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盛生物首发暂缓审议,疑似突击确认销售以满足上市条件

时间:2022-11-11 17:0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5,165 次

11月7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发布2022年第86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上海荣盛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盛生物)的首发申请被暂缓审议。

上市委问询的主要问题包括:荣盛生物是否存在于各期末突击确认收入以满足上市条件的情形,主要推广服务商是否存在受同一控制却分别列示的情形等。此前,我们曾发表《荣盛生物自称在研管线丰富,但招股书信息披露质量似乎有待提高》,指出荣盛生物可能存在突击确认收入的情形,此外,其招股书披露的研发费用似乎也值得关注。

疑似突击确认销售以满足上市条件

荣盛生物主要从事疫苗及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销售。其中,疫苗领域,荣盛生物已实现商业化的产品为水痘减毒活疫苗;体外诊断试剂领域,荣盛生物的产品主要包括免疫诊断试剂、生化诊断试剂两类。

荣盛生物本次IPO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二)项,即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且最近三年的累计研发投入占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荣盛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2395.02万元、16781.76万元、26198.73万元,也就是说,2021年,荣盛生物的营业收入刚刚突破2亿元,刚好满足科创板上市标准。

从营业收入的构成来看,水痘疫苗是贡献荣盛生物营收大幅增长的主要产品。实际上,2019年至2021年,荣盛生物的体外诊断试剂收入逐年下滑。

2019年至2021年,荣盛生物的水痘疫苗实现销售收入5226.87万元、12006.23万元、21496.40万元,体外诊断试剂收入为6909.31万元、4707.35万元、4654.34万元,其他业务收入为258.84万元、68.17万元、47.99万元。也就是说,荣盛生物依靠水痘疫苗收入的快速增长,刚好在2021年满足了科创板的上市条件。

对此,荣盛生物表示,其水痘减毒活疫苗采用细胞工厂工艺生产,产品不添加明胶和人血白蛋白,具有热稳定性等性能指标优于国家药典标准、较低的不良反应率等优势,获得了市场的认可。2019年至2021年,其水痘疫苗分别实现批签发数量39.21万支、111.04万支、199.73万支。

不过,从荣盛生物首轮问询回复披露的数据来看,2020年、2021年,荣盛生物第四季度,特别是12月,水痘疫苗的销售收入占全年的比重尤为突出。

2020年、2021年第四季度,荣盛生物的水痘减毒活疫苗(12月龄-12岁)分别实现销售金额7159.92万元、10653.43万元,占其2020年、2021年水痘疫苗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9.64%、49.56%。其中,12月,荣盛生物的水痘减毒活疫苗(12月龄-12岁)分别实现销售金额4333.79万元、5979.39万元,占其2020年、2021年水痘疫苗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6.1%、27.82%。

对此,荣盛生物在首轮问询回复中称,2020年第四季度,其水痘疫苗大规模获得批签发,批签发数量为63.58万支,占其2020年水痘疫苗批签发数量的57.26%。其中,12月获得批签发51.97万支,占其全年批签发数量的46.8%。2021年第四季度,荣盛生物的水痘疫苗批签发数量为110.77万支,占其2021年水痘疫苗批签发数量的55.46%,其中,12月获得批签发53.08万支,占其全年批签发数量的26.58%。

荣盛生物表示,2020年第四季度、12月,其水痘疫苗销量较大、收入较高,与其产量、生产进度及批签发时间相关。2021年第四季度其水痘疫苗销售金额较高,与其于2021年5月开始全面采用细胞工厂工艺生产水痘疫苗,产能从12万支/月提升至30万支/月有关。

另外,荣盛生物称,2021年,基于其水痘疫苗产品不添加明胶和人血白蛋白及不良反应率较低的优势,以及产能提升对产量的保证,荣盛生物加大了整体推广力度,委托推广服务商积极开拓新市场,提高疾控中心的覆盖率,并积极参与水痘疫苗纳入免疫规划地区的集中采购投标工作,导致其12月水痘疫苗销售收入较高。

