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等上会一年多,关联交易问题众多的信利光电终被否

时间:2019-01-30 17:22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643 次

2019年1月29日,在2017年末更新预披露之后,经过1年多的等待,信利光电终于熬到了上会的“大日子”。可是当天首发审核的结果,却是以公司的IPO申请未通过审核而告终。究其原因,或与公司存在大量涉嫌违规的关联交易,影响了公司资产、业务和人员的独立性,以及公司报告期内经营业绩波动明显,或存经营可持续性风险有关。

2019年1月29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9年第17次会议召开,有两家拟上市公司参与本次会议的首发审核。遗憾的是,信利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利光电)和南通超达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达装备)在IPO审核过程中双双落马,一齐被否,出现了自2018年9月以来极为少见的,在单次发审委工作会议上,上会拟上市公司首发申请全部被否的情况。

与超达装备在2018年10月31日更新预披露之后仅3个月就实现了迅速上会有所不同,信利光电早在2017年12月15日,就完成了更新预披露。经过此后长达1年零1个月的漫长等待,信利光电终于上会,但是最终得到IPO申请被否的结果,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第十七届发审委2019年第17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以下简称:审核结果公告)披露,信利光电之被否,或与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不规范;经营业绩波动较大,或存可持续经营风险;未足额为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并且报告期内员工人数存在不明原因导致的明显减少,或存通过减少员工薪酬和福利以调剂利润的情况;报告期内,步步高和欧珀两大主要客户的销售占比较高,公司业务可能对其存在重大依赖;公司与深圳市汇顶科技股份公司涉及专利诉讼,可能对公司的业务经营、未来发展和持续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等五大类问题有关。而早在2018年3月14日,《投资有道》就发表了《乐视拖欠5亿货款,信利光电净利转亏,筹备多年的IPO咋办?》一文,文中对公司存在众多涉嫌违规的关联交易,以及存在巨额应收账款减记而导致的经营业绩异常波动的情况,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诸多违规的关联交易酿祸因
报告期内,信利光电在流动资金、生产性固定资产、商标权和专利权等多种资产的来源方面,以及由8名核心技术人员组成的技术团队的从业经历方面,或都与关联方信利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利半导体)有关。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信利光电向信利半导体直接借入流动资金金额累计高达9.77亿元。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公司分5次向信利半导体收购生产设备,五笔交易合计金额高达2.12亿元,占报告期末公司机器设备原值总金额之比为4.80%。而在2013年,公司又两度向信利半导体收购厂房,两次收购厂房的交易价格合计为1.68亿元,占报告期末公司房屋建筑物项目下原值总金额的55%。而在公司通过无偿转让获得的57项专利权中,有多达54项专利来自信利半导体。此外,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团队都曾经在信利半导体从事技术研发和工艺流程的工作。显然,信利半导体在资产、业务和人员方面与信利光电存在高度的相似性,作为受同一实控人林某实际控制的关联方,与信利光电可能存在同业竞争的嫌疑。

而且信利光电的经营还得到诸如信利半导体有限公司(注册地在香港)、信利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地在香港)(以下简称:香港信利光电)和信利国际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信利国际,证券代码:00732.HK)等其他关联方的外部借款担保支持,上述三家其他关联方在报告期内为公司提供的担保总金额高达208.08亿元,或是信利光电运营资金的主要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在信利光电报告期末持有的全部87项商标资产中,有81项来自于关联方的无偿转让。这81项商标名义上属于公司的无形资产,但是原先持有这些商标的关联企业及其关联方,仍然对这些商标有权无偿使用。

显然,上述7大类关联交易对信利光电资产、人员和业务的独立性都有明显的影响。而信利光电的关联交易定价的公允性、关联交易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也都受到了发审委的重点关注。

带来巨额应收账款减记的,不止乐视这一家
2017年上半年,信利光电的净利润出现了过亿元的巨额亏损,主要归因于公司对乐视移动巨额应收账款的一次性减记。可是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呢?似乎还有些问题。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最后一期内,信利光电的净利润亏损额高达1.06亿元,主要来源于香港信利光电应收乐视移动的7,103.45万美元的货款,按平均汇率折合人民币约4.81亿元,因乐视移动经营不善而拖欠货款,而且担保方乐视控股也不能履行担保责任,从而导致了重大减值风险。在扣除保险理赔金额之后,信利光电对此进行了一次性全额计提3.59亿元减值准备的操作。

按理说,既然信利光电已经对类似“乐视系”应收账款的重大减值风险进行了计提,那么存在类似问题的其他客户的应收账款也应进行相应的财务操作。可是在审核结果公告披露的询问内容中,我们发现,公司对客户金卓通信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可能还有不够充分的情况,而且导致2017年度经营业绩发生大幅下滑的因素是否全面消除也尚未确认。如果贸然通过信利光电的IPO申请,恐怕会有“业绩大变脸”的风险。

信利光电上会已然被否,从我们专业研究的角度来看,涉嫌违规的关联交易和经营业绩异常波动反映出的可持续经营风险,或许是其中较为重要的两个原因。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