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林生物销售费用高企,主要推广商成立当月就合作

时间:2021-01-07 12:46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162 次

成都欧林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林生物)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研发、生产及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公司产品主要包括吸附破伤风疫苗和Hib结合疫苗,其中吸附破伤风疫苗销售收入占比超过70%。目前,公司正在冲刺科创板IPO。

在经营业绩方面,欧林生物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459.26万元、7633.52万元、17911.41万元、11148.89万元,增长迅速。相应年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723.99万元、-1900.69万元、-3104.06万元、1302.73万元,亏损幅度较大。

疫苗的研发耗时较久,对资金的要求也很高,欧林生物长期保持亏损也可以理解。但是,公司的销售费用增长迅速,多家主要推广商刚成立就合作。另外,公司的信披质量也存在前后矛盾、披露不全等问题。

销售费用快速增长,主要推广商刚成立就合作

欧林生物在成立之初,就制定了“传统疫苗升级换代+创新疫苗开发”双轮驱动的产品研发策略,公司现在销售的两款疫苗都属于传统疫苗,没有很高的技术壁垒,这也导致了公司销售费用的快速增长。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605.50万元、3092.64万元、9964.39万元和5116.4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1.49%、40.51%、55.63%和45.89%,无论是从金额还是占比上都有比较明显的上涨趋势。其中,各期的推广服务费分别为444.92万元、2745.61万元、8671.66万元、4305.14万元,分别占销售费用的73.48%、88.78%、87.03%、84.14%,是销售费用中的主要支出。

来自欧林生物招股书

销售费用占比较高确实是医药企业的常态,但是欧林生物的情况还有些特殊。据公司问询回复披露,为欧林生物提供推广服务的公司成立年限都很短。以公司2019年前五大推广商为例,第一大推广商为湖南华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玲生物),成立于2016年9月,欧林生物于2017年7月与其展开合作,2019年服务规模为1906.44万元。重庆仟正弘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公司于2019年1月与其展开合作,2019年服务规模为1051.47万元。淮安快一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一步生物)成立于2018年3月,公司于2018年3月与其展开合作,2019年服务规模为725.50万元。除了郑州康之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之益生物)以外,其余四家推广商均在成立后短时间内就与欧林生物展开合作,快一步生物更是在成立当月就开始合作,确实“快一步”。

来自欧林生物问询函

值得注意的是,华玲生物的前高管名为聂赵华,而欧林生物2018年第二大推广商湖南华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文生物)的前高管也叫聂赵华。华玲生物和华文生物分别于2020年8月12日、13日进行了工商信息变更,两家公司的前任高管聂赵华是否就是同一人?两家公司是否实际属于同一实控?还需要欧林生物进一步解释。

来自华玲生物工商信息

来自华文生物工商信息

高管控制的公司曾行贿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马恒军于2016年入职欧林生物,曾任销售总监,现任公司副总经理。我们研究后发现,马恒军及其妻子刘玉琴全资控股的南宁硕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硕广)存在行贿的问题。

来自南宁硕广工商信息

据(2017)豫14刑终387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下半年,宁陵县卫生防疫站购买南宁硕广业务员刘某销售的HIB疫苗4800支,回扣比例为8元/支,非法收受南宁硕广的疫苗回扣款38400元,宁陵县防疫站站长王峰被判受贿罪。

值得注意的是,欧林生物和马恒军、南宁硕广及其关联方还有很深的业务来往。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欧林生物与南宁硕广于2019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发生运费及运杂费15.41万元、3.43万元。康之益生物系马恒军的姐姐马慧勤控制的公司,2019年起为欧林生物的产品提供在河南区域的市场推广服务,发生推广费774.11万元。

来自欧林生物招股书

信披前后矛盾

欧林生物披露的数据还存在多处前后矛盾的情况,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共有研发人员67人,占总员工人数的19.65%。

来自欧林生物招股书

而据欧林生物对问询函的回复显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核心技术及研发人员共71人。

来自欧林生物第一轮问询函

如果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研发人员包含核心技术人员,那么其披露的67人与欧林生物在问询函回函中披露的71人存在4人的差距。如果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研发人员不包含核心技术人员,由于公司共有7名核心技术人员,那么公司核心技术及研发人员共74人,与问询函回函中披露的71人也存在3人差异。请问欧林生物到底有多少研发人员?

不仅如此,据欧林生物第二轮问询函回函显示,公司对康之益生物在2017年、2018年分别发生招标服务费0.85万元、0.65万元。而欧林生物在招股说明书的关联交易项目中却并未披露该事项,是否信息披露不够充分?

来自欧林生物第二轮问询函

此外,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欧林生物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151.34万元。

来自欧林生物招股书

而据意迪尔(834959.OC)2018年半年报显示,意迪尔对欧林生物的销售金额为218.94万元,明显高于欧林生物2018年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但欧林生物的第一大供应商却不是意迪尔,是否涉嫌虚假披露呢?

来自意迪尔2018年半年报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