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声智能获上百项专利,“同邮箱”供应商服务项目现疑云

时间:2023-06-26 16:59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037 次

​广州视声智能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视声智能;证券代码:870976.NQ)为客户提供智能家居系统、可视对讲系统产品及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目前正在冲刺北交所。

招股书显示,公司较早将欧洲KNX技术引入中国,2014年成为KNX中国用户组织委员会理事会单位,理事会成员包括ABB、施耐德、西门子和罗格朗等知名企业。公司自主开发了3个KNX协议栈,在KNX技术基础上自主创新开发出K-BUS智能总线控制系统,多款智能产品可以满足大到机场照明、赛事体育馆,小到别墅与智能家居等各种场所的智能应用需求。

视声智能称,公司是广州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截至2023年3月31日共拥有专利185项,其中发明专利24项,以及软件著作权121项。公司产品通过151项CE认证,获得51项KNX证书、2项FCC认证证书,公司项目和产品先后获得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化示范项目证书、广东省科学技术厅颁发的广东省科技成果登记证书等荣誉奖项。

报告期(2020年、2021年、2022年)各期,视声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04.01万元、22789.19万元、23173.28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5.0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69.64万元、2578.59万元、3406.40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1.51%。

不过,公司曾与中介服务供应商共用邮箱,该中介为公司申报资质的项目理应达到披露标准,但在问询回复中未曾提及。此外,公司曾因隐瞒股份代持而被口头警示,被交易所要求“切实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但披露的销售收入、销量、产能仍存在疑问。

来源:摄图网

曾与中介服务供应商共用邮箱,服务项目为何“不翼而飞”

广州视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视声智能的全资子公司,其2016年工商年报披露的电子邮箱为“762**841@qq.com”,而该邮箱亦曾出现在广州汉申科技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申科技)的工商年报中。

一轮问询显示,汉申科技为视声智能提供中介服务,费用金额超过5万元的项目包括2019年的“广东省重大科技专项和广州市产学研协同创新专项项目咨询服务费用”、2020年的“广东省重大科技专项项目的咨询费用”、2022年的“专精特新企业申报”“标准制定资助、开发区产品对标等的咨询服务费”。

根据工商变更信息,汪壮雄曾持股汉申科技,并任执行董事兼经理。而据视声智能披露,汪壮雄为员工持股平台的有限合伙人,任公司知识产权运营中心总经理。目前,汉申科技的股东、监事为汪壮健,视声智能并未披露其与汉申科技存在特殊关系。

根据(2022)粤01民终4732号民事判决书,汉申科技于2020年3月5日和广东鸿粤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粤实业)签订《资质委托代理合同》,委托鸿粤实业负责申报、领取汉申科技指定企业的电子与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证书及安全生产许可证。

次日,汉申科技签订《委托确认函》,确认该指定企业正是视声智能。

上述委托合同总金额为22.48万元,包含了申报资质全过程的代办费,以及4个建造师、5个中级工程师人员一年的挂靠费用。“视声智能化对接群”微信聊天记录显示,3月16日,鸿粤实业资料员询问是否全部用鸿粤实业的证,汉申科技回复除了技工证,其他都用汉申科技的。3月30日,鸿粤实业资料员表示总共19人,鸿粤实业提供9人,另外10人是汉申科技的技工。对此,汉申科技予以确认。

2020年3月至5月,汉申科技累计向鸿粤实业支付19.8万元,其间鸿粤实业在4月30日协助其取得了电子与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

从裁判文书来看,汉申科技协助视声智能取得了电子与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证书,并因此向鸿粤实业支付19.8万元,那么其向视声智能收取的费用理应超出该金额。但在一轮问询“管理费用中的中介服务费明细,列示金额超过5万元的费用项目”中,与汉申科技相关的仅有前文提到的4项服务内容,并未列示资质证书有关项目。

不过,视声智能在一轮问询中表示,公司原计划从事建筑智能化工程施工等相关业务,故聘请具有相关资质的人员以申请电子与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证书,以便开展业务。但由于自身战略发展调整,公司未实际开展上述业务,原聘请的具有相关资质的人员由于个人职业发展原因相继离职。

目前,视声智能已注销《安全生产许可证》和《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电子与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民事纠纷中,冯S婷为汉申科技的诉讼代理人,而深圳资申规划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资申)的股东(持股比例37.5%)亦叫做冯S婷。此外,彭M持有深圳资申的62.5%股份,并任执行董事,梁W妹任监事,巧合的是,视声智能多个专利的发明人均包括彭M、梁W妹。另据招股书,唐伟文为视声智能的核心技术人员、研发中心副总监,兼任广州智慧家庭技术标准促进中心(以下简称:广州智慧)的负责人。

据广东省政府采购网,2021年12月,汉申科技(联合体)和深圳资申、广州智慧共同投标某项目,综合得分分别为77.83分、58.17分、54.20分,由汉申科技(联合体)中标。

股份代持瞒而不报,销售收入自相矛盾

微赫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赫智能)早在视声智能2018年半年报中就已出现,为期末应收账款第三大单位。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末,视声智能对微赫智能的应收账款余额为34.22万元,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计提理由为“预计无法回收”。

据工商信息,蒋序持有微赫智能的15%股份,并任监事,而蒋序这个名字在视声智能的公告中多次出现。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蒋序原为视声智能员工,2015年4月通过受让实控人朱湘军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5%,受让价格为1元/注册资本。同年12月,蒋序将其持有的67.5万元出资额平价转让给朱湘基(朱湘军之兄长)。视声智能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称,公司不存在股权代持情形。

但据招股书,朱湘基系代蒋序持有67.5万股股份,代持情形于2022年11月才解除。2022年12月,全国股转公司就股份代持事项对视声智能采取口头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而在二轮问询中,交易所审核发现视声智能2023年一季报披露的“其他债权投资”金额与申报文件不一致,要求公司及保荐机构全面核对申请文件(含更新前的问询回复文件),切实提高信息披露质量。

事实上,除了“其他债权投资”以外,公司披露的销售收入、销量、产能亦存在疑问。

招股书“可视对讲的各类细分产品”显示,公司可视对讲产品分为室内机、门口机、中间设备,2021年分别为4692.36万元、1238.06万元、637.71万元,合计6568.13万元;2020年分别为3577.13万元、1207.33万元、503.56万元,合计5288.02万元。

而据一轮问询“各类细分产品的收入占比”处,2021年可视对讲产品收入合计仍为6568.13万元,其中室内机、门口机、中间设备收入分别为4553.71万元、1376.71万元、637.71万元;2020年合计仍为5288.02万元,室内机、门口机、中间设备收入分别为3475.39万元、1309.07万元、503.56万元。

不知为何,招股书和一轮问询披露的2020年、2021年可视对讲室内机、门口机收入存在两套数据,但2022年细分收入完全一致。

招股书“可视对讲的各类细分产品”显示,2020年至2022年,室内机类产品销量分别为164766件、179939件、170433件,门口机类产品销量分别为29296件、24206件、25753件。以此计算,各期室内机、门口机的销量合计分别为194062件、204145件、196186件。

而据“主要产品产量、销量”处,报告期各期的可视对讲产品销量分别为154609个、204443个、178145个,其中2020年、2022年的销量竟明显不及该类产品下室内机、门口机的销量之和。

此外,据视声智能官网,其智能家居产品产能为30万台/年。而招股书称,2022年智能家居产能仅24.17万个。

2019年至2022年,视声智能实施了4次股利分配,派发金额分别为202.69万元、1689.05万元、1013.43万元、2278.86万元,合计5184.03万元。公司本次北交所上市拟募集15000万元,其中4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