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享新西兰白葡萄酒极致的清爽感受

时间:2017-11-08 14:03 栏目:乐道, 品鉴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647 次

某些不按常理出牌的酿酒师就是要酿制高温发酵的白葡萄酒,他们想要制作出浓度精纯,更能反映葡萄质量的上等葡萄酒,但毕竟是少数。而越来越多爱喝葡萄酒的人要求质量极致清爽的白葡萄酒、玫瑰葡萄酒及某些特种红葡萄酒,所以啰,低温发酵在酒界还是有其必要性的。

严格说来,葡萄酒是以发酵而不是高温酿造的方式制成。但就「发酵」的议题与最新风行的,算是现代人偏好的低温发酵的冷泡咖啡或冷泡茶相比,会是个有趣的话题!无论是冷泡咖啡或冷泡茶,冷制的过程都是为了浓缩或强调某些特定风味,又不能流失让人满意的好质量。

品饮冷咖啡或冰咖啡在许多国家已盛行多时,例如泰国、越南和印度都各自发展出不同冷饮咖啡的方式。而最早版本的冷泡咖啡,有可能起源于17世纪的日本京都,有鉴于当时已有冷泡的技术。有人猜测是荷兰商人教会日本人这些在船上所使用的低温酿造技术,没想到却在京都大放异彩。

“低温发酵”在葡萄酒界是热门的辩论话题。按常理,在低温环境下发酵,有助于强化葡萄酒娇柔的香气和风味;相反地,在温度较高的环境下发酵会让酒色更鲜艳,也更强化丹宁风味。难怪红葡萄酒发酵的温度通常在摄氏24-27度,而白葡萄酒和玫瑰葡萄酒的发酵温度会是低温的摄氏15-20度,将之对照就不足为奇了。但某些不按常理出牌的酿酒师就是要酿制高温发酵的白葡萄酒,他们想要制作出浓度精纯,更能反映葡萄质量的上等葡萄酒,但毕竟是少数。而越来越多爱喝葡萄酒的人要求质量极致清爽的白葡萄酒、玫瑰葡萄酒及某些特种红葡萄酒,所以啰,低温发酵在酒界还是有其必要性的。

许多葡萄酒产区嗅到低温发酵已蔚为酒界风潮,也开始投入生产绝佳品质的低温发酵葡萄酒。而就在奇异果王国美誉的新西兰,就有个以创意酿酒师为特色的产区,使用了最新的发酵方式与酿酒技术制作出无与伦比的葡萄酒。

新西兰马尔堡长相思白葡萄酒的成名已有段时间,并在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名气直达天际而且不断地壮大兴盛而非昙花一现。现今新西兰80%的葡萄酒产自马尔堡地区,包括绝大多数的长相思白葡萄酒。

时至1974年,马尔堡才开始种植葡萄,而在此之前只作为畜牧用地和栽植蔬菜水果。栽植葡萄后,马尔堡长相思白葡萄酒的神奇故事就在新西兰南岛的北端诞生了。就我了解,在近七千年的葡萄酒历史中,实在找不出其他任何一款在特定酒区生产的葡萄酒,可以用不到四十年时间,从默默无名跃升为世界级的葡萄酒,但这确实是美妙又令人兴奋的马尔堡长相思白葡萄酒的故事。

在秀丽险峻的山峦环绕下,造就产区气候凉爽的特性,非常适合生产活泼浓郁,风格独树一帜的葡萄酒。虽然葡萄生长期时间长且日照炙热,但藉由海风吹拂的调节力为葡萄藤降温不少,贡献良多。不仅如此,位处年代年轻,土壤富含砂铄冲积土,虽肥力低却能加速排水,非常适合栽植长相思葡萄。

除了门多萨产区也有著名的马尔贝克葡萄品种以外,很少有葡萄酒产区能望马尔堡以单一长相思葡萄品种闻名于世之项背。虽然名气响亮,还是有些酒商担心单一风格的葡萄酒终究会失去魅力而让成就疲软。因此有些酒商拓展了酒品线至黑皮诺、霞多丽和雷司令等葡萄酒,让产区的酒品更多元。

尽管马尔堡的长相思白酒成名时间较短,比起历史攸久的法国中部卢瓦尔河谷的长相思白酒,及波尔多调配法的长相思加赛美隆白葡萄酒却毫不逊色,甚至超越它们成为当中的佼佼者。

独特而清新奔放的马尔堡长相思白酒非常适合夏日品饮,开瓶后的香气,富含热带水果、醋栗、青柠、百香果及清新青草等多层风味,彷佛就要从酒杯中游离入口爆散开。而拥有强烈风味的马尔堡长相思白酒很容易搭配各种多元的夏日佳肴,也包括中式和东南亚的辣味料理。

上海有极多优秀的马尔堡长相思葡萄酒品牌,包括我个人喜欢的新玛利庄园(Villa Maria), 圣克莱尔(Saint Clair), 金凯福酒庄(Kim Crawford), 叶兹兰酒庄(Yealands Estate), 罗森威兹山酒庄(Lawson’s Dry Hills), 吉森酒庄(Giesen) 及提基酒庄(Tiki). 品饮这些葡萄酒所感受的单纯喜悦,非常适合作为上海夏日时光的首选良伴。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