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尔伟多处数据前后矛盾,与最大客户关联关系或未理清

时间:2021-01-19 16:22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965 次

南京雷尔伟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尔伟”)正在申请创业板IPO。经我们研究发现,雷尔伟招股书中披露的大量财务数据前后矛盾、不合逻辑,其财务信息真实性引人质疑。而且,雷尔伟在业绩方面严重依赖“中车系”,除了与第一大客户师出同门,公司实控人还曾间接持股第一大客户的子公司,虽然目前看似清理了这部分股权,但隐约仍有联系。

大量数据披露自相矛盾,财务信息真实性存疑

雷尔伟主要从事各类型轨道车辆车体部件及转向架零部件的研发和制造,产品具体包括底架组成、墙板组成、车顶组成、司机室组成等车体部件,以及牵引制动类、减震缓冲类等转向架零部件。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163.29万元、26125.09万元、37063.13万元、23254.56万元,分别实现归属净利润4010.07万元、5240.89万元、8597.02万元、5108.71万元。在持续增长的靓丽业绩下,雷尔伟披露的财务数据却大量前后矛盾,其财务信息的真实性引人质疑。

单一口径下,中国中车(证券代码:601766.SH)下属子公司中车南京浦镇车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车浦镇”)是雷尔伟的第一大客户。2017年至2020年1-6月,雷尔伟对中车浦镇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720.56万元、15359.65万元、25703.78万元、17601.6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80%、59.98%、69.53%、76.33%。或由于销售占比较大,交易所要求雷尔伟单独披露对中车浦镇的具体销售情况。,如下图所示。其中,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在买料模式下对中车浦镇销售墙板组成产品,金额分别为1111.80万元、4165.56万元、8013.99万元、3677.30万元。同时,公司对中车浦镇销售司机室组成产品的金额分别为454.31万元、566.32万元、1456.63万元、939.17万元。

(来自雷尔伟招股书)

理论上,公司对单一客户销售某一产品的收入金额应该不超过该产品的全部销售收入,而这种矛盾竟然就出现在雷尔伟的财务数据中。如下图所示,雷尔伟在“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类型分类情况”中披露,2020年1-6月,公司在买料模式下销售墙板组成产品的总金额为3545.21万元,但正如上文所述,当期雷尔伟向中车浦镇就销售了3677.30万元,这是否太过滑稽?

(来自雷尔伟招股书)

同时,雷尔伟在“各产品主要客户销售情况”中称(如下图),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对中车浦镇销售司机室产品的金额分别为449.55万元、563.78万元、1294.84万元、939.17万元。而根据招股书披露口径,司机室组成产品就是司机室。与前文相比,招股书仅对2020年1-6月的销售金额披露一致,2017年至2019年的销售金额都出现了明显差异。

(来自雷尔伟招股书)

而且,如果单看2018年司机室组成产品销售数据,雷尔伟对中车浦镇、Bombardier Transportation Australia Pty Ltd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66.32万元、149.73万元,合计716.05万元,而这一金额已经超过了雷尔伟2018年销售司机室组成产品的总收入金额(713.51万元),同样自相矛盾。

另外,申通北车(上海)轨道交通车辆维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通北车”)是雷尔伟2017年度单一口径第五大客户,当期销售金额为682.46万元。同时,雷尔伟还按照终端应用领域分别披露了城市轨道交通领域、铁路交通领域的前五大客户情况。招股书显示,申通北车是公司2017年度城市轨道交通领域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699.08万元。也就是说,2017年雷尔伟对申通北车的销售金额总计682.46万元,但销售单一领域产品的收入已达到699.08万元,根本无法用正常逻辑去解释。

(来自雷尔伟招股书)

雷尔伟披露的财务信息为何存在诸多矛盾?公司高管及保荐机构是否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24日,证监会对科创板IPO企业深圳市亚辉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辉龙”)出具了警示函,监管原因就包括亚辉龙招股书的财务数据前后不一致,披露口径出现明显差异,信息披露内容前后矛盾。那么雷尔伟招股书里同样出现了大量财务数据自相矛盾,是否也存在被证监会采取监管措施的可能?我们且拭目以待。

(来自证监会)

严重依赖第一大客户,实控人股权转让生疑

上文提到,在单一口径下,中车浦镇是雷尔伟的第一大客户,若以合并口径计算,中车浦镇所属的中国中车是雷尔伟的第一大客户。2017年至2020年1-6月,雷尔伟对中国中车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118.60万元、21959.13万元、33132.91万元、21496.30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81.01%、85.76%、89.63%、93.22%。从金额上看,雷尔伟对中国中车的销售金额增长显著,2019年销售金额较2017年几乎翻了一倍。从比例上看,雷尔伟对中国中车的销售占比也持续攀升,依赖愈发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雷尔伟与中车浦镇之间存在两层关系。对于第一层关系,雷尔伟并不避讳,即雷尔伟与中车浦镇在历史上都属于中国南车集团公司,但另一层关系似乎就有点问题。

据披露,雷尔伟在2016年8月出资成立南京纽思特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思特”),2017年1月将其持有的纽思特100%股权转让给公司实际控制人刘俊。2018年1月,纽思特与南京中车浦镇工业物流有限公司(中车浦镇全资子公司)、中车同方(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融元(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共同出资成立江苏中车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车数字”),其中纽思特的持股比例为15%。由此,雷尔伟实际控制人刘俊通过纽思特间接持有中车数字15%股权。2018年3月,刘俊将其持有的纽思特100%股权转让给非关联方李峰,至此,雷尔伟看似清理了与中车数字之间的关联关系。

不过,纽思特虽然已经被转让至非关联方李峰,但仍然与雷尔伟共享联系方式。如下图所示,纽思特2018年度报告的联系电话为025-85XXX681,电子邮箱为chenjuan@njlew.cn,2019年度报告的联系电话为025-58744466,电子邮箱为32XXX886@qq.com,这四个联系方式都与雷尔伟及其关联方相同。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雷尔伟2019年度报告的联系电话为025-58744466、电子邮箱为chenjuan@njlew.cn,雷尔伟持股平台南京博科企业管理中心2019年度报告的联系电话为025-85XXX681、电子邮箱为32XXX886@qq.com。而且,纽思特2018年度报告、2019年度报告分别于2019年4月9日、2020年4月23日填报,此时距离刘俊转让纽思特股权已经过了很久,为何纽思特还继续使用雷尔伟的联系方式?刘俊转让纽思特股权是否为真实交易?纽思特目前究竟由谁实际控制?雷尔伟还是先把这些问题解释清楚吧。

(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