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鉴定和评估,谁说了算?

时间:2014-04-17 14:57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4,366 次

作者:鲁刚    来源:投资有道11年4月刊

在中国,由于缺少官方的权威艺术品鉴定机构,所以长期以来如何对艺术品进行评估始终困扰着艺术品收藏者。

天津文交所推出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之所以引发各方的关注和热议,其中白庚延的作品究竟值不值这么高的价格,究竟谁有权利为这些作品定价,是一个关键的问题。而在中国,由于缺少官方的权威艺术品鉴定机构,所以长期以来如何对艺术品进行评估始终困扰着艺术品收藏者。

艺术品鉴定和评估,谁说了算?
权威艺术品评估机构的缺少,使得谁在操纵艺术品的价格,存在无限的想象空间。

  国内缺少权威鉴定机构

据北京文化发展基金会副会长、秘书长孟海东介绍,目前国内有两个相对较为正规的鉴定机构,一个是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另一个是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

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是2006年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为规范和加强全国艺术品市场管理、开展文化艺术品评估、咨询等服务的常设机构,在文化部文化市场司指导下开展工作。

评估委员会设立书法绘画、玉器珠宝、金属器、陶瓷、综合艺术、科技检测、法律、艺术市场8个工作委员会。评委会由国家文化、公安、工商、科技、海关、司法行政监督机关、国家科研机构、文化艺术机构、高等院校等团体及艺术品领域专家和艺术品市场专业人士、民间收藏人士共同组成。

其服务内容包括:为政府部门规范、管理市场提供专业支持;逐步完善中国艺术品行业登记认证数据库;为艺术品提供真伪鉴定及价值评估并提供收藏建议及鉴定证书;为当代艺术家艺术作品的整体价值进行评估并提供鉴定证书等。

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CHINESE ARTWARE APPRAISAL COMMITTEE)是由中国艺术家协会组建、在文化部业务指导下的一家具有艺术品鉴定评估资质的常设机构。以促进艺术品文化市场依法、规范、有序、健康发展,旨在将艺术品的鉴赏和交易纳入法制化轨道。充分体现“科技检测、鉴定真实、交易诚信、弘扬文化”的原则,将赝品拒之于艺术品文化市场的大门之外,改变艺术品文化市场鱼目混珠的局面,提升我国艺术品文化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充分发掘艺术品在市场经济发展中应有的价值,投入到我国经济建设的大潮中。

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所设部门:委员会办公室、鉴定评估中心、实验测试中心、教育培训中心、市场策划数据中心、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工作联络站。该委员会在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行业里首先提出“谁鉴定评估,谁承担责任”的鉴定原则,受到广大艺术品投资者的热情支持。

  国外体制较为健全

据摩帝富亚洲市场营销部总监尤惠玲女士介绍,在欧美,艺术品的鉴定估价已有成熟的运作机制,因此,艺术品的保险或抵押融资等相关配套,也十分完善。这整个机制必须先建立在一个透明与法律建全的交易平台基础之上。例如,在欧美,艺术品有完善的历史交易数据,有独立超然的第三方,例如法院指定的鉴定估价机构,还有保险公司、拍卖行或画廊等都可以提供艺术品的鉴定鉴价,而且有相关的法律规章,约束不法行为。

当一个市场有多方渠道可以作为价格咨询的平台时,就会产生制衡的作用,比较难被某些人操控,因为这必须付出很高的代价。况且,很多艺术专业机构,也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商誉而拒绝人为的价格操弄。加上,欧美国家的法律制度完善,人民的权利意识很高,任何对投资人权益有损害的交易,最后都可能被告上法庭,付出昂贵的代价,因此,也杜绝了许多人为操纵价格的机会。

  业内行家:一般不预测未来行情

上海书画鉴定专家、上海书协副主席宣家鑫向本刊介绍说,一般艺术品鉴定只鉴定真伪,不进行估价,更不会像天津这样,对白庚延作品的未来行情作出明确的预测,“这样做是不妥当的”。而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兼书画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拍卖行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陈克涛也明确表示,自己没有听说过白庚延这个画家,业内一般也不会对作品的价格进行预测。

宣家鑫和陈克涛一致认为,白庚延作品到底值多少钱,应该参考他作品以往拍卖记录和市场一般行情来判断。而现在天津文交所的交易方式,使得白庚延作品已经接近亿元的天价,这里面泡沫成分太多,不利于文化产品的积淀,也不利于艺术品市场有序、健康地发展。

陈克涛说:“白庚延作品再出色,也不可能跟齐白石、张大千等有艺术史定评的大家相比。这就好比击鼓传花,先进去炒的人得利了,但最后必然要回归到正常的价格,到那时谁接盘,谁就砸手里了。”

宣家鑫还向记者透露了收藏圈内进行鉴定的收费情况,他表示一般是总价的5%,如果属于普通艺术品,那么一般是2000到5000元,像白庚延这种估价特别高的作品,有可能在5到10万元。

至于艺术品上市交易是否抢了拍卖行的生意,陈克涛表示不会,他认为这件事积极的一面,是大家对于艺术品更加关注了,也增添了参与竞价的热情。从这方面来说,也有利于拍卖行业务的开展。但他强调,艺术品投资最重要还是要以艺术品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价值为依据,而不能舍本求末,脱离实际地进行爆炒。“这样做迟早要崩盘。”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