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银基金投研能力成疑

时间:2014-04-17 13:51 栏目:基金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991 次

作者:戴奕   来源:投资有道11年3月刊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以下简称纽银基金),至少目前是投资者应该规避的一家基金公司。”该公司一位中层员工在虎年尾对记者如是说。

2010年11月,在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的开业典礼上,被参会人士公开质疑公司管理混乱成为基金圈内一时的八卦话题。然而此后记者调查发现,开业典礼被人“砸场”尚属小事。一家基金公司最重要,直接关乎基民利益的投研能力,存在诸多疑问。

纽银基金投研能力成疑

  7年从业经历还是工作经历?

纽银基金的冰山一角被揭开始于公司一位投资部领导的抱怨。

一位市场人士提及纽银基金曾有人向其抱怨,“只要有2年的研究经验,就绝不会推这样的股票。”纽银基金被指在投研团队方面完全没有“战斗力”。

纽银基金作为2010年底成立的基金公司,挖角了在牛熊市均拿过金牛奖的明星基金经理闫旭负责投资。

闫旭,作为市场知名的基金经理无疑为纽银基金的市场形象加了分,然而,明星基金经理光环背后的不和谐是,记者获悉,纽银基金投研部门赴杭州活动,研究员集体向闫旭请假。这一事件被纽银内部看作是闫旭作为投资副总监对下属控制力不足。

纽银基金此前对外宣传中,纽银基金CEO胡斌最自豪的是一家新基金公司的投研人员平均从业经历有7年。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纽银基金宣传的平均7年从业经历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纽银基金目前配备五位行业研究员,除曾在中投证券研究所任高级分析师的曹雪锋,和负责TMT行业的赵忆波外,其余均没有直接的证券研究经验。一位来自国泰香港,此前从事投资银行工作;而从事材料能源行业分析师的来自中银基金,此前从事监察稽核工作;纽银配备的消费品行业分析师则是此前的深圳晨星的研究员,而晨星是专注于对基金评级而不是个股或宏观经济研究的机构。

究竟纽银基金宣传的7年从业经历是指证券研究从业经历,还是工作经历?

胡斌确实具备华尔街的先进理念,不然明星基金经理闫旭不是仅凭高薪就能吸引的。但公司在企业管理上全盘西化,这点显然成了纽银基金一系列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

  “跨”行业人才辈出

“这家公司人员配备堪称奇特,是海归老板思路超前,还是昏招迭出,目前难以断言。”一家基金公司人力资源经理在详细了解了纽银基金人员配置后如此评价。

纽银基金新发的首只基金招募说明书上显示,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共有四人,除CEO胡斌和闫旭外,还有罗彦和何世强,然而在说明书上说明罗彦有4年从业经验,资料显示2004年起担任中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风险控制与合规主管、助理副总裁。

最为奇特的是何世强,资料显示是10年从业经历。2000年起历任PA Consulting Group高级顾问、Johnson & Johnson Raritan 软件开发项目经理、Maple Securities软件开发工程师、Hess Corporation风险控制负责人。现任公司信息技术部和风控主管。

何世强,现任纽银基金信息技术部主管。此前从事IT类工作且均和证券无关。这又是一个从业经历还是工作经历的问题。记者查询其他基金公司发现,基金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多由总经理、投资总监和基金经理组成,没有IT人士进入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先例。

就此,纽银基金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纽银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共5人:为胡斌、闫旭、赵忆波、徐建钧和何世强。其中徐建钧是督察长,代表监察稽核;风险管理系统在IT后台,由何世强负责,所以他的列席代表风控。稽核与风控同时列席,这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投决会。原先的罗彦由于公司业务的发展已经不在投决会。

如果投资决策委员会人员配置尚可迁就,那纽银基金的第一只基金产品的设计者将令人大跌眼镜。

记者获悉,纽银基金的林姓产品设计经理,此前在嘉实基金机构部从事销售工作。尽管最高学历为博士,但在进入纽银之前从事和产品设计毫无关联的基金销售工作,实在让人感到纽银基金对首只基金颇有“儿戏”的味道。

一位参与了纽银基金初创期的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在证监会审核纽银基金成立申报时,曾表示中国资本市场不缺少合资基金公司,而是希望看到通过技术、制度、理念上的引进,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面对这一话题,参与过会的纽银基金完全“无语”。

  新基发行十亿悬疑

纽银基金旗下首只基金产品,纽银策略优选基金发行取得首募规模10.6亿元的成绩,让纽银基金自公司成立后首次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纽银基金为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了首只基金募集10.6亿的优秀“战果”。

然而某媒体此前报道称纽银基金新基金发行的最后一日中午,发行尚不足4亿。纽银对此说法的回复则是新基金发行倒数第二天时接近8亿。

记者通过特别渠道拿到的数据显示,上诉某媒体确属报道不实,纽银基金在基金发行最后三天时间中,通过主渠道建设银行销售的基金总额累计达到3.1亿、3.56亿、4.03亿,每日递增半亿。而数字出现急剧变化的则是直销渠道卖出的基金,最后三日卖出基金总额累计达到1.9亿、2.2亿、4.5亿。因此纽银基金所言非虚。当然,正如纽银基金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的,纽银基金CEO在基金销售的最后时刻做了大量“工作”,保证了纽银首只基金销售业绩过10亿。

“等基金打开后缩水有多严重,就知道这只新基金发行时有多少水分。”一位业内人士笑称,为了新基金发行的好看,花钱借点资金来买基金冲规模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纽银基金卖得好是奇迹,卖得不好是应该的。尽管纽银基金一直号称公司团队稳定高效且没有任何人流失,可事实上公司成立伊始,市场首席执行官陈鹏就已离职,官方说法是病假在家。

“陈鹏离开得很突然,内部也没有明确说法。”上述纽银基金内部员工对记者透露,纽银基金CEO原本构想首只基金募集目标是25亿,并计划将给银行的渠道费分成由行业惯例的0.6%~0.8%降至0.3%。纽银基金内部认为由于销售目标过高,而销售分成太低,陈鹏无法达成不切实际的目标而被迫离开。

“不可否认,CEO胡斌极具个人魅力,因为纽银基金在其主持下获得证监会两年没有获批的基金公司牌照,其次胡斌在投资上确实具备华尔街的先进理念,不然明星基金经理闫旭不是仅凭高薪就能吸引的。但公司在企业管理上全盘西化,这点显然成了纽银基金一系列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纽银基金内部员工如此评价。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