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正热衷专业培训

时间:2014-03-28 07:04 栏目:特别策划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16 次

作者:邓若楠    来源:投资有道11年10月刊

资本可以助力教育培训企业实现地域和产品线的扩张,特别是以并购的方式,能造就一批业务覆盖面较广的教育培训集团。

PE们永远逐利于成长性高的“朝阳行业”,在被称为“21世纪最具前景的产业之一”的教育培训市场,近年来PE们跑马圈地不见停歇。

学大教育是教育培训行业最近的IPO案例

清科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肖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看来,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学历教育,随着社会需求的多元化发展,教育培训的业务类型和模式发展也正在实现多元化演进。从近年的教育培训行业投资情况也可以看出,获投企业的业务类型非常丰富。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相关统计数据,2003年到2010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共披露了50起VC/PE投资案例,其中38起披露了投资金额,共涉及金额6.48亿美元。从历年的投资情况来看,2007、2008是教育培训行业投资活动的高峰,各披露了12起投资,其中2007年共有11起投资披露了金额,涉及金额2.03亿美元,2008年则有10起披露了金额的投资案例,涉及金额2.57亿美元。2010年仅披露了4起投资,其中披露了金额的2起投资共涉及金额1905万美元。

2011年上半年共披露8起投资案例,其中5起披露了投资金额,总计4888万美元。与往年同期相比,案例数和投资金额均呈上升趋势。值得注意的一点是,2011年教育行业的投资币种中,人民币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披露金额的案例中,仅一起为外币投资。但2011年至今还没有教育培训类企业IPO事件。

主流:专业培训 海外上市

肖珺认为,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面临以下有利局面:

首先,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到2020年我国学前教育一年普及率将达到95%(目前74%),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目前90.8%),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0%(目前24.2%)。而国家教育投入约占GDP的4%,为保证规划入学率的达成,难免需要吸引民间资本的进入。

PE正热衷专业培训

其次,随着教育市场国际化程度的提高,青少年的教育成长路径不再仅限于小学、中学、高考、大学的模式。中小学生毕业时,可以有更多的升学路径选择,如赴国外深造,或者学习某些艺术、体育专业课程。而传统的公办教育并不能提供相应的令人满意的教育服务。

此外,国内发达地区出现的婴儿潮将进一步带动婴童经济的发展。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此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儿童教育培训连续3年被特许总部、加盟商和专家一致首推为最具成长且投资回报率最高的行业。

分析2003年到2010年中国教育行业所披露的投资案例中,无论案例数量还是总金额,专业培训类都遥遥领先,其中案例数占比达到62%,投资金额占比则高达78%。在31起专业培训领域的投资中,IT培训占10起,占比最高。其次是外语培训,共计6起。教辅培训占4起。此外还有艺术、动漫设计、考研辅导甚至公务员考试培训等类别的培训机构获得了VC/PE的投资。而学历教育领域的5起投资案例中,民办高校、国际学校各占一起,另有3起属于综合教育集团。学前教育披露的11起投资中,较难区分幼儿园和早教的企业,因为大部分被投企业对两方面都有所涉及。

2010年,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热潮中教育行业表现突出。8月5日,安博教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10月8日,环球雅思在纳斯达克上市;10月20日,学而思教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11月2日,学大教育正式挂牌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截止2010年底,已经累计有10家中国教育培训机构成功上市,这些教育机构无一例外均选择了境外证券交易所,这也体现了国际资本对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前景的肯定态度。

而从2011年上半年趋势来看,总体投资比较集中的领域还是在培训类。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披露的8起案例中,有2起为艺术类培训,这是一个新的变化。

从投资趋势分析,肖珺认为,学历教育中的独立学院、培训类的职业培训、幼儿教育等都是PE们关注的未来较有投资价值的领域。

2010年上市企业中VC/PE的账面回报率

风险:模式难以复制

尽管教育培训行业孕育了一些充满潜力的投资机会,但政策风险仍然是悬在驻足观望的资本面前的一把双刃剑。

肖珺介绍说,2002年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肯定了民办教育事业的公益性地位,指出国家对民办教育实行“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依法管理”的方针,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享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并且明确表示办学者可以获取合理回报。这对于希望从事营利性教育培训事业的机构而言是一个有利的信号,表明教育培训行业的营利行为是可以被法律认可的。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教育培训机构的利润分配行为却不能完全由机构自身决定,机构从办学结余中获取回报的比例仍然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例如收取“费用的项目和标准”、“用于教育教学活动和改善办学条件的支出占收取费用的比例”、“办学水平和教育质量”,但是至今并未出台正式条文以明确回报比例的计算方法。政策的不清晰使得民营教育机构的公益性和合理回报的尺度之间难以平衡,并使得资本进入该领域存在疑虑。

她表示,在公司运营层面,大多培训机构依然难以通过模式复制而获得快速扩张,核心的知识产权资源容易被竞争对手抄袭,而在学历教育领域它们与公办教育仍处于不公平的竞争态势。

同时,考虑到今年人民币投资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活跃程度,需要注意的是,教育培训机构有可能难以在国内上市,将给风投的退出造成一些麻烦。

资本可以助力教育培训企业实现地域和产品线的扩张,特别是以并购的方式,能造就一批业务覆盖面较广的教育培训集团。但另一方面,留给行业内新成员的市场空间也更小,极有可能产生经济学中的“马太效应”,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市场出现不断地细分、淘汰,风投在一个细分行业只会选出一家领头机构,不会选择第二家。新东方以托福考试起家,环球雅思是雅思考试起家,学而思是做中小学辅导。各有主业,成为细分市场的龙头,资本选择了它们后,在这个细分市场上,一定时间内很难再培育出另一家上市公司。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