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股份子公司车间竟成多名客户经营地,集中注销就更显可疑

时间:2020-12-17 15:14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6,491 次

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神农股份)的主营业务包括饲料加工和销售、生猪养殖和销售、生猪屠宰、生鲜猪肉食品销售。2016年1月,公司开始接受光大证券的上市辅导,但其首发申请在2017年11月遭到否决。2019年6月,神农股份改为携手中泰证券,继续冲击上交所主板。

从经营业绩看,报告期可比前三年(2017年~2019年)内,神农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44亿元、10.92亿元、17.33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28.8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735.51万元、7072.74万元、46907.62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72.66%,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

不过,神农股份的多名主要客户或其关联方和公司子公司在同一场所经营,目前相关客户均已注销或在2020年紧急变更地址。此外,公司董事长还牵涉一宗行贿案件。同时,养殖业务毛利率和同行业公司相比差异较大,是否会重蹈上次首发申请被否的“覆辙”?

客户扎堆子公司车间,2020年集中注销或变更地址

据招股书披露,神农股份共有24家全资子公司,其中,云南神农肉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肉业”)主要从事生猪屠宰及肉食品加工、销售业务,主要生产经营地址为云南省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洛羊街道办事处七家村拓翔路138号,巧合的是,该地址也是神农股份多名主要客户或其关联方的经营场所。

昆明金罗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罗贸易”)是神农股份2017年第七大非自然人及个体工商户客户,神农股份向其销售猪副产品(猪头、内脏等),销售金额为933.95万元,占公司2017年对非自然人及个体工商户客户销售总额的4.88%。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金罗贸易的通信地址原为“拓翔路138号云南神农肉业食品有限公司猪副产品加工车间”,2020年3月变更为“果林金谷9幢6层602室”。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昆明帆和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帆和商贸”)是神农股份2017年、2018年第一大非自然人及个体工商户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3060.02万元、2595万元,分别占公司当期对非自然人及个体户客户销售总额的15.97%、9.38%。工商信息显示,帆和商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邹体刚还是昆明经开区洛羊帆盛食品加工经营部的经营者,而后者的经营场所为位于拓翔路138号的神农肉业猪副产品加工车间。

昆明国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芳贸易”)是神农股份2017年第八大非自然人及个体户客户,销售金额为766.94万元,占公司2017年对非自然人及个体工商户客户销售总额的4.01%。工商信息显示,国芳贸易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郭国芳还是昆明经开区洛羊国云食品加工经营部的经营者,后者的经营场所原先亦为拓翔路138号,2020年3月变更为思兰雅苑。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昆明经开区洛羊启宏食品加工厂(以下简称“启宏食品”)、昆明经开区洛羊康廉食品加工经营部分别是神农股份2017年第二、第四大自然人及个体工商户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2638.65万元、1060.68万元,分别占公司2017年对自然人及个体户客户销售总额的3.10%、1.24%。工商信息显示,这两家个体户已于2019年11月、2020年3月相继注销,其经营场所均为拓翔路138号。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年报显示,启宏食品2017年的营业收入仅为20万元,而神农股份当期向其销售了2638.65万元产品,规模似乎不太匹配。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毛利率大幅偏离同行,职工薪酬暴露信披疑点

2017年11月,证监会召开2017年第35次发审委会议,神农股份的首发申请未获通过。审核结果公告显示,神农股份的养殖行业毛利率和相关业务数据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差异较大,受到发审委的关注。

在本次IPO报告期内,神农股份的养殖行业毛利率仍然存在类似问题。招股书显示,公司养殖业务的主要产品为商品猪、仔猪和种猪。2017年至2019年,神农股份对外销售商品猪的毛利率分别为4.48%、-30.08%、60.23%,而温氏股份(300498.SZ)的商品猪毛利率分别为27.28%、15.56%、35.44%,牧原股份(002714.SZ)的商品猪毛利率则分别为27.72%、9.32%、33.97%。

简单计算可知,神农股份的商品猪毛利率在2017年、2018年较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少23.02个百分点、42.52个百分点,2019年又超出平均水平25.53个百分点,变动十分剧烈。

仔猪、种猪方面,神农股份在2017年至2019年对外销售仔猪的毛利率分别为19.20%、10.47%、55.13%,而牧原股份的仔猪毛利率分别为42.21%、22.59%、63%,分别相差23.01个百分点、12.12个百分点、7.87个百分点。同时,神农股份的种猪毛利率分别为34.06%、43.56%、68.03%,牧原股份则分别为50.49%、35.62%、77.57%,分别相差16.43个百分点、-7.94个百分点、9.54个百分点。

除了毛利率异常以外,我们还发现招股书披露的职工薪酬存在疑问。

招股书显示,神农股份2017年的管理费用为5593.57万元,其中,职工薪酬为2177.42万元,该薪酬核算的员工月均工资为0.89万元,即约10.68万元/年。由于管理人员、财务人员的薪酬均计入管理费用核算,因此这10.68万元的平均年薪应为公司当期管理人员、财务人员的平均薪酬水平。

然而,招股书又称,管理人员、财务人员在2017年的平均工资水平分别为9.04万元、7.96万元。那么问题来了,在财务人员、管理人员的平均年薪均不及10.68万元的前提下,两类员工的整体平均薪酬水平是如何达到10.68万元的呢?

资料来源:神农股份招股书

董事长曾涉行贿案

据(2019)云26刑初15号刑事判决书披露,2005年左右,神农股份在向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贷款的过程中,认识了该银行董事长施增荣。2007年至2009年,神农股份董事长何某多次以过节费的名义向施增荣贿送现金,合计3万元,以便在贷款等方面获得帮助。

资料来源:(2019)云26刑初15号刑事判决书

招股书显示,神农股份董事长为何祖训,是否就是裁判文书中提到的何某?2020年4月,神农股份及子公司云南大理神农饲料有限公司、云南神农澄江饲料有限公司和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签署了《流动资金循环借款合同》,循环借款额度合计6000万元。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