,转为以儿童教育为主的教育行业投资、信息咨询和技术服务,并且对公司章程进行了修改。紧跟着,9月28日,公司公告将公司名称从“重庆秀山金银花中药材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稚真教育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稚真科技 证券代码:430696.OC),表达了公司进军儿童教育市场的“坚定决心”。

但是廖峰的布局显然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原先经营中药材的金银花公司员工,依然是改名为稚真科技后公司经营活动的重要力量。从公司2016年年报的员工变动情况来看,除了生产工人、销售人员和财务人员共计4人被精简以外,其他岗位依然沿用了原有的员工。但是儿童教育服务行业的特征与中药材生产营销行业的特征千差万别,这样强行推进的“跨界”,步子迈得太大,必定给公司的日常经营带来混乱。这种内在的矛盾,表现在公司经营的业绩上,就是旧业务营收加速下滑,新业务进展不尽人意。在儿童教育服务业务进展没有达到预期目标,而公司运营又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实控人廖峰选择放弃原先的发展规划。2016年11月16日,公司公告董事长变更,原实控人兼董事长廖峰辞去公司内部一切职务。在此后的8个月时间内,廖峰不断减持所持有的430696.OC的股票,以求套现退出。

第二次变更,或有一线生机

虽然公司第一次变更主营业务的结果并不美妙,但是在走向儿童教育服务行业的前路不通,又没有可以回归金银花种植、营销的后路可退的情况下,基于公司原有经营中医药的经验,整合可兹利用的中医资源,发展中医药新业务,成为公司存续的唯一法门。

在廖峰急流勇退的同时,2017年1月3日,屈庆波通过协议转让,受让了63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0%。通过与原有股东沈晓洲、吴春晖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形成一致行动关系,三人合计持有公司股权占比达到50.19%,共同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7年1月4日,随着跟随廖峰入驻的董事们集体辞职,公司董事会再度洗牌。1月12日,公司公告改选董事,屈、沈、吴三位实控人进入董事会。1月25日,在廖峰辞职后接棒董事长的冯雅莉让贤,屈庆波最终成为公司的董事长。

到2017年4月6日为止,在一系列董、监、高的变动重组之后,公司再度公告变更公司名称、经营范围并且修订了公司章程。公司名称由第一次变更后的“稚真教育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再度变更为“郭氏博信中医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公司通过与山西著名中医郭博信先生合作,未来将以郭先生辨证施治的思想创办中医专科诊所,并且以其研发的传统中医药品种的开发作为公司的重要发展方向。从而进一步确认了发展传统中医药事业作为公司未来的主营业务。7月4日,股转系统正式进行了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的变更,公司的发展翻开了新的一页。

2017年上半年,博信中医作为一家仅有10名员工的小公司,在经历了长达四个多月的人事变动之后,经营业绩很难不受影响。反复“借壳”带来的负面影响,依然需要更多时间去消化。从具体经营业绩来看,相对于同样处于低谷的2016年中期,2017年中期在营业收入上出现了低基数条件下的大幅反弹,同比增长达到2,254.49%;净利润亏损虽然进一步放大,但是亏损同比增速从2016年中期的-718.96%,下降为-174.56%,相对有所改善;在毛利率水平方面也有所回升,达到了69.70%。博信中医经营业绩的见底企稳开始出现一丝曙光。

可是从2014年中期开始,公司已经连续有两份年报和四份中报出现亏损,其盈利能力、成长性、偿债能力与经营性现金流的多数主要财务指标都依然处于下滑的趋势中。西南证券提示持续经营风险的公告,依然在为投资者敲响警钟。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