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林:市场驱动创新的信徒

时间:2014-04-25 16:16 栏目:PE领袖会客室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825 次

作者:邓若楠   来源:投资有道12年1月刊

“IT的创新都是高度市场化的自下而上的草根创新,这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有效的创新范式。在其它领域我们也将尝试着实践这一创新范式。”

几乎所有关于2011年中国投资界的盘点,都会提及凯鹏华盈(KPCB)中国基金在这一年里发生的人事变动。这家来自硅谷,与红杉资本并称“双子星”的美国最具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基金在中国遭遇了合伙人纷纷离巢的动荡,而每一位合伙人的去向,都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钟晓林

2011年11月初,钟晓林在深圳出席他在四年前投资的公司阳光电源在创业板上市仪式。彼时,他是凯鹏华盈(KPCB)中国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此时,他的身份已转变为新近与其他几位合伙人共同创办的江南资本创始合伙人。

他在2011年年初离开凯鹏华盈(KPCB)之后,即决定自己成立一个新平台,首支22亿规模的人民币基金,据悉在短短两个月内已经募集到位。

投资者主要来自江南区域的大型产业集团,上市公司以及成功的民营企业和个人,其中包括他曾投资过的企业家。

钟在大学时曾任篮球队主力前锋,身材高大、精力充沛、富有激情。自1999年起一直在外资基金平台打拼十几年后,他希望在立足于本土的独立的平台上,能够更好地实施更适应于本土创业环境及市场的投资理念和策略。

江南资本的使命即是“挖掘和发现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在本土复杂的商业环境下创立的独特的创新模式;并激发中国创新所产生的巨大能量”。

  市场驱动创新同样具有颠覆性

钟最早就职于北电中国公司。在进入风投之前,钟曾在高科技公司担任高级技术和管理职务近十年之久,从事创业投资前则担任着航天科技国际集团副总经理,负责集团在香港上市公司的业务。这期间一个使他决心转行成为创业投资人的契点,是败于华为。

他之前任职的两家企业北电及航天通讯均是当时国内通信行业的翘楚,其中航天通讯更是国产交换机的鼻祖,而华为技术则是一家刚刚起步的民营企业,依靠代理分销航天通讯的小交换机起家。竞争数年之后,他所任职的前两家公司竟在这一市场上都“完败”于后者。而华为已从一间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小企业变成如今全球通讯设备行业的领先者,是中国民企以及所代表的中国式市场驱动创新最成功的典范。

华为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技术,而是对市场的深刻理解,再应用技术创新去解决实际问题,为用户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并创造可持续的客户价值。 而且市场驱动创新并不意味着只是简单地迎合现有的客户或只是本地的市场需求,对市场的深入了解也势必产生前瞻性的或跨国的市场远见和策略,正如目前华为所做到的一样。

意识到“中国本土民营企业家以市场驱动创新的力量及其‘颠覆性’的潜能”,促使钟晓林毅然离开当时已是香港上市公司高管的位置,转行风投,理想正是“寻找下一个华为”。

他早期投资成功的案例都有一些“华为”的影子,如从事智能手机研发的宇龙酷派;从事无线射频系统及器件开发的国人通讯;从事光纤到户传输技术的飞博创;以及从事电讯和互联网服务的A8音乐等。这些企业现在都已上市并成为各自细分行业的龙头老大。

“市场驱动创新大多是以本土市场及现有客户需求为起点的应用创新,相对西方的技术驱动的创新来说好象只是渐进式的,不具备技术驱动创新所具有的市场颠覆性。其实中国式的市场驱动创新同样具有颠覆性,如深圳的华为及迈瑞就是很好的例子,起步都以低成本及满足本地市场为诉求,现在却都已成为影响行业格局的全球性技术公司。”

他告诉记者,他仍然清楚地记得在与美国同行交流时,当他说到“低成本是具有颠覆性的”,美国同行马上笑着打断他说:“让别人来关心降低成本,我们还是来关注最前缘的技术吧!”

“事实上当今世界从某种程度上讲,技术已经变得过剩。”钟直白地对记者说。“很多技术都已发明许久并停留在实验室,无论在IT信息技术还是在BT生物科技方面过去有大量的投资涌现了很多高端的技术,而现在出现应用的契机,很多时候瓶颈并非在技术本身而在于如何降低成本以及如何找到应用,尤其是跨学科方面的应用。VC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商业应用市场的断点,而非一味追求新的技术。”

