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科赛博业绩成倍增长,但“前员工”经销商或不止一家

时间:2023-06-13 17:01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890 次

​西安爱科赛博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科赛博)主要从事电力电子变换和控制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曾申报创业板上市,目前正在冲刺科创板IPO。

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产品为精密测试电源、特种电源和电能质量控制设备,产品广泛应用于光伏储能、电动汽车、航空航天、轨道交通、科研试验、电力配网、特种装备等诸多行业领域,客户包括华为、固德威(688390.SH)等知名企业,以及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等科研及检测认证机构。

爱科赛博称,公司取得了显著的科技成果,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陕西省科学技术奖2项、上海市科技进步奖1项、广西科学技术奖1项、行业学会奖项7项。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共取得专利144项,其中发明专利39项,此外还取得软件著作权72项,参与国家和行业标准制定16项,参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建设6项。

报告期(2020年、2021年、2022年)各期,爱科赛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135.16万元、51983.89万元、57897.67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24.8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80.58万元、4752.17万元、6868.87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到102.17%。

不过,公司华东办事处与经销商的联系人、电话、地址高度雷同,关联交易似乎有所遗漏,子公司向少数股东分红的现金流也存在疑问。

来源:摄图网

华东办事处与经销商联系人、电话、地址均雷同

陕西久正金能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久正)成立于2017年4月,当年即成为爱科赛博的经销商,2019年至2021年均为公司第一大经销商,2022年降至第二位。上述各期爱科赛博分别向陕西久正销售1999.30万元、2089.96万元、1944.03万元、2497.39万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8.40%、5.63%、3.74%、4.31%。

问询回复显示,陕西久正的实际控制人为杨锐,曾于2012年2月入职爱科赛博,主要从事电能质量控制设备的销售工作。2017年5月,杨锐从公司离职,离职前任销售部下属的通用电能质量产品销售部门的西北大区经理。而在离职前的4月,杨锐已设立了陕西久正。

陕西久正经销产品主要为通用电能质量控制设备,2020年至2022年,爱科赛博对陕西久正的毛利率分别为25.52%、27.06%、21.13%,但对其他同类产品经销商销售的毛利率分别为38.59%、36%、36.65%,相差十余个百分点。

2018年4月,陕西久正出资设立广州爱科久正电气有限公司,使用了“爱科”商号,但目前该公司已改名为“广州久正金能电气有限公司”。

爱科赛博在问询回复中表示,除陕西久正为公司前销售人员离职后创办的企业外,不存在其他公司员工或前员工任职、持股或控制的经销商及与公司发生业务往来情况。

不过,事实果真如此吗?

上海工军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工军)在2020年至2022年均位列爱科赛博的前五大经销商,各期分别贡献收入483.43万元、607.79万元、521.77万元。工商信息显示,黄良荣持有上海工军的85%股份,为其实际控制人。

根据B2B电子商务平台“淘金地”及“顺企网”披露,西安爱科电子有限责任公司(爱科赛博曾用名)华东办事处的联系人为黄良荣,联系电话为137****5956,联系地址为“虹莘路30*5号华宝广场910”。

检索发现,137****5956为上海工军官网披露的咨询热线。同时,上海工军在2015年工商年报中填列的通信地址正是“虹莘路30*5号华宝广场910”。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工军和陕西久正的回款周期明显长于其他主要经销商客户。2020年至2022年,上海工军的实际回款周期分别为657天、426天、358天,陕西久正分别为300天、287天、216天,而博众测控科技(深圳)有限公司(2022年第一大经销商)分别为62天、108天、134天,其他主要经销商则普遍更短。

或遗漏关联交易,分红现金流存疑

白小青、王琳夫妇是爱科赛博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控制公司29.63%的股份。西安科赛机电技术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西安科赛)原由白小青持股90%,2017年4月,白小青将其持股转让给杨某嗣,从而退出西安科赛。

苏州达致精密驱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达致)是西安科赛的全资子公司,招股书显示,2018年爱科赛博向曾经的供应商苏州达致拆出资金50万元,供其临时资金周转。由于苏州达致经营困难,未能及时偿还该笔借款,考虑到其经营状况,爱科赛博未对该笔借款计提利息。2020年7月,苏州达致注销,于注销前归还借款50万元。

虽然西安科赛看似在2017年以后就不再受白小青控制,但2020年工商年报显示,西安科赛的联系电话仍与爱科赛博相同。不过,招股书并未将西安科赛和苏州达致列示为关联方,与苏州达致的资金往来也未作为关联方资金拆借披露。

与此同时,西安科赛的实控人杨某嗣同时控制苏州行远精密控制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行远),苏州行远的注册地址、工商年报通信地址均为“苏州市高新区松花江路590号”。而招股书显示,爱科赛博全资子公司苏州爱科赛博电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拥有一处厂房,地址为“苏州市松花江路590号”。苏州行远还是爱科赛博2021年末的第二大其他应收款对象,款项性质为“房租”。

不过,招股书亦未将苏州行远认定为关联方,也未披露存在关联租赁情形。

此外,北京蓝军电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蓝军)是爱科赛博唯一的控股子公司,爱科赛博持股53%,少数股东于红、周琦、张彩云、王萍、王彤分别持股20%、10%、10%、5%、2%。审计报告显示,公司应付股利均为应付子公司少数股东的股利,2019年至2021年末分别为533.44万元、739.57万元、416.03万元。

二轮问询回复又显示,2019年、2020年,北京蓝军分别向少数股东分红206.14万元、416.03万元。换言之,北京蓝军2020年向少数股东分红416.03万元,而期末应付股利较期初增加206.13万元,以此计算当期实际分红金额应为209.90万元。

但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2020年“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中,“子公司支付给少数股东的股利、利润”为零。

无独有偶,爱科赛博2022年末的应付股利为零,较期初减少了416.03万元,但当期“子公司支付给少数股东的股利、利润”亦为零。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