不过,荣盛生物的水痘疫苗产品优势当真如此明显么?我们之前发表的文章中曾提到,据山东政府采购网发布的“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青岛市2022年7月-2023年6月免费水痘疫苗采购项目二中标公告”,荣盛生物的技术标得分仅为39.43分,在5家投标公司中仅位列第四名,且远低于第一名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证券简称:百克生物;证券代码:688276.SH)的技术标得分55分。该次投标中,荣盛生物最终因评审得分较低未中标。

对于荣盛生物在报告期内多个期末月份水痘疫苗销售大幅增长、随后月份销售迅速回落的现象,上市委在审议会议上再次要求荣盛生物说明其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是否存在于各期末突击确认销售以满足上市条件的情形。

主要推广服务商似乎暗含关联

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荣盛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289.40万元、5473.78万元、8456.58万元、3958.0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61%、32.62%、32.28%、33.81%。其中,其疫苗推广服务费分别为1886.92万元、4320.23万元、7361.50万元和3456.81万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43.99%、78.93%、87.05%、87.34%。可见,2020年以来,荣盛生物的推广服务费金额及占比均大幅提升。

首轮问询回复中,荣盛生物列示了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其前十大推广服务费支付对象及推广服务费金额,共涉及19个推广服务商。不过,其中一些推广服务商似乎暗含关联。

山东沃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沃润)、沃润(深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沃润)均为荣盛生物报告期各期的前十大推广服务商,深圳市复兴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兴健康)为荣盛生物2021年、2022年上半年前十大推广服务商。另外,山东沃润、深圳沃润、复兴健康分列荣盛生物2022年上半年前三大推广服务商。

工商信息显示,深圳沃润为中润科技投资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润投资)的全资子公司,王某某、费某某合计持有中润投资100%的股权。

山东沃润原是山东创合奥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合奥诺)的全资子公司,2020年4月,创合奥诺将所持山东沃润100%的股权转让给了润蒙(济南)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润蒙投资)。

同时,创合奥诺原是山东实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山东实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用简称:ST实杰;证券代码:834981.NQ)的全资子公司,2017年12月,ST实杰将所持有的创合奥诺100%的股权转让给了广东润德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润德),2020年1月,广东润德又将创合奥诺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润蒙投资。

据ST实杰公告,其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样叫王某某,与中润投资股东同名,而广东润德同样为中润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费某某担任广东润德的执行董事。

从上述情况来看,山东沃润似乎与深圳沃润一脉相承。另外,山东沃润目前的控股股东润蒙投资与费某某同样参股了苏州金晟硕祥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此外,深圳沃润与复兴健康之间似乎也暗含关联。高某、龙某某分别持有复兴健康70%、15%的股权,同时,高某担任复兴健康的执行董事、总经理,龙某某担任复兴健康的监事。

工商信息显示,广东润德曾存在全资子公司广东智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智翔),而广东智翔的执行董事、总经理叫高某,监事叫龙某某,与上述两人名字相同。这样看来,深圳沃润与复兴健康之间似乎也关系匪浅。

对于上述情况,上市委要求荣盛生物说明报告期内主要推广服务商是否存在受同一控制却分别列示的情形。另外,上市委要求荣盛生物说明其推广服务费用的结算规则,是否与推广服务业绩、相关客户回款直接挂钩,其各期末月份销售剧增是否与主要推广服务商的主要活动直接相关,荣盛生物是否对主要推广服务商构成重大依赖,是否存在未经披露的利益输送情形。

除了上述问题外,荣盛生物的首轮问询回复显示,2021年,其推广服务商进行学术拜访13.45万次,进行专家拜访8680次,进行经理拜访或协同3920次,并召开科室会229次、沙龙会332次、大型学术会议及其他42次。对此,上市委要求荣盛生物结合客户分布情况及各地实施推广活动的可操作性,分析报告期内推广活动频次的合理性。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