他坦承,刚入行开始投资时他也很喜欢“复制国外成功的模式到中国”即所谓的C2C(Copy to China),尤其在新兴的技术领域。如在2000年初国外网络存储技术很热,吸引了最多的风投基金。这时他也开始寻找中国的EMC和NetApp。正好碰到从NetApp出来的一个创业团队在中关村创立了一间网络存储的技术公司,很快他就喜欢上了公司在产品和技术上的领先性,并领投了A轮4百万美元的投资。这一投资现在看来是很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海归团队对国内创业与市场竞争环境严重不适应,国内网络存储技术的应用市场在那时也还太过早期。面对国内复杂的IT产品销售竞争态势以及团队内部管理的挑战,公司原有在技术上的创新已显得苍白无力和无关紧要了。

钟晓林:市场驱动创新的信徒

  投资到未来、而非目前价值之所在

互联网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其影响已远远超越在信息产业本身而渗透到经济和社会的各个层面。从过去的”网络即计算”到现在的“网络即经济”,网络经济时代的新经济与旧经济呈现几个显著的转变:如从物质经济转向情感经济和体验经济;从生产商为中心转向消费者为中心;从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以及传统“产品供应链”向“数字价值链”的转变。

“价值链分析”则是钟晓林经常用来分析并把握未来价值流向的框架,尤其在中国这个竞争更为“动态”的市场,与传统“产品供应链”不同,价值链不再是垂直的线性的,而是发散的互联的网络。价值在价值链中流动,并且最终留在末段而非中间。价值可能在共享的基础设施上;在标准化的模块上;以及在协调和聚合上。钟对CFP视觉中国图片网(cfp.cn)的独家投资则是其认同由于Web2.0所涌现的新的价值链;以及CFP在图片内容协调和聚合上的价值的一个案例。CFP从几年前投资时的初创公司到如今好几亿的年销售和几千万的净利润,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数字图片服务商。

作为风投,“必须确定,你不是把钱投资到现在价值之所在,而是未来价值之所在”。

海豚浏览器是几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基于智能手机开发的浏览器,事实上目前浏览器市场已经显得拥挤不堪。当钟晓林母校的老师向他介绍了这个创业团队后,他问的问题是:浏览器已变成无差异化的商品,还有什么可创新的?

在移动浏览的领域,大多数浏览器做的是移植原有PC机浏览器到手机,并适配大量非智能低端手机的移动浏览体验。但很多人还未意识到最近已经悄悄出现的几个重大的技术趋势变化:一是智能手机应用面临市场转折点,逐渐由小众市场进入主流市场;二是人机界面从PC机的鼠标变成智能手机/平板里大量采用的多点触控;三是在内容方面社交化媒体的涌现以及传统手机WAP内容的逐步衰退。这些变化造成了移动浏览器市场的一个断点:即更加适合智能手机和手势操作、易于社交化媒体浏览、分享和交互的全新的移动浏览器——这即是海豚浏览器的市场定位。

年轻创业者清晰的思路引起了钟晓林的共鸣。加上海豚创业团队在大学时就累获微软全球编程创新大赛冠军的经历,钟很快就作出了投资的决定。

“这里并没有太多单一的技术创新,而是技术的基础设施发生变化,驱动了新的移动用户体验需求,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应用市场机会。”

钟向其投资之后,红杉中国和经纬创投也纷纷入资。在推出不到15个月的时间内,海豚浏览器在海外安卓平台获得超过1000万用户的支持,最近推出iOS平台支持苹果手机和iPad,也排到了免费下载类别的前茅。目前用户主要集中在北美和日韩。“很多用户用过海豚之后都认为这是硅谷做出的产品,事实上这家企业的开发团队位于武汉。”

WEB 2.0新价值链

  机会在于跨学科交叉领域

由于曾经有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这类跨学科应用的研究经历,钟一直专注于发现跨学科交叉应用的新兴领域投资机会。比如IT信息技术应用到ET能源及环保科技以及IT信息技术渗透到传统消费领域的新兴机会。

“作为市场驱动创新的坚定信徒,我一直认为机会从来并不存在于单一技术的发明,而在于跨学科的技术应用和聚合创新当中。这恰恰是中国企业家更擅长的地方。比如我们在商业流通及服务领域还比较低效率,可以利用现在已经无所不在的网络数字化基础设施及技术对现有模式进行改造创新。我们的环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那么如何将先进制造、半导体、材料、以及数字化技术应用到新能源环保领域,来解决迫在眉睫的应用问题,这些将为中国的企业家提供一个全新的创业和创新的机会。技术上的发展已经使低成本大规模商业化应用成为可能。”

以上述阳光电源为例,这是一家专注于设计和生产可再生能源(光伏和风能)逆变器以及智能电网分布式能源接入系统及解决方案的企业。

四年前,国内几乎还没有可再生能源逆变器的市场。在投资界聚焦的太阳能、风能的上游如太阳能板和风机整机制造机会的时候,钟晓林觉得未来智能电网的关键应是实现分布式的发电,“电力传输要实现双向”,而不是单一的自上而下,而要能够从用户端接入新能源系统,太阳能、风能如要从用户端接入,必须通过逆变器或变流器这个装置。“BOS是非常关键的子系统并可能成为瓶颈。”

