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投资:证券投资基本原则

时间:2015-11-07 18:03 栏目: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3,551 次

因为证券市场的不可预测性,所以证券投资要遵从两项基本投资原则:资产分配和风险管理。资产分配和风险管理互为因果,所以大家对它们要有足够的重视。

分散投资:证券投资基本原则

证券市场是介于科学和艺术的领域。因为包含艺术成分,所以证券市场的变化带有很大的主观性和随机性。证券市场的走向也受各种各样的外在因素影响,而外在因素的发生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所以这也确定了证券市场的不可预测性。

譬如,日本是地震多发地区,如果东京发生大地震,那么日本股票指数必跌无疑;同样,美国旧金山处在地震带上,如果美国旧金山发生大地震,那么美国高科技股票也非跌不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准确预报地震会在何时何地发生。

自然因素以外,还有人为因素。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就导致股票暴跌。如果中东局势进一步恶化,或者俄罗斯在中东大打出手,就会导致石油价格上涨。而这样的人为因素,同样是不可预测的。

因为证券市场的不可预测性,所以证券投资要遵从两项基本投资原则:资产分配和风险管理。资产分配和风险管理互为因果,所以大家对它们要有足够的重视。

在讲述资产分配和风险管理原则以前,我先讲几个真实故事。

1995年,英国一家老牌银行,巴林银行倒闭。巴林倒闭是他的交易员,莱深(Nick Leeson)不良操作导致的结果。我们可以找到许多莱深违规操作的事情,但莱深曾经是天才交易员。压倒巴林的最后一棵稻草是日本的神户大地震。

1998年,美国著名的资产管理公司,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变相破产。在1998年初,长期资本有资产1290亿美元,财经杠杆25倍。它的合伙人里面有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98年俄罗斯债务危机,长期资本投资策略完全失败,所以通过华尔街主要金融公司拯救而暂时生存,实则破产。

根据上面的故事,我们应该可以看到,分散投资非常重要。谁也不是神仙,所以我们都有可能对市场解读失误。问题是,如果我们错了,我们是否就此完全失败。刘邦被项羽打败很多次,但刘邦最后赢了。关键在于,刘邦的每次失败都没有致命结果。

分散投资在这里有不同的含义。第一,在投资产品里面分散。也就是说,做投资时,不仅买股票,也要买债券,房地产和持有足够的现金。这样不管市场怎么动荡,至少有两年的日常开销现金,没有生活方面的担忧。每种资产的分配份额,应该因人而异。年轻的人可以多买点股票,年长的人则要多买债券和增加银行存款。

第二,在同一种投资产品里面,也要进一步分散投资。如果你的股票资金只买了一支股票,而你又不幸判断失误,其结果就可想而知。

对大部分人来讲,股票投资购买指数基金比较实惠,既不需要选股票,也不需要担心哪位老板跑路。根据历史数据表明,80%以上的投资经理不能连续五年持续取得高于股票市场指数的回报。对于散户来讲,要取得高于市场的投资回报则更难。

投资资产分配的主要目的是风险管理。因为前面讲了,证券市场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而这种不确定因素是难以预见的,也是不可预防的,所以,我们能做的事就是通过分散投资来减少投资风险。大家可以想想看,过去几个月,多少人的投资跌幅超过股票指数的跌幅。

现在我们来看看中国的投资渠道。中国的房地产已经长了20年,未来前景并不看好。很多人在过去20年通过投资中国的房地产而发财,但这样的回报在未来二十年基本不会发生。证券市场有回归常态原则(Mean Reversion),长期来看,连续回报高的资产,会迎来低回报期;同样,连续低回报的资产,会迎来高回报期,正像大家所说的风水轮流转。

中国的股票从年初的高点下跌了40%,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即使中国股票跌了这么多,但还是比一年前的2000点高出了50%。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取得这么高的回报,还是很可观的。

中国股票未来会怎么样,当然谁也不知道。但从我个人观察,3000点应该是政府比较用力捍卫的短期目标。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未来一年内中国股票指数应该在2700到3600之间,即上浮20% 和下跌10%的区间。

对大部分投资者来讲,上证指数低于3000点时可以买入,高于3600点可以卖出。介于这两者之间时,大家可以根据个人的情况,确定是慢慢积累还是持币观望。

中国股市的未来增长驱动力是政府的宽松财经政策,而下跌压力则是中国和世界的经济不景气。相比中国股市而言,美国股市现在风险更高。美国股市已经涨了六年多,下调个20%很正常。中国股市从2007年的6000点,跌到去年的 2000点以下,跌幅大,时间长。所以,中国股市去年反弹很正常。

中国股市今年五、六月份涨得太快,所以以后的下跌也很正常。现在中国股市在这个价位,投资风险很小,就像我前面讲的10%。当然有人会说跌幅可能会更大,甚至有可能跌回2000点。如果那样的事真的发生的话,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从长期投资的角度,股市低的时候买一些,虽然不知道底在哪里,其实风险很小;相反,股市高的时候买入,虽然买的时候信心满满,其实那时风险很高。巴菲特说,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担心,别人担心的时候我贪婪,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是否能做到,则看各人的自我控制能力。

刘以栋

文/刘以栋

美国资深风险管理专家。1996年以来,历任美国和加拿大银行的市场风险部、信用风险部、投资风险部和交易大厅等部门风险负责人。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