于是,他向浙江一家知名太阳能企业的负责人打听,在逆变器这一环节上是否有好的企业,对方则向他推荐了还处于初创期的阳光电源。

经过考察,钟认为“这家企业在行业内客户和技术专利的累积不错,而且电力电子专家出身的企业创业者将IT中的半导体智能控制技术应用于ET中的能效管理和智能电网”,这正与他希望在交叉领域寻找机会的思路契合。

随即,他领投A轮投资,作为早期成长期投资项目,帮助管理者将“较为凌乱的产品线做了减法”,决定全力聚焦到可再生能源接入系统的研发,清除所有其他的产品线。并帮助从更加市场化竞争的IT行业中招揽有经验的海外市场拓展人材,使其海外业务也同国内市场一起迅速成长壮大。尽管市场直到“近一两年左右才发展起来”,这家企业已成为光伏和风能上网逆变器新兴行业领跑者,首日挂牌上市逆市上升14%。

“今晚在深圳出席被投资公司上市酒会,感触颇多。从2007年初投资时的一间初创公司,到现在成为国家战略新兴行业的龙头,确实很不容易。同时也有小小的成就感。尽管目前市道不佳,但我们作为早期投资人也有几十倍的回报。”阳光电源上市时,他在微博上这样说。在关于阳光电源上市的某一条微博中,他写道:“期待下一个依靠创新创造财富的案例”,微博@了CFP视觉中国,MADhouse亿动传媒,和海豚浏览器等几家被投企业。

作为投资人,他的投资关注领域涵盖了信息技术如互联网和无线服务、半导体、新能源和环保技术等,很多项目,除了阳光电源以外,如宇星科技(应用IT网络和传感器技术于环境污染实时监控和处理)、江西天人(应用生物医药技术发展可大规模使用的生物农药)、立凯电能(应用半导体材料及制程技术发展新型电池材料及电动车电池系统)等等都属于跨学科交叉应用技术解决ET中重大问题而赢得市场的案例。

  “勇于伟大,勇于孤独”

在2011年年初离开凯鹏华盈,创立江南资本之后,截至当年底,这个新的人民币基金已经投资了5个项目。最近的一个投资则是驴妈妈旅游网最新一轮的领投。

“驴妈妈是将数字化互联网技术渗透到传统旅游领域应用的范例。创业者敏锐地抓住了国内休闲游井喷而传统旅行社服务高度分散服务良莠不齐的市场断点,利用互联网及数字技术整合休闲度假旅游资源为消费者提供具有一致性的高质量休闲旅游服务。创造的客户价值清晰并可持久。创业团队在该垂直领域的经验和领导力也是我们投资的重要原因。”

“IT的创新都是高度市场化的自下而上的草根创新,这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有效的创新范式。在其它领域我们也将尝试着实践这一创新范式。”

企业家精神这个概念,从硅谷而来。在国内,第一波的企业家精神的宣扬以海归为主体。但钟所追求的企业家精神,是一种本土化的东西,土壤不同,不能移植。

“第二波创业家主体应当是本土群体,他们对市场更加了解,对消费者更加了解,对产业结构和政府资源也更加了解,创业的生命力更为强大并可持久。”

凯鹏华盈成立于1972年,与硅谷共同成长。中国的VC们现在正在做着类似的事情,起步不久,VC和PE还被混为一谈,但“迟早要分野”。“寻找华为”使富有理想主义的VC们始终带有使命感。

钟为江南资本定下的口号是:激发中国企业创新的力量。“创新是创业投资的生命线。我们将一直贯彻于我们的投资中。但是我们的缺点是“一根筋”,不大喜欢跟随和参于那些市场上炒得很热并可能让你很快成名的机会,有的时候确实感到有些孤独。”

在江南资本位于虹桥、四下清静的办公室里,钟的办公桌被一众奖杯奖状与家人照片围绕着,窗外是一片高大的水杉林——“具有超过亿年历史但经过冰川世纪仅在中国存活下来的水杉树也象征着我们所追寻的企业家精神及其品质:在恶胁环境下自强不息,脚踏实地而志存高远,韧性,活力,共生,实用,成就栋梁之材。”

凯鹏华盈有一个著名的理念:“勇于伟大,勇于孤独”。这句话他亦始终念念不忘。

  钟晓林简历

江南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他同时是华盈创投执行董事及合伙人。在创立江南资本之前,他曾担任凯鹏华盈(KPCB)中国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获得华中科技大学工学学士和硕士学位,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博士学位, 以及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完成了高级工商行政管理人员研究生课